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2章 各有各的难以启齿

  

  纪年听到这话,眸色幽暗无比,视线就像是毒蛇的信子,一瞬不瞬的落在他的身上。www.ltxiaoshuo.com

  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给威廉这个机会。

  “等你活下来再说吧。”

  他避开了威廉*的目光,语气沙哑的响起。

  他直接将毛巾丢在盆里,就要转身离去,可身后传来威廉有些嘲弄的笑声。

  “你是怕了?”

  纪年听到这挑衅的话,拳头深深地攥紧。

  他怕了吗?

  “……”

  最终,他选择沉默,一句话也没有,大步离去。

  纪月正在厨房忙碌,大卫则在一旁偷吃,见纪年来了,立刻灰溜溜的走了。

  “哥,你怎么来了?威廉怎么样?”

  “他没事,我料理好了才下来的,你做的怎么样了,别把别人家的厨房给拆了。”

  “我手艺你还不知道吗?哥,你也辛苦了,去外面休息下吧,等会就好了。”

  “不用,我想在这儿……陪陪你。”

  他的声音陡然暗沉了很多,落在耳畔,竟让她听着心头一颤,有些堵塞。

  怎么感觉纪年这段时间有些多愁善感?

  “哥,你怎么了?”

  “我觉得我这段时间冷落你了,应该好好地陪你的。我已经把辛猫的事情交给下面人了,这段时间哥哥就陪着你,哪儿也不去。”

  “你陪我待久了,肯定有事故发生。”

  “你不是算过,我最起码活到九十岁吗?”

  “对啊,桃花也会开到九十岁,真幸福。”

  她一边忙着炒菜,一边羡慕的说道。

  纪年闻言,心头一片苦涩。

  其实他一点都不觉得幸福,他找过那么多相似的人,但没有一个像她。

  他曾经劝过自己放手,可是他根本做不到,以哥哥的名义深深着她。

  他是天生的桃花劫,不知道多少女人被他折服,可他最想征服的只有一个她啊。

  可偏偏,他这一生中将会遇到无数个女人,和自己有牵扯瓜葛,但唯独只有她,在自己的桃花劫之外。

  他无法择一人终老,难道是因为,他上自己的亲妹妹吗?

  所以,他注定孤独终老?

  “没事……我只想陪着你,就算死了也不怕。”

  这话,声音低沉,她根本没听清。

  如果此时回头,必然能跌入那深深地汪洋之中,全都是深情。

  她不曾知道,薄情寡义的渣男纪年,早已把自己的一往情深给了一个女孩。

  只是,名不正言不顺。

  这是……何等的悲哀。

  此刻,卧室内,大卫道:“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没说你还有个情敌呢?”

  “那是她亲哥哥。”

  “你大舅子啊,那还好,我还以为是情敌呢。”

  “她哥哥喜欢她,男女之情,所以视我为敌人。”

  “额……”

  大卫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这关系真特么复杂。

  “你这样……能抢得过人家?”

  “不试试怎么知道,反正都已经迈出第一步了,就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了。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我认准的路,要么一路走下去,要么……半途身亡,没有别的选择。”

  他抬眸,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不成功便成仁。

  大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从夏洛蒂去世后,我已经很久没到你这么认真过了。难得你对生活还有*,这是好事,兄弟支持你。”

  “谢谢,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威廉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卫是随军的军医,他也是自己和卡格尔的兄弟,两人受过大大的伤,都是他救活的。

  他说过,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有机会和死神抢人。

  后来他背叛了军队,他在卡格尔手下,没坚持多久就选择辞职。因为……卡格尔带领的军队,已经不是他当初所认知的那个了。

  大卫抿了抿唇,两人也算是共患难至今,他经历了什么,自己是最清楚的。

  “对了,卡格尔是真的死了吗?”

  他有些不相信的问道,他那么痛恨卡格尔,怎么舍得轻易让他死去。

  “……”

  威廉沉默片刻:“是的,死了。”

  “我没有任何理由,不杀他!”

  他咬紧牙关,一字一顿的说道。

  大卫见状,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饭菜好了,她叫大卫下来吃饭,顺便将粥放进保温盒。

  “威廉醒来了,你要去他吗?”

  “好啊,正好粥还是温的,现在吃刚刚好。”

  她立刻端着餐盘上去,纪年也想跟着一起去,却被大卫拦住。

  “给他们一个机会吧,有些事情你越是阻拦,它越是会朝着你害怕的方向发展。你既然没办法给她想要的,为什么不找个靠谱的人给?”

  “或许,你现在需要一瓶酒,别打扰他们了。”

  “你懂什么?”

  纪年一拳恶狠狠的砸了过去,大卫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无处闪躲,只好站在原地等着挨打。

  可是预料中的疼痛没有袭来,他缓缓睁开眼睛,到他的拳头停在面门几毫米处。

  他满脸阴郁和痛苦,眼底全都是暴戾的因子在跳动。

  他一把推开了大卫,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

  可在门口,硬生生止住了步伐。

  “自己吃,我也懒得喂。”

  “好。”

  威廉笑笑:“你昨晚唱的歌很好听,再给我唱一遍吧。”

  “我怕唱了会睡觉,那可是我的催眠曲,要不……你给我唱吧。”

  “好,你可别嫌弃,我唱的可都是军队里的歌。”

  “好啊,我还没听过呢。”

  威廉嗓音低沉,是非常性感的男低音,唱出那慷慨激昂的军歌反而别有一番风味。

  她似乎都能到,他穿着军服,冲锋上阵的样子了。

  肯定,特别帅气。

  一个人在唱歌,一个人仔细凝听,屋内气氛融洽,融洽到外人无法插足。

  纪年双腿就像是灌铅一般,定定的站在门口,想要冲进去阻止,可是怎么都迈不出那一步。

  既然自己给不了纪月想要的,为什么阻止别人给?

  这话,不断回荡在脑海深处,就像是可怕的梦魇一般。

  大卫匆匆追上来,正好到纪年悲伤孤独的背影。

  在人这条路上,纪年一直都是人流中逆行,有苦说不出的。

  各有各的难处,各有各的……难以启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