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嚣张的孙川

张芷澄露出小得意的表情道:“本小姐可是什么苗疆舞蹈都会哦,待会我教你就是了。”
“好吧。”陈轩对新奇的苗疆舞蹈,也颇有兴趣,况且美女相邀,盛情难却,他扫视了村中心一圈后说道,“我去那边买一套男式苗服。”
说完,便快步走向一家卖苗服的服装店。
今晚,这家服装店生意很热闹,每年节日时期店家都能大赚一笔。
陈轩挑选一套简约风的男式苗服,付了钱,再次往张芷澄走去。
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道不善的目光向他看来。
陈轩转头看去,发现是今天在大巴上的那个孙川小弟。
只见孙川小弟被陈轩发现后,冷冷看了陈轩一眼,便转身消失在人流中。
他钻过人群,来到正准备参加集体祭祀的孙川面前,附到孙川耳边道:“川哥,今天救了玉茹孩子的那小子,他现在就在村中心!”
“哼,那小子居然真敢进来锦南村!”孙川眼中闪过阴鸷之色,想也不想就道,“老子这就带人去把那小子弄了!”
孙家是锦南村最大家族,今晚家族中人全部聚集在这里,孙川又是家里的大少爷,他一招呼,立马就有七八个家族兄弟站出来,加上平时在村里的那些小弟,足足有十五六个人。
把人招齐后,孙川便气势汹汹的带着大队人马,往陈轩的位置走去。
这一幕,立刻就被村中心的所有人注意到,村民和旅客们纷纷看了过去,见是孙家大少爷带着一群人,尽皆惊诧,心想着是谁惹了这个大少!
孙川的霸道跋扈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他走过之处,村民们纷纷笔趣阁畏惧的退开,让出一大片空间。
很快,孙川带着十几人走到陈轩面前,张口就骂:“臭小子,今天在车上你得罪了老子,现在还敢进来锦南村,老子这次要你好看!”
众人见得罪了孙家大少的人,是一个外地旅客,顿时都向陈轩投去怜悯般的目光。
在这种与世隔绝的苗疆村子,家族势力远比普通村子要大得多,这个游客得罪锦南村最大家族的少爷,看来今晚是要倒大霉了。
随着孙川的怒骂,张芷澄、陶婆婆她们也看了过来。
“孙川,不许对陈先生动手!”玉茹见到孙川带这么多人来,芳心一沉,立刻站出来为救命恩人说话。
孙川见玉茹平时都不与男人来往,今天居然维护一个外来的小子,虽然陈轩救治过她的儿子,但这婆娘也不掂量掂量锦南村是谁的地盘,真是让他越想越气,当即冷笑一声道:“玉茹,你才和这小子认识不到半天,就勾搭上他了是不是?好啊,村里的男人你不要,反而勾搭外面的野男人,我都替你死去的丈夫害臊!”
玉茹被孙川如此诋毁,面皮极薄的她顿时满脸通红,气得浑身发抖,却不知道如何应答。
村民们听了孙川的话,纷纷议论起来,玉茹这十年都没有再婚,也看不上外来的大款旅客,怎么突然会对一个小年轻心动呢?
“孙川,你嘴巴放干净点,否则我会让你付出嘴臭的代价!”陈轩声音冰寒的警告道。
孙川顿时气往上涌,目光如火般怒笔趣阁视陈轩道:“小子,老子还没跟你算账呢!兄弟们,给我上,把这小子打断手脚,扔出村去!”
十几个苗疆青年,顿时齐齐围住陈轩,就要对他动手。
“孙川,今天是祭尤节,你不能打人!”玉茹焦急的叫道。
每当祭尤节来临,苗疆地区的每个本地居民,都必须和和睦睦,不能争吵打架。
陈轩之前也是尊重苗疆地区的节日,因此才没有出手教训孙川。
然而玉茹这句话,对此刻被怒火填满头脑的孙川,一点用都没有,他口沫横飞的叫嚣道:“祭尤节又怎么了?老子教训一个外来的小子,蚩尤先祖不会怪罪我的!”
“你违反祭尤节的规定,蚩尤先祖肯定会降下惩罚!”玉茹勇敢的盯着孙川,毫无退却之心。
她的话,引起许多村民的赞笔趣阁同,现在集体祭祀即将开始,如果有人动手的话,那就是对蚩尤先祖的不敬。
村中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走到孙川面前,语气和善的劝他不要冲动。
孙川冷哼一声,把老人们的话当耳边风,他向来性子暴躁,现在在气头上,谁的话也听不进去。
老人们又向孙家族长孙云贵说情,希望他劝劝儿子。
孙云贵对这个宝贝儿子非常宠溺,而且他在锦南村的威势极大,老人们的话对他也不管用,只是冷冷的道:“阿川,要打别在这里打!”
他话里的意思,大家都听得分明,这是纵容儿子对陈轩动手了。
锦南村势力最大的孙家族长都这样说,其他村民,没人敢再站出来劝阻孙川。
孙川一脸的得意洋洋,吆喝般对陈轩叫道:“走,跟我们到村口去!”
“你就真的不怕蚩尤显灵,降下惩罚吗?”陈轩仍旧好整以暇的站着,根本没有听任孙川的一丝。
孙川嘿嘿冷笑道:“蚩尤先祖就算显灵,也是庇护我们苗疆人,怎么可能庇护你一个外来人!别废话了,快跟我去村口!”
“你确定?”陈轩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他话音一落,人群突然躁动起来。
很多人突然感应到什么,纷纷向祭桌那边看去。
只见祭桌上供奉着一个凶神恶煞、三头六臂的蚩尤神像,这蚩尤像面如牛首,背生双翅,看上去有些吓人。
神像前插满了香烛,这些香烛随着陈轩的话语,突然无风自鼓起来,火势涨得极快,一瞬间祭桌满是熊熊烈火,仿佛有神灵操控一般。
“蚩尤、蚩尤先祖显灵了!”不知道是哪个村民率先叫出声来,随即,所有锦南村的村民十分整齐的向蚩尤神像跪下。
他们认为香烛之火暴涨,肯定是蚩尤先祖神灵显验,村民们此刻一脸敬畏肃穆之色,不断叩拜祷告。
张芷澄看到这副场景,却很好奇的看向陈轩,看到陈轩唇角勾起,心想肯定是这家伙又偷偷施展了什么手段神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