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47章 条件

    第1047章 条件

唐浅一笑,“难得严美人开口了,看起来,我是一定要帮忙了。”

“不能不帮。”

“瞧瞧,你这可是求人的态度。”唐浅嗤笑,“你现在在哪儿?”

严厉寒报了酒店名字,便将电话挂断。

刚结束通话,背上就扑上来一人。

越发的爱撒娇了。

可是严厉寒就是爱死了她这个样子。

勾住她,把她拉到身前。

商茵苒仰起头,眉眼清丽婉转,“说好了?”

“嗯。”抚着她的发,“说好了。”

“嗯。”点点头,她靠在他怀中打了个哈欠。

坐飞机很是疲倦。

严厉寒抱起她,走向大床,“睡一下,估摸晚上唐浅和顾子戚会请我们吃饭。”

商茵苒眯着眼睛,应声,“好,厉寒,你也陪我。”

“好。”掀开被子躺在她身边,他搂住她,吻着她的额头鼻尖,轻声细语,“睡吧,茵茵。”

商茵苒面向他,把头埋在他胸膛里。

怀中毛茸茸的小脑袋,严厉寒揽紧她,闭了凤眸。

相拥而眠,一睡就到了下午。

唐浅来过电话,约他们晚上7点在会所见面。

差不多5点左右,严厉寒叫起昏昏沉沉的商茵苒,给她喂了半杯水,又抱着她眯了一会儿,就带着她进浴室洗漱。

换上衣服,两人从酒店出发。

到会所的时候,唐浅他们已经先到了。

严厉寒推开门,唐浅和顾子戚立刻起身相迎。

“怎么没带蛋蛋过来?”严厉寒见只有他们夫妇俩,便问道。

唐浅看了顾子戚一眼,笑着说:“嗯,某人看的紧。”

顾家这位家主顾子戚,远近闻名的宠女。

不过现在,严厉寒跟他倒是有的一拼。

“听说你二胎也生了女儿?”唐浅拉着商茵苒的手问道,“可好?”

商茵苒点头,“很好,阿琛很宠呢。”

“是吗?倒是和我家子戚一个样子。”

两个女人说话,两个男人被冷落,也就坐在一起。

“小气。”严厉寒落座后,便对顾子戚评价道。

顾子戚哼了声,重瞳一瞥,落在他身上,“哦,这么说,哪天我也带着滚滚蛋蛋去看看你家女儿。”

顾子戚家的滚滚,自小便是妖孽一枚,让女儿见到,可不是要着迷。

本来一个非夜,已经让他头大了。

严厉寒缄口不语,顾子戚只是冷笑他。

边吃边聊,严厉寒也说了此行的目的。

“你要找苏漾?”

“嗯,想请她设计婚纱,她与你不是好友吗?”

唐浅点头,“说来真是巧了,苏漾整年在外,不知道什jxpxxs.com么时候就会跑到什么地方去,有时候我也联系不上她,可是前两天,她正巧回来了,要待几天才会走。”

“那么,就请你出面了。”

“好,明天我就带你们去找她。”

“你准备怎么还人情?”顾子戚摇晃着酒杯,笑意晏晏,“不如就把你家小姑娘给我家滚滚做媳妇儿好了。”

严厉寒顿时面xgchotel.com容铁青。

唐浅蹙眉,看了顾子戚一眼。

这人,每次见到严厉寒,总是忍不住斗嘴两句。

严厉寒凤眸一经流转,也笑了,“好啊,那你也别忘了,我家也有儿子,小包正好缺个小媳妇儿,我看着蛋蛋不错。”

这下子,轮到顾子戚黑脸。

这两人,加起来都80多岁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唐浅和商茵苒一人低斥一个,让他们老实一点。

从会所出来,唐浅先前安排好的车子将严厉寒和商茵苒送回了酒店。

“你说严厉寒这个也太容易了。”顾子戚抱着唐浅低喃,“我当初可是求了101次的婚,才把你娶到手的。”

“哦?”唐浅眉宇一挑,侧目看他,“听你这个意思,是怪我当初为难你了。”

顾子戚酒醒了大半,赶紧说道:“哪里!是我做的不够好,求了100次也没能让唐唐满意。”

唐浅笑而不语。

顾子戚便说:“zyxta.com从头来过,你让我求婚1000次我都没意见。”

“求婚1000次,你不累我还累呢。”唐浅说完,抬步上车。

顾子戚跟上,和她腻在一处。

苏漾难得回来一次,虽然她的花漾工作室已经交给徒弟,不过每次回来,都会过来看看。

有时候遇上有眼缘的,会主动提出帮她们设计婚纱。

唐浅给苏漾打电话,正好她在花漾工作室。

带着严厉寒和商茵苒找过去,许多年不见了,苏漾一见到严厉寒,就感叹。

“你说说这个妖孽,怎么还是这么美?”

严厉寒的美色,没有人不喜欢的。

若是换了别人这话,早就被严厉寒给扔出去了,不过有求于人,他还是要拿出态度。

“怎么?美人的脾气也改了很多吗?”

苏漾还在不知死活,唐浅看差不多了,出声说道:“好了,苏漾,你再说下去,恐怕我也保不住你了。”

苏漾低笑,“不会,严美人找我,应该是想要我给旁边这位美女设计婚纱吧。”

很多年前,商茵苒跟着严厉寒来宣城的时候,见过苏漾一面。

那时候,就是苏漾为她挑选了礼服。

苏漾的眼光独到。

“苏漾,好久不见。”

“嗯。”苏漾自来熟,捏捏商茵苒鼻尖,“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曾变过,这个童颜真是叫人羡慕啊。”

“好了,苏漾,你快点帮茵茵量身吧。”

“好,跟我过来。”

苏漾把商茵苒带到后面去了。

唐浅和严厉寒坐在沙发上,服务生送上两杯咖啡来。

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唐浅说道:“婚礼准备的怎么样了?”

提到婚礼,严厉寒就蹙眉,“还好。”

正说着,苏漾带着商茵苒出来了。

严厉寒站起身迎上去,搂住商茵苒的细腰。

“要多久?”

苏漾笑道:“唔,看我心情吧。怎么?你很赶时间吗?”

这可是个好机会,不敲他一笔,对不起自己。

严厉寒明白苏漾意思,问道:“你想要什么?”

“要红包的话,太俗气了。正好,后天我徒弟有个show,缺个男模……”

“咳咳。”

男模?

亏得苏漾这样敢说话。

让周美人去给她做男模,这可能吗?

不过为了老婆的婚纱,没准还真的可以。

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唐浅但笑不语。

“你再说一次。”

因为他有求于自己,所以苏漾并不害怕。

“你不是都听见了,还装什么没听清啊。”

商茵苒咬咬唇,揪了揪严厉寒的衣袖,“厉寒,不要这样。”

严厉寒低眸,看着怀里的小妻子,神情有些受伤。

商茵苒一看,慌了。

额上三条黑线,商茵苒安抚的悄悄拍拍严厉寒后背。

“那个,苏漾,能不能换一个?”

“不能,就这个。你老公这身材,真是不做男模都给浪费了!”

“好了。”唐浅终于出声打断苏漾,给了她一个适可为止的眼神。

还真是不知死活,再这样下去,周美人可要杀人了。

苏漾收到唐浅警告,闭了嘴,望着严厉寒。

看你了哦。

“好。”

严厉寒瞪了苏漾一眼,咬牙,一口应承。

“厉寒?”

他一答应,就属商茵苒最惊讶。

“你真的要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