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3章 大国风范

“秋灵,我已经死过一次了,高丽之后,我不会再让关心我的人担忧伤心。”
陈轩这句话说得非常认真。
笔趣阁然后他走过去握了握唐秋灵和琴琴的手。
“在这里等我回来!”
两个美女齐齐点头。
下来酒店一楼大厅,陈轩看到蒋天华和龙飞在门口恭敬的等候。
“陈爷,请让我们随您前去!”
一看到陈轩,蒋天华和龙飞便低下头来,无比真诚的恳求道。
两个人似乎生怕陈轩不愿意带他们一起去似的。
陈轩不禁觉得有点好笑。
“怎么,你们好歹是一方大佬,怎么好像觉得去东瀛皇宫抢婚,是去送死一样?”
“陈爷,我们相信您的实力,但我们也做好了赴死的决心!请您一定要带我们前去!”
蒋天华和龙飞异口同声,说得慷慨激昂。
陈轩本来不打算带他们去,看到两人忠心耿耿,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你们送我到皇宫大门,然后在外面接应。”
“是,陈爷!”蒋天华和龙飞对视一眼,大喜过望。
他们知道以自己的身手,跟陈轩进去皇宫,反而会成为陈轩的累赘。
做好接应工作,就是帮陈轩的大忙。
看了眼大厅里的挂钟,陈轩大步走出酒店门口。
蒋天华和龙飞紧随其后。
正要坐进轿车,陈轩突然转过头来问道:“对了,有西装吗?”
“陈爷,您要西装干什么?”龙飞不解的问道。
他知道陈轩向来喜欢穿休闲服,不喜欢穿西装。
怎么现在即将前去东瀛皇宫进行生死大战,却突然问起西装的事情来了?
陈轩冷冷一笑:“参加东瀛皇室婚礼,自然要穿正式服装去,免得小小倭国说我们华夏贵为礼仪之邦,却没有大国风范。”
“陈先生说的是,来人,立刻去准备一套上好西装!”
蒋天华对陈轩这番话佩服得五体投地,大手一挥,命令手下去附近的西装店购买西装。
笔趣阁不过这时,一辆豪华超跑开进酒店停车场。
懂车的人看到这辆超跑,一定会为之惊叹。
因为这是一辆本田nsx,东瀛的国宝级豪车,生产于1990—2005,现在已经停产,有市无价。
车上下来一个穿着华贵白西装的东瀛公子哥,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
这公子哥走路带风,而且还是走直线,不让人的那种。
本来陈轩和蒋天华龙飞也没挡着他,但偏偏这公子哥走到陈轩旁边时,却皱起了眉头。
“看到我木村大少也不让开点?是不是没长眼睛啊?”公子哥用日语叽里呱啦的骂道。
蒋天华和龙飞同时面色一沉,就要出手教训这个自称木村大少的家伙。
不过陈轩却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别急着动手。
“哟哟,还敢给本大少脸色看是不是?知不知道我爹是谁?东瀛现任内阁大臣就是我爹!就算皇长子智宫仁见到我,都要客客气气的打招呼,而且本大少都不屑参加智宫仁的婚礼!”木村横着脸炫耀道。
陈轩笑了笑,语气和悦的说道:“你这件白西装不错,多少钱?”
“我这西装由最顶级的设计大师定制,价值几个亿日元,你还敢问价钱,你买得起吗?”木村说着,双手紧了紧西装领子,脸上满是得意傲慢之色。
西装上还有淡淡的香味,显然木村刚刚从定制店拿到手,就迫不及待穿出来显摆。
“很好,就要这件了。”陈轩满意的点点头。
“你什么意思?”木村还没反应过来,龙飞和蒋天华的手下立马将他抓住。
木村身后两个保镖想动手,却被龙飞一脚踹飞一个。
“我是东瀛内阁大臣之子,你们敢抢我西装!你们这些可恶的华夏人,八嘎牙路!”
木村气得大吼大叫,但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扒光了,只剩下一条内裤。
两位大佬的手下松开手后,这位东瀛顶级二代站在毒辣的盛夏太阳底下,瑟瑟发抖。
“你、你到底是谁,竟然敢如此大胆!”
“我啊?”陈轩挂着淡淡的笑意,看向木村的眼睛,“我就是邪帝陈轩。”
“什么?”木村一听,裤裆里瞬间散发出一阵尿骚味。
在还没确认陈轩的身份下,他就被吓尿了。
毕竟邪帝之名,确实威震东亚。
“陈爷,这小子的西装应该是新鲜出炉的,非常干净。”蒋天华和龙飞还特地检查一遍,西装有没有问题。
陈轩很随意的换上西装,正好合身。
木村则是看得欲哭无泪,他今晚正准备用这套西装泡妹呢,刚穿上身就被陈轩抢了。
“邪帝,你是华夏第一高手,连一件西装都要抢,好意思吗?”木村鼓起勇气质问道。
陈轩眸光骤然转冷:“当年你们东瀛抢了我们多少东西,这笔账现在还清了吗?”
木村顿时哑口无言。
而陈轩不再看木村一眼,低头钻入黑色轿车内。
“把他丢进垃圾桶去!”蒋天华一声令下,几个马仔抓着木村四肢,狠狠的往旁边的垃圾桶塞。
“啊!”
木村惨叫发出一半,就被垃圾桶里的废品堵住嘴巴。
等陈轩坐车走后,木村的两个手下才把他从垃圾桶里拉出来。
“邪帝,你死定了!”木村一边让手下开车送他去婚礼现场,一边打电话通知智宫仁。
而智宫仁接到电话,依然不相信邪帝敢来抢婚。
他知道木村这个纨绔大少经常得罪人,可能遇到硬点子被教训了,而对方忌惮木村是内阁大臣之子,不敢报出真名,就谎称自己是邪帝。
这种可能性非常大。
于是,婚礼正常举行。
东瀛皇宫,宾客如云,由于前来参加婚礼的人太多了,众多宾客都站在最出名的宫殿笔趣阁——皇居东御苑之前,看向前方台阶上的新郎新娘,准备祝贺两位新人成婚。
上万宾客之中,还站着许多东瀛高手。
这些高手,内心还是希望邪帝能够出现,否则这场婚礼就太过无聊了。
正在此时,后方突然传来轻微的骚动。
“怎么回事?”台阶上的智宫仁也发现了这一点。
一旁的礼仪人员已经接到消息,紧张的走到智宫仁身边附耳说道:“有人闯进皇宫来了!”
“谁?”
“一个穿白西装的年轻男子,暂时不知道是谁。”
智宫仁还想再问,他的视线所能及的最远之处,一个白衣男人不紧不慢的往这边走来。
而两边守卫不知道为什么,无人敢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