第63章 作客秦家

目睹了一场没有硝烟的唇枪舌战,市场部的同事们都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他们今天可是亲眼见到了沈家内斗的冰山一角。
不过这些人都只能当作什么都没看到,要是不小心被卷入进去的话,绝对连工作都要丢掉。
倒是陈轩,很明显会陷入沈家内斗的漩涡之中,众人不由得心想,看来他这首席医师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沈城离去之后,笔趣阁沈冰岚没有多说什么,返回总裁办公室去了。
张芷澄也走回自己的办公室,陈轩眼看沈城离开,表面不动声色,嘴角却勾起一个难以察觉的弧度。
其实刚才他在和沈城握手的时候,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往沈城的手上植入了一根银针。
沈城这老家伙昨天派杀手想干掉他,陈轩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只老狐狸。
于是便留下一根银针在沈城体内,到时候就要这老家伙好看。
这样想着,陈轩默默走回自己之前做实习生时候的座位。
刚坐回座位,白纯、黄松和晓倩三个人就围了上来,问起了张芷澄、沈城这些人的八卦问题,陈轩也不好跟他们多说,只能通通敷衍过去。
他和沈冰岚被十几个职业杀手围攻,幕后指使人是沈城这种事情,只有电视剧才会出现,说出来怕是要吓坏这三个小伙伴。
坐了一会之后,陈轩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一看来电显示,是天海校花秦飞雪打来的。
“喂,陈轩你今晚有空吗?我爷爷已经康复回家了,所以想请你来我们家吃顿饭。”电话那头,传来秦飞雪清脆柔软的声音。
她这么一说,陈轩便想起之前帮她爷爷秦慕石治好噬心蛊毒的时候,确实答应过,等老爷子康复回家后,就去他们家做客。
正好今晚没什么事情,修炼可以在凌晨进行,因此陈轩想都不想,爽快的答应道:“没问题。”
“那我下午就过来接你,我记得你是在沈氏集团总部上班是吧?”听到陈轩答应,秦飞雪的语气也欣喜起来。
“没错。”
“那就这样说定啦。”
见陈轩挂断电话,黄松立马凑过来问笔趣阁道:“陈轩,今晚又有美女约你啊?”
“瞧你这猴急的,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八卦了?”陈轩没好气的看了黄松一眼。
这个家伙以前还老实巴交的,自从交了女朋友晓倩,认识了白纯,就变得跟女人一样八卦了。
不过黄松的问题,也是白纯和晓倩的心声,尤其白纯,更是关注陈轩的一举一动。
“兄弟这是佩服你啊。”黄松脸色暧昧的看着陈轩说道,“你女人缘这么好,笔趣阁肯定有独特的泡妞技巧,要不传授兄弟两手?”
陈轩无语凝咽:“黄松,你不是都有晓倩了吗?还要什么泡妞手段,小心晓倩今晚让你跪搓衣板。”
晓倩一听脸色红了起来,有点生气的看着黄松,吓得黄松连忙向她解释,自己学习泡妞技巧只是为了讨她欢心。
这时,一直沉默的白纯娇声问道:“陈轩,我听说你和女朋友分手了,是真的吗?”
“没错。”陈轩直言不讳。
白纯鼓起勇气,继续问道:“那你是不是有新女朋友了?”
“额,没有啊,你哪里看出来我有新女朋友?”陈轩有些好奇,白纯为什么会这么问。
白纯双颊浮现两朵红云,遥遥指着陈轩的嘴唇,低声说道:“你刚才不是和张经理在里面……”
看着白纯指着他的嘴唇,陈轩忽然意识到什么,他连忙摸了一下嘴唇,上面竟然遗留着张芷澄的口红!
口红的颜色其实和嘴唇差不多,一般人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陈轩自己也没注意,没想到却被眼明心细的白纯发现了。
这下子可真是有一万张嘴都说不清了,陈轩一脸尴尬,趁着黄松和晓倩还没有发现他嘴唇的异常,立刻冲进洗手间里,把口红洗了个一干二净。
“靠,这下子白纯对我的误会就大了,以后还得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绪才行。”陈轩洗了把冷水脸,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道。
……
下班时间,陈轩特意等白纯他们先走之后,才走出大厦,路口处,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停在那里,十分引人注目。
路过的人纷纷猜测,这是哪个富家小姐的豪车?而且到底是什么人,能让车里面那个容貌倾城的美女等待?
等看到陈轩走到兰博基尼,开门坐进去的时候,路人们尽皆投来艳羡的目光,能让这么一位极品美色的富家大小姐亲自开车接送,也不知道是几辈子才能修来这样的福气。
秦飞雪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百合连衣裙,坐在驾驶位上的她身姿婀娜,端丽冠绝,如出水芙蓉。
当陈轩坐进来之后,闻到她瀑布般的秀发传过来的淡淡幽香,沁人心脾。
看着秦飞雪那完美无缺的脸蛋,陈轩呼吸一窒,都差点忘记跟她打招呼了。
一秒之后,陈轩才笑了笑道:“秦飞雪,你家住在哪里,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嗯,我家住在归云山那边。”秦飞雪感受到陈轩的目光,内心微微羞涩。
“归云山?那地方不错啊。”陈轩不久前才去过归云山白玉楼,印象非常深刻。
那边有一片别墅区,地价之昂贵几乎不在月湾海岸之下,只要天海市的顶级富豪才住得起。
听陈轩这么说,秦飞雪微笑问道:“陈轩你应该去过归云山游玩吧?”
归云山是天海市有名的景区,陈轩的话,明显是去过那里旅游的,因此便顺着他的话一问。
“没错,我不仅去过归云山,还上去过山上的白玉楼。”陈轩说着,脑海中自动回想起白玉楼天台上惊心动魄的一战。
那是他第一次使出全力,和武道高手战斗,结果虽然完胜,但也把他一身仙气几乎耗个干净。
如果当时那个百藏的师父坂崎刚五郎也在场的话,他是很难有再战之力的。
“陈轩,你还去过白玉楼啊?”秦飞雪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她可是听说过,只有天海市最顶层的大人物,才有资格在白玉楼开设宴席,就连他们秦家也够不上白玉楼的标准,传说中的“天庭宴”,秦飞雪一直想看看是多高规格的宴席。
陈轩在秦飞雪的印象中虽然医术高明,但是家境背景什么的都普普通通,居然能够上去白玉楼,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