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71】狡兔死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马车车轮在冥道上急转,载着萧石竹他们一路飞奔。

    赶车的车夫没有闲着,连连挥鞭,催促着拉车的兽魂快些跑。

    在冥界的大部分道路上,因为车辆没有=监测的原因,并没有什么限速一说,所以车夫赶车也没有去控制速度;尽可能的让兽魂,一直保持飞奔疾驰。

    路上车来车往,而假扮成车夫,为萧石竹正在驾车的禁军军士倒是镇定得很。他驾车技术非常娴熟,就算速度再快,也能轻而易举的避开来往车辆。

    车里的萧石竹,在下令之后,靠着身后金髹三足凭几,缓缓闭上双眼来了个闭目养神。

    同时在心中,继续盘算着各种事情。

    近来要操心的事情,多数都发生在东瀛洲,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

    但萧石竹知道,青丘狐国问题已经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地步了。

    青丘狐国的野心之大,让萧石竹总能联想到玄炎洲南部山野里的巴蛇。

    这种体形庞大的兽魂,总喜欢独自出没于热带雨林里,进行吞象的这种吃独食的活动。但它的总重量和大小,始终比大象略小一些。

    萧石竹近来就一直有个疑问,巴蛇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吞象,说到底是为了一口吃的拼命一搏而已。

    但青丘狐国呢?

    他们这一系列的小动作,只是在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从而自以为是的认为能战胜九幽国的作死。

    萧石竹觉得,青丘狐王勇气可嘉,只是他还是不明白,怎么一个老狐狸,能这么的没有自知之明?

    “大王,长琴大人回信,他并没有把信件打开,也不会再打开了的。”这时,负责给长琴传信的菌人,对萧石竹开口一说,倒是打断了萧石竹自己的沉思。

    萧石竹从中缓过神来,默然间点头两下,表示自己知道了后吩咐道:“告诉长琴,到了玉阙城第一件事情去拜访狐岚,把信件转交给对方。”。

    只要信件不开,这事情就还有余地。

    菌人点头后,凝神聚气,把萧石竹的命令又给千里之外的长琴传了去。

    “主公。”这时,青岚抬头看向了萧石竹之际,把萧石竹的手壶递给了他,道:“青丘狐国既然偷盗了北阴朝的鬼炮和炮弹,这种行动看似荒诞又疯狂,但这是否也是青丘狐国要暗中与酆都那边为敌了的一种表现?”。

    这是很直接就能看出来的;青岚能想到这点,也不奇怪。

    “是啊。”皱了皱眉的萧石竹,在喝了一口茶后舒展开了眉头,不急不慢的说道:“这次的青丘狐国的一举一动,我也实在是看不清楚。都说没事少树敌,猛虎不要斗群狼,更何况他们青丘狐国暗中和酆都已经结盟,这时候背后捅刀北阴朝,真的是愚蠢至极。不过或许这就是野心和私欲吧。”。

    萧石竹放下了自己的手壶,偏头看向了车窗那边。

    青岚马上帮他把窗帘,卷了起来,好让他对窗外的风景一览无遗。

    九幽国这些年来开荒垦荒,大兴水利,劝奖农桑等等政策,加上军器监分部又制造了不少利于耕种的工具,让如今遍布全国的冥道两侧已几乎尽是良田遍布,很少再看到荒芜田地。

    广阔而起伏的田野上,放眼望去一片盎然生机,农作物郁郁葱葱;这一年,又是丰收的一年。

    只是这些风景还是因为车速的原因一闪而逝,总是从萧石竹眼前飞掠而过。

    注视着窗外的萧石竹,不一会后后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还龟缩在朔月岛上时,也不敢作出青丘狐国的这种疯狂举动。那时候的萧石竹就算率兵进攻四方强敌,也不得不逐一击破。近十年的时间内,九幽国一直保持着远交近攻,先弱后强的战争策略。

    就算是这样的小心谨慎,萧石竹还是有几次险些丧命。

    可不敢如现在的青丘狐国这样,自大又狂妄,一来就玩一把蛇吞象。

    说白了,萧石竹也总是觉得这次青丘狐国的一举一动都疯狂得有些丧心病狂的地步了。

    这样的情况下,青丘狐国反而会灭亡的更快;或是成为九幽国另一个强劲的对手。

    “我的意思是,他们这么有勇气,会不会有第三方势力在暗中的支持。”这时,青岚再次开了口点破其中问题所在后,对萧石竹若有所思的分析道:“毕竟就算是疯狂的举动,也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实力的;而这些勇气和实力,不太可能来自于青丘狐国自身,反而是外力的介入更容易给他们带来这种勇气。”。

    青岚的话,是深思熟虑后说出来的,绝非一时信口开河,也不无道理。

    而他常年追随萧石竹南征北战,身教言教无数,对一些问题也能看得透彻,一语中的,点到问题的关键之处。

    确实,正如青岚所言,很可能存在着不是九幽国和北阴朝的第三方势力,在暗中鼓动和支持着青丘狐国。

    可能是其他的鬼国,亦或者是像过去墨翟带领的墨家一样,潜伏在各地的民间势力。

    他们在暗中给予了青丘狐国很大的支持和援助,就像过去的九幽国和北阴朝一样;但青丘狐国选择了这股势力,就和九幽国与北阴朝都翻了脸了。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但到底是什么势力不得而知?存不存在,也尚且不知。”萧石竹嘀咕了一句,陷入了沉思。

    “传令林聪,让他特别注意一下青丘狐国暗中是和谁结盟了?有没有什么特定的对象在暗中扶持着青丘狐国。”很快,被青岚此话点醒的萧石竹,就对名叫神驰的那个菌人,斩钉截铁的说到:“对了还有阎罗王,阎罗王他也享有这一类情报的阅读权限。”。

    毕竟阎罗王在最前线,面对的也是青丘狐国。

    萧石竹向来是用人不疑的;对于阎罗王这个鬼,他不但没有发现什么可疑,而且对方帮他做了不少的事情,也是尽心尽力,忠心耿耿的。萧石竹对其没有太多的猜忌和疑心。

    加之阎罗王是要直面青丘狐国大军的,萧石竹便想到给他享有青丘狐国的情报,反而有利于阎罗王能及时的调整部署,更好的应对东瀛洲那边的战争。

    “这事得抓紧一点。”顿了顿声,萧石竹又补充说到:“但也要做到高度保密,暂时设定在甲级机密的类别里。”。

    “是。”菌人神驰应了一声,再次凝神聚气,开始给林聪传信......

    青丘狐国的西南方,丛迭岭层峦险峻的山岭之间,平原上有一片座落在交错江河间的山林,屹立在距离边境不远的地方。

    远离城镇和军营关隘的这片林子人迹罕至,总是充满了静谧。

    到处是木石和疯长的花草,翠柏盘根,巨树参天。雨落柏青润,风来松卷翠。且一旦下雨,这林中就会升起一种淡蓝色烟雾,在林中游走徘徊。轻纱似的薄雾穿树绕木而过,林中的一切在雾中只剩下了若隐若现的轮廓。

    这片林子里,还有不少大小不一,形状奇特的池子错落有致的点缀在草木之间。

    这些池子的边缘尽是钙化了的石灰,放眼望去,外表一片雪白。有如白云落了地,就落在了这林子之间一般。

    可池中的水却是独特,一年四季都是一片殷红。在白色的衬托之下,红色就格外鲜艳又显眼。每一池的池水,都好像血液一般,染红了池子里的水。

    因为这里山高林茂,千百年来青丘狐国也没有开发的意思,往日里林中树高林密又昏暗,很少有鬼会来此地。

    因此点缀在这林子里的这些池子奇景,也是鲜为人知。

    以至于现如今也没有多少鬼知道,它们这些池子和池子里的血红色的水,倒底在此存在了多少年?这等自然景观又是什么时候形成的?

    不过知道它们存在的鬼们,都叫这林子里的这些池子小血池。

    如果这些池子再大一些,更深一些,倒是和六天洲的血池一模一样。

    此时,林中深处,一座小血池边,一个人魂正蹲在池子边上,捧起了池中的水,洗着他那张涂满了锅底灰的黑脸。

    这池水颜色虽然殷红如血,但还是清澈干净的,每一池池水都是彻底澄清。

    偶尔有几滴水珠溅起,飞入了这个洗脸的人魂的嘴里,还能有丝丝回甜。

    可见这些池水除了颜色古怪了些,也无毒无害,和一般的清水没有什么两样。

    但那个人魂的脸上锅灰,却慢慢的污染了这一池子红色的池水。

    直到许久之后,锅灰的灰粒沉底,池水才有恢复了清澈见底的模样。

    在这个人魂的身边,还有其他的七八个人魂,高矮胖瘦皆有,不过都因为雨天的缘故头戴斗笠,身披蓑衣。

    全部全副武装,腰跨锋利的长刀,背上背着可折叠的连弩,双手袖口下的手腕处还带着坚硬的护臂。倒是不像普通的鬼民,像极了一支在执行机密任务的小队。

    雨帘其实也不太容易穿透他们头顶枝叶茂密的树冠,林中只是偶有滴水落下,散落的水花在泥土上四溅抛飞。但是这几个人魂,一直都没有取下头上的斗笠,和披在身上的斗笠。

    斗笠的边缘时而滴水;水珠落地后,溅起泥泞的水花片片。

    洗脸的那个人魂,很快就把脸上的乌黑锅灰洗掉,露出了他本来皱纹横生的脸。

    他缓缓的站起身,慢慢的直起腰来时,警惕的目光向着身前看了去。

    其他几个人魂,也纷纷用警惕的目光看向了那个方向。也几乎同时手伸出去,摁住了腰间长刀的刀柄后五指紧握了刀柄,随时准备抽刀。

    他们看向的地方,微风拂过草木,飘散在林子里的淡蓝色薄雾,也随风摇曳,变化无穷。

    林间在风声过后,只剩下了雨滴打在树上和沁入土石的声音,草木之间所有的人魂都微微拉开了弓步,屏住呼吸。

    他们警惕的目光看向的林子深处,飘荡的薄雾里有黑影闪现。

    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也感知不到任何的杀气。

    但这几个人魂还是没敢轻易的放松警惕。

    很快,他们眼看着薄雾里的黑影,缓步走出薄雾,终于看清了这道黑影的真面目,也暗中松了一口气后,完全放松了警惕。

    他们几个人魂的手,缓缓松开了腰间长刀的刀柄。

    来的是一只灰毛狐狸,浑身上下除了股后在微风之中摇曳着三条尾巴外,其他地方和一般的狐狸也没有什么差别。

    狐狸来到了人魂们身前,立马一双前脚提起,人立而站起来;很快,这只狐狸摇身一变,化为人形。

    唯有那股后的三根尾巴化不掉,依旧挂在股后,下垂后拖在地上。

    这只狐狸化为了一个五尺来高的小矮子,白发白须,也身着灰衣。脸上遍布的皱纹和微微佝偻着的腰背,消瘦而憔悴的模样,都让他的苍老是那么的显而易见。

    “大总管。”其他的几个人魂这才放松下来,同时齐齐拱手,对这个苍老的狐鬼行了一礼。

    那个老狐鬼微微颌首两下,算是回礼了后扫视了一圈身前的人魂,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才洗好脸的那个人魂脸上,有气无力的问到:“涂功景,太子交代的事情,都办妥了吧?”。

    这个名叫涂功景的人魂,似乎是这里的人魂中的首领,闻言后点头几下,对在身前的这个老狐鬼说到:“都办妥了;七百八十八具腐烂妖魂和兽魂,还有瘟疫鬼的尸体,全部分割成块,抛入江河之中。现在,那些血肉模糊的腐烂尸块,应该已经流遍了九幽国在东瀛洲东部的驻军地点中,每一条河流了吧。”。

    风雨声很是嘈杂,而涂功景并未因此大声,依旧对身前的老狐鬼轻声细语,只是保证老狐鬼能听清就行。

    以至于距离涂功景稍远一点的人魂,基本上都听不太清,他在说什么?

    “太子承诺给我们的官职呢?”顿了顿声的涂功景,在老狐鬼才点头认可了他们的所作所为,面露满意神色时,又似乎是提醒一样的对老狐鬼说到:“大总管你是知道的,太子曾经答应了我们,一旦做成此事给我们几个涂山氏的人魂官复原职;涂山氏中,有才能的鬼可以重新回到青丘狐国的朝廷任职,为青丘狐国继续效力。而涂山氏也能抹去反叛的罪名;请大总管告知太子,希望他不要出尔反尔,及时兑现。”。

    雨雾中大风再起,吹过了这片林子,草木东倒西歪,林中薄雾在风中分分合合,变幻无穷。

    “出尔反尔啊。”老狐鬼慢慢的捋着银白长须,眯起双眼说到:“太子就出尔反尔了,你涂功景和涂山氏又能怎么样?”。

    老狐鬼眯起了双眼中,顿时满溢着冰冷和阴森。

    杀机毕现,他浑身上下也散发出了浓厚的杀气来。

    猛然一愣的那些人魂,满心期待立刻化为了警惕。他们立马环视四周之际,手再次紧握住了腰间的长刀刀柄,拉开弓步,随时准备抽刀厮杀。

    在老者话音落地之时,他们看向四周,见到了薄雾之中忽然多了不少的黑影。

    鬼气升腾,黑影绰绰,这些忽然出现的鬼们在满溢着雾气的林中悄悄的显现而出,令涂功景他们措手不及;但这些鬼却未走出林子和薄雾。

    面对这几个涂山氏人魂的,至始至终只有那个杀气毕现,无惊无惧的老狐鬼。

    四周气温骤降,杀气弥散下满溢着阴寒。

    并未现身的黑影们,已把手中的火铳上了**铁砂,漆黑冰冷的枪口,在雾中已经瞄准了这几个涂山氏的人魂。

    “从你们做这件事的似乎开始,太子就没有打算留着你们的命,还妄想着恢复官职?简直是痴心妄想。”老狐鬼顿了顿声,得意洋洋的说出了此话:“你们也不想想,你们做的事情能漏风吗?”。

    涂功景恨恨地咬了咬牙,一个踏步上前对着老狐鬼抽刀便砍。

    老狐鬼看似苍老,也非常灵活敏捷。才见到那涂功景拔腿提脚,就阴笑着足尖点地,来了一个借力,向后倒飞出去。

    寒光一闪,几缕银白长须散落在风中,旋转飞落在了地上;凌厉的刀光贴着老狐鬼的胸口划过。

    却只是划破了老狐鬼身上的灰衣,却没能伤及老狐鬼一分一毫的皮肉。

    与此同时,林中枪声大作,火焰喷吐下铁砂疾射横飞,发出破空锐响,朝着以涂功景为首的那几个涂山氏人魂而去。

    风中充斥着死亡的气息,雨里满溢着狡兔死走狗烹的悲凉。

    天地之下,风雨悲泣。林中很快就有殷红的血雾飞舞弥散,染红了雨天在这林中到处飘飞的淡蓝色薄雾。

    痛苦和凄凉的闷哼,惨叫,此起彼伏。

    被灭口了的这些人魂倒在了雨天那泥泞的地上,无不是瞪圆了双眼,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他们头上的斗笠也纷纷跌落在地,让他们脸上和眼中的悔恨,一览无遗。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