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小叫化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离开了玉溪茶楼以后,周阳领着小子们沿北门街闲逛。www.travelfj.com

    又进了几家茶座戏院,均被告知国丧期内无戏无花灯无说书,小子们走穿了北门街却寻不到半点乐趣。

    周阳闷得直嚷嚷道,“他妈的,什么国丧,连一伙演杂耍的都没有,闷死小爷我了。”

    一个名叫李四的大小眼小子道,“听说是因为紫禁城里的皇上和太后殁了。”

    另一个名叫张五的塌鼻梁小子道,“你们没有听说前几日雷轰高古楼的事吗?”

    张五又道,“那日雷轰高古楼,高古楼顶层魁星阁的房顶先后着被霹雳击穿了两个大窟窿,窟窿下方的房梁都被烧成焦黑,装饰在房梁上的木雕龙凤被烧得粉身碎骨。那时候就有高人说,乃是‘天龙落地,飞凤入土’的征兆,却还有人不肯相信。昨日听我四舅说起,雷轰高鼓楼的时辰算起来正好就是光绪皇上和慈禧老佛爷龙御归天的时候。”

    张五说完之后洋洋得意,自觉比其他小子更有见识,又道,“我家里人都说,龙凤遭天火焚烧的征兆都应验了,高古楼又大显神通,要择日举家前往高古楼去拜拜。”

    李四看不惯张五德行,心下不服,对张五道,“你只知道这些,还有更稀奇的,恐怕你还没有听说呢。”

    张五问,“还有什么稀奇,你倒是说出来听听啊。”

    李四得意了半天,这才神神秘秘道,“当日雷轰高古楼,不仅仅击穿了房顶、烧焦了房梁、粉碎了龙凤,还震塌了周围栋梁上的粉彩装饰,你们猜怎么着。”

    众小子都猜不出来,令李四越发得意洋洋,显摆了半天才道,“散落一地的颜色,只有一个,青。”

    李四招手把小子们团到一起,低声说道,“我听大人们说,这征兆意味着,大清国不长久了。”

    张五听完不服气,哼道,“我当是什么稀奇呢,谁都知道大清国不长久。就连皇上的紫禁城都被洋鬼子占领过,要不是又割地又赔款,皇帝早就没得做了。我听大人们说,现在光绪皇上跟慈禧老太后双双归天,紫禁城里面只剩下一个三岁的儿皇上,大清国已经是名存实亡了。”

    李四同样不服张五所说,又道,“那你知道大清国要是完了,这天下将会是谁家之天下吗?”

    李四这话显然是学来的,说的时候也是摇头晃脑,装出一本正经的模样。

    但李四抛出这样的问题,倒真把张五给难得干瞪着眼睛,只得软下来以后跟其他小子们一起向李四请教道,“那你说说,大清国完了,这天下又将是谁家之天下?”

    李四道,“我听我表叔说了,有个叫孙文的领导了一批革命党,要叫皇帝退位,搞民主共和国家”

    一个叫王二的胖小子等不及李四说完便道,“你说这个啊,我也听说了,那些革命党到处煽动百姓造反、罢工,闹得很是厉害呢。”

    另一个叫刘三的瘦高小子哼道,“我以为说什么呢,原来是说那些革命党,我听我家里大人们说了,那些革命党是兔子尾巴,长不了。”

    刘三压低了声音道,“知道吗,去年河口镇爆发的起义,就是那个叫什么孙文的领导的革命党煽动起来的,闹得很凶,开始两三百人,到后来发展到有两三千人参加,整个蒙自县城都被他们占领下来了。可是最后呢,还不是功亏一篑,前功尽弃。”

    刘三继续说道,“当时我二叔正在蒙自跑生意,亲眼看着呢。我二叔说,那些闹事人到底大多都是些平民百姓,手无缚鸡之力,又缺乏正规编练,被朝廷派遣正规军队前去镇压,即刻便被打得落花流水,四散逃逸,跑去越南国的残余,也被占领了越南国的法兰西洋鬼子给剿灭了。”

    刘三又道,“我二叔说,革命党想要靠着煽动百姓造反来夺取天下,终究是以卵击石。”

    恰时小子们分成了两派,一派是李四和王二,主张说孙文领导的革命党能够夺取天下,另一派是张五和刘三,主张说革命党夺取天下是痴人说梦,两派争执不下都请周阳做裁定。

    周阳打着呵欠眯着眼睛说道,“我可没工夫理会这些事情,管他谁得了天下,老百姓还不就是吃喝拉撒睡,你们有功夫讨论这些,倒不如想想现下咱们如何寻开心才是要紧。”

    胖小子刘三向周阳提议道,“不如再去赌场赌钱。”

    周阳摇摇头道,“没劲。”

    李四取笑道,“阳哥因为上次去赌场的事,被周伯父痛打了一顿,所以再不敢去了。”

    周阳大怒,挥手在李四头上锤了一拳道,“叫你小子胡说八道,小爷我要是果真喜欢赌博的话,即便是被我爸痛打,想去照样就去,只是我觉得赌博真没有什么意思,都是出千骗人的勾当而已……”

    小子们一边说,一边瞎逛悠,当下抬头一看,竟然走到了杨花巷底,眼前的正是那座神秘的玲珑八角楼。

    这八角楼三层楼高,每层都是红漆门墙配着翠绿琉璃瓦。虽说现下大白天里正打烊,里面黑灯瞎火,却也难掩那几分艳媚和勾人的神秘。

    正对巷道的楼门头上悬着一块牌匾,上头写着“玉春楼”三个大字。

    几个小子眼睛看着玉春楼的招牌,脸颊都飞起一晕红来。

    李四小子凑到周阳跟前嬉皮笑脸道,“阳哥,您有没有进到玉春楼里面见识过啊?”

    周阳也露出几分羞涩道,“没呢。”

    刘三道,“都说做爷们的,迟早是要去的,什么时候你也领我们大伙一起去见识见识吧。”

    周阳道,“他妈的,你小子尽出馊主意,我要胆敢去这种地方的话,我爸教训我,估计连我妈都要坐视不理。”

    小子们正说着,就见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看上去倒也是跟他们差不多年纪的小叫化从水月巷里跑了过来。

    那小叫化一直跑到那玉春楼前,突然对着玉春楼“汪汪,汪汪”地学了几声狗叫。

    周阳等一干小子被逗得哈哈大笑。

    一个小子指着那小叫化喊道,“这才是真正的狗杂种呢”。

    一群小子便冲着小叫化“狗杂种,狗杂种”地喊个不停。

    小叫化瞪了周阳等小子一眼,不发一语,拔腿朝着城北门方向跑了去。

    一群小子还冲着那小叫化背影喊道,“狗杂种跑慢点,小心狗尾巴露出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