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周大少爷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哇家玉溪高古楼,半截矗在天里头。www.sthuojia.com初一去烧香,十五才下楼,抬头望望高古楼,帽子掉进沟沟头。”

    这民谣里所唱到的高古楼,就是滇中玉溪县普舍镇内扶元阁。

    扶元阁始建于元朝,当时称为聚奎楼。

    奎,指奎星,是二十八星宿之一,指北斗七星的前四星,即天枢、天璇、天玑、天权。

    道教称魁星是文昌帝君身边的侍神,专主科考文运,普舍镇建起这座聚奎楼,便是用于供奉魁星,祈求乡里人才辈出,文运通达。

    聚奎楼明朝时候毁于刀兵,到光绪十九年由乡绅氏族捐资重修,改名扶元阁。

    扶元阁楼有三层,高达十余丈,于普舍镇内可谓拔地倚天,故又得了高古楼这个名字。

    传说高古楼重修才刚竣工,普舍镇里就出了进士。

    于是乎高古楼威名远播。开篇所载的那民谣,就连昆明城里,也是妇孺尽知。

    滇中地区,但凡是为求取功名的读书人,没有不来高古楼拜祭的,普舍镇为此也曾一度兴旺发达。

    可没料想,高古楼建成后仅仅过了一纪,到光绪三十一年,大清国的科举制竟然被废除了。

    科考无存,功名利禄无从谈起,读书人只得望北而叹,前来高古楼拜祭文神的人自然大不如前。

    到如今,光绪三十四年,普舍镇已然萧条,但是在镇里百姓心目当中,高古楼依旧是个有灵感的地方。

    十一月十四。

    这一日普舍镇内天气一早便是晴空万里,可不想到了午后天气竟然突变,霎时之间乌云密布,狂风大作,眼看着就将要有一场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百姓们都急赶收拾活计回返家中准备避雨,可不想等了半晌,却是滴雨不见。

    只不过那乌云依旧重重地压得普舍镇内光亮如同到了黄昏时分,狂风照样飕飕地吹得普舍镇内处处鬼哭神嚎。

    百姓们议论纷纷,都称,“天生异象,必有大事。”但是福是祸,没人说得清楚。

    黄昏时分,百姓们正准备烧火做饭,就听得轰隆隆一声响雷升起,抬头就见一道霹雳开天辟地般打了下来,竟是正好打在了高古楼上。

    但听得高古楼上传来咔嚓一声巨响,而后便有火光窜出。

    镇内百姓急忙赶上高古楼去救火。

    百姓们一直爬到顶楼魁星阁,就见魁星阁的房顶果然被霹雳击穿了一个大窟窿,而火光窜出的地方,正是那窟窿下面的一条房梁。

    那房梁之上装饰的一条木雕金龙,眼下已被烧得粉身碎骨。

    将火扑灭之后,百姓们下楼回家,抬头望望天上低头看看地下,乌云仍然不散,狂风照旧呼啸。

    这样令人生畏的气象竟是持续了整整一宿。

    直到第二天鸡鸣时分,还在熟睡中的百姓竟又被一声响雷和之后一声咔嚓巨响惊醒过来,百姓们透窗一望,就见高古楼上又现火光。

    百姓们连忙再次赶上高古楼去看个究竟。

    只见顶楼魁星阁房顶又让霹雳击穿了一个大窟窿,这回烧起来的地方也是窟窿下方的一条房梁,而那房梁上装饰的一只木雕彩凤,这时也已被烧面目全非。

    百姓们扑灭烈火后下楼来看,压了普舍镇一天的乌云不知何时已然散尽,闹了普舍镇一宿的狂风也不知何时已然停息,眼下又是个风轻云淡、阳光明媚的好日子。

    百姓们无不啧啧称奇。

    这件事故惊动了县衙。

    知县姚安姚大人赶来看过以后,告诫普舍镇百姓,“严守秘密,否则性命堪忧。”

    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高古楼连遭雷劈,木雕龙凤遭天火焚烧的奇闻还是不胫而走,没两日功夫就传遍了玉溪县城。

    让人想不到的是,腊月未至,竟果真有唁号遍传天下。

    北门街,是玉溪县城内主要的商街。从北向南,街道两旁商铺林立,青石板路面上车水马龙。

    恰时正值午后休憩时间,北门街上的商贾们都聚集在街道南头与东福路交叉口上的百岁老茶楼“玉溪茶楼”里品茶谈天。

    那玉溪茶楼的艾掌柜,能说会道、八面玲珑,将各方面的客人照顾得安逸周到。

    艾掌柜这时正在二楼雅座里招呼客人,忽听得楼下传来阵阵吵嚷。

    少时便有伙计火急火燎地赶来,附在艾掌柜耳朵边上说道,“掌柜的,混世魔王又来了,还是您老亲自去应承吧。”

    艾掌柜奇道,“哪个混世魔王?”

    伙计道,“还有哪个,自然是玉茗茶行的东家,周顺周大老板的独子,周阳周少爷啦。”

    一听说是那周阳周少爷来了,艾掌柜也不禁眉头一皱,嘿地叹了口气,提了提精神,这才随伙计一起赶下楼去。

    艾掌柜才走到茶楼大门前,就见一伙五六个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大摇大摆地走进茶楼来。

    领头的那个小子,看上去与其余几个小子年纪相当,充其量也不过十六七岁,可个头较其他小子高出有半个脑袋还不止。

    小子模样也格外俊美,身上穿的是黑绸长衫金丝随身袄,齐腰间的漆黑辫子里还杂入了两根焕金绳,辫尾上坠了两颗青枣大小的明珠,显得极是奢华。

    艾掌柜急忙迎上前去作揖,又凑到那领头的小子跟前道,“周大少爷,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有您和几位小爷在此,我这草堂茶馆也显得蓬荜生辉啊。”

    艾掌柜少说也过了不惑的年岁,在这群娃儿面前又作揖,又说美言,可一群小子却都大大咧咧,颠颠狂狂。

    尤其是那少爷周阳品行不甚端正,对艾掌柜爱理不理,说起话来也分外嚣张傲慢。

    周阳道,“老小儿,废话少说,小爷我带弟兄们前来喝茶,赶紧给安排好座。”

    艾掌柜并不与少爷周阳多做计较,还陪笑道,“多谢周大少爷和几位小爷关照生意,请几位上二楼雅座。”

    艾掌柜亲自引领小子们上楼,一边客气地陪周阳说笑道,“周大少爷想要喝点什么茶?小店这里普洱、碧螺春、滇红、宝红、荔枝红应有尽有,还都是从您家的玉茗茶行里进的货,都是一等一的好茶。”

    那周阳少爷自顾哼着点小曲,对艾掌柜的说笑一概置若罔闻。

    艾掌柜将周阳和小子们请到了天字二号房,打开房门正要请周阳和小子们入座,却不想那周阳少爷勃然大怒,瞪着两眼望着艾掌柜道,“老小儿,你是怕小爷我给不起你茶钱呢,还是给不起赏钱,放着那天字一号房,你竟敢让我等进天字二号房。”

    周阳话到这里,也不由艾掌柜分辨一句,抬腿一脚射开了那天字一号房的门。

    那天字一号房里头已经坐了四五位茶客,当下几个人谈天说地聊得正在兴头上,忽听得啪一声巨响,回头一看,房门居然给人踹开来了,几个人都唬了一激灵,有人手中正好端着盖碗,手一哆嗦,盖碗掉在地上啐了。

    那周阳少爷瞧清楚天字一号房里面原来已经有了客人,而这四五个人都还与自己面熟,都是北门街上的商贾,与他父亲还都有交情。

    周阳一脸不耐烦,瘪瘪了嘴,斜斜了眼,也不致歉一句,转身领着小子们进了天字二号房,还话音响亮地对跟他一起的小子们骂上一句道,“一群小贩,大白晴天地不好好去做生意,跑这茶楼里窝着干什么勾当。”

    直把天字一号房里坐的几位气得咬牙切齿、吹胡子瞪眼。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