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暖床

陈轩打开房门一看,眼前站着一个瓜子脸美女,眉目如画,嘴角一颗美人痣,不是张芷澄还能是笔趣阁谁?
“这么晚了,找我有事?”陈轩似笑非笑,玩味的问道。
张芷澄羞气的白了陈轩一眼,道:“你今晚去哪里鬼混啦?”
“我哪有去鬼混,我只是去找省会的兄弟见个面罢了。”陈轩哑然失笑,“怎么,你今晚来查我房?”
“谁想查你房啊?说得好像你房间里藏了女人似的!”张芷澄跺跺脚道,“还不让我进去?那我真的要怀疑你带女人回来了!”
“我的张大小姐,请进吧。”陈轩笑吟吟的让开,看着张芷澄婀娜的身姿走进去,内心不禁浮现一丝炙热。
这小妮子,难道今晚……
张芷澄在床边坐了下来,道:“陈轩,现在宝芝堂的事情已经基本解决了,接下来咱们要着手成立分公司,但是那个谭维礼只是谭家旁系子弟,恐怕在家族里说不上话,无法帮助我们开立新公司,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很简单,让谭维礼得到谭家的重视就行了。”陈轩坐到张芷澄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开口说道。
张芷澄听明白陈轩的意思,不过却微微蹙起秀眉:“谭维礼帮我们代理回春丹,想要做到全城热卖的程度,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实现的,等谭维礼做出名堂,得到家族重视,恐怕都要一个月后了,到时候正是年关,我们成立分公司的事情,也要推到年后。”
“一个月?”陈轩摇摇头,微微一笑,“我觉得一个星期之内,就可以让回春丹名声大噪,成为省城的爆卖补品!”
“如果真的像你说的这么快,那就好了。”张芷澄瞧着自信的陈轩,其实她的内心也很期待回春丹的爆火,“现在代理的事情已经解决,我们宝芝堂人手可很充足了,咱们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是啊,所以我明天早上,会和省会的兄弟们去踢一场足球赛。”陈轩笑了笑道。
张芷澄笔趣阁美眸微微讶异:“你明天要去踢足球比赛?那我明天想去看一看,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陈轩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
反正宝芝堂里有几个老中医坐镇,不是特别麻烦的疑难杂症,都不需要陈轩出手。
这时,张芷澄露出一丝娇羞之色:“陈轩,我们还是不要一直住酒店了,咱们尽快搬过去你买的房子,明天比赛完之后,我们去买一些家居用品吧。”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自己动手,装修出一个温馨的居家小窝了。
“都依你。”陈轩宠溺的语气,让张芷澄俏脸绯红,低下头去。
看着张芷澄这么一个极品美女的娇羞模样,陈轩不由得有些情动了,干咳一声道:“芷澄,这么晚了,早点休息吧。”
“嗯,可是……”张芷澄突然想起另一件更加羞耻的事情来,“我昨晚睡觉的时候,隔壁房间传出一阵奇怪的声音来,吵得我半夜睡不着觉。”
“什么声音?”陈轩好奇的问道。
他们住的是高档酒店,隔音效果很好,居然还能听到隔壁的声音,那得闹得多大声啊?
张芷澄声如蚊呐的说道:“就是那种嗯嗯噢噢……陈轩,你明明很懂,还问我!要死啦!”
她模拟一下声音之后,突然反应过来,实在太羞人了!忍不住伸出玉手,拍了陈轩的胳膊一下。
然而陈轩已经听得邪火从心底里冒出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张芷澄羞红的脸蛋看,把张芷澄看得心跳加速。
“芷澄,既然你隔壁房间很吵,不如再开一间房吧?”陈轩装作没事人一样问道。
张芷澄听了又羞又气,美眸中似嗔似怨,明明一副大色狼的样子,还装模作样的问人家要不要再开一间房,哼,一点也不懂得人家的心意!
“不用浪费钱了。”张芷澄最终咬着樱唇,强忍羞意说道。
陈轩“哦”了一声,似乎十分勉强的说道:“那我只能委屈一下,让你今晚暂住我这里一晚吧。”
“大色狼,我看你巴不得我今晚住在这里,别以为本小姐看不透你的心思!”张芷澄羞气交加的说道,同时内心却泛起一丝窃喜。
陈轩干笑一声道:“我可是十足的正人君子啊,那天在天海市人民医院里,你不是检验过我一次了吗?难道还不相信我?”
“哼,谁知道你是不是假正经,说不定想骗我上当呢,那天在苗疆锦南村的野芳场,你就那样想了!”张芷澄想起差点控制不住和陈轩野芳的事情,羞得面红耳赤。
陈轩坏笑起来:“那你是希望我真正经,还是假正经呢?”
“你什么时候真正经过了?反正今晚我在你这里暂住一晚,如果你敢禽兽不如的话,我就告诉我表姐!”张芷澄说着,把外套一脱,整个娇躯钻进床上的被子里去了,只露出一双清澈灵动的大眼睛,羞涩之中带着一分得意。
似乎觉得自己能独自占据这张大床的样子。
陈轩邪邪一笑:“芷澄,没想到你已经洗好澡香喷喷的等着我了,还帮我暖床,我先去洗个澡,等着哦!”
“你可笔趣阁别乱来,今晚你什么都不许干!”张芷澄把被子蒙住小脑袋,芳心一阵小紧张。
陈轩笑着摇摇头,进去浴室洗澡了。
听到浴室里传来潺潺水声,张芷澄一点也睡不着,内心胡思乱想,万一陈轩这个家伙今晚真的敢……
那她就是自投罗网了!
可是她的内心,竟然有一丝隐隐约约的期待,不然怎么会不想再开一间房,而睡上陈轩房间的床呢?
浴室水声突然戛然而止,张芷澄先是听到开门声,然后被子突然被翻开一角,一个身影躺了上来。
“啊!”她忍不住娇呼一声,没想到陈轩真的直接躺上来了!
雄浑温厚的男子气息,从被子里传过来,让张芷澄娇躯一阵发软发颤,脑海中一片空白。
难道今晚真的要对不起表姐吗?
张芷澄内心涌起无尽的羞涩和罪恶感,一双玉手抓着被子,一动也不敢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