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悬案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刘三问周阳道,“阳哥,你说那小叫化为什么冲着玉春楼学狗叫?”

    李四笑道,“我看他八成去里头逛过吧,说不定还找了个相好的。www.sthuojia.com

    张五道,“放屁,你知道去里面喝一杯花酒就得一两银子,就那小叫化,这辈子也别指望进去逛。”

    王二道,“依我看,那小叫化他妈在里头吧。”

    小子们七嘴八舌说得正热闹,就见玉春楼一扇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浓妆艳抹的胖女人。

    那女人一看便知,是玉春楼的老鸨,紧跟着老鸨身后又扭出来两个水蛇腰。

    三个女人上了一辆马车,马车朝城东南方向开去。

    刘三凑到周阳耳边道,“阳哥,你说她们去往哪里,反正也是闲着,跟着去瞧瞧热闹吧。”

    周阳正嫌无聊,并无反对,领了小子们要追着马车去,却忽地看见那玉春楼里面又跳出来一个女娃。

    那女娃十三四岁年纪,长的眉清目秀,灵巧可爱,周阳与小子们看得站住了脚。

    只见那女娃睁大了眼睛,朝着玉春楼前后左右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

    寻而不见,女娃很是失落,又瞧见周阳等小子瞪圆了眼睛盯着自己看,女娃羞得撇下头去。

    就听玉春楼里面有人召唤道,“菊仙,菊仙,你这小烂屎,叫你去关门,你又跑哪里去偷懒了?”

    女娃答应一声道,“来了”,然后赶忙跑回楼里面去,把楼门重新关好。

    周阳等小子望着女娃发傻,直到女娃的身影消失在楼门之后,还又愣了半晌才缓过神来。

    刘三嘿嘿笑道,“那小妞长得还挺水灵的。”

    其余小子也都跟着笑,笑得都是脸颊绯红,手心冒汗。

    小子们赶上了从玉春楼出发的那辆马车,紧跟着马车去一看究竟。

    那马车走街串巷,一直开到城东南,进了大兴街,最后在一处阔绰宅院对面的三层小楼前停了下来。

    周阳与众小子一起,躲在路边一棵老梧桐树后头观看。

    只见马车才刚停稳,便有一男子从三层小楼里面跑出来,那男子跑到马车跟前,迫不及待地撩开了车厢门上的帘子,等不及里面的女人下车,伸手便往一条露在外面的大白腿上摩挲。

    就听玉春楼的老鸨在车厢里半嗔半喜地喊道,“哎呦,段大爷,您也太猴急了,连我这老婆子的臭豆腐,也不肯放过。”

    那男子知道自己摸在了老鸨的腿上,也不以为然,嘿嘿笑道,“臭豆腐虽臭,也别有一番风味啊。”

    周阳等小子早把那男子看得清楚,知道那男子是县城里头出名的泼皮无赖,姓段,不知道什么名字,众人都喊他作段痞子。

    周阳一见段痞子就恨得直咬牙道,“原来是这个姓段的泼皮无赖。”

    王二不知原委,问周阳道,“阳哥为何如此仇恨段痞子?”

    不等周阳回答,刘三已经替周阳训斥王二道,“你小子也配称阳哥的铁哥们,居然连段痞子与阳哥家闹官司的事也不知道。”

    王二愣道,“段痞子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敢与咱们阳哥家闹官司?不过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刘三道,“段痞子控告阳哥家玉茗茶行的伙计赵大果为图钱财,勒死了他兄弟段二痞子,连带着将阳哥家也给告了个纵仆行凶的罪名。”

    王二吃惊道,“段二痞子死了?还是阳哥家的伙计给勒死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刘三道,“你小子这些天是掉在酒缸子里头醉生梦死了吗,连这个也不知道。”

    刘三又道,“算着日子该是四五天前吧。听说那天傍晚时分有差役巡视城外北面的小树林,见阳哥他们家玉茗茶行的伙计赵大果神色慌张,走起路来跌跌撞撞,差役上前盘问,不想赵大果暴跳如雷,抡起拳头便要与差役斗殴,嘴里还不停念叨些胡话,说什么‘不是我,不是我干的’之类,差役一拥而上,制服下赵大果,觉得事情蹊跷,便往四下里搜寻,结果在一片草丛中寻得一具男尸,不是别人,正是段二痞子。”

    刘三继续说道,“段痞子听说他弟弟段二痞子死了,一口咬定是赵大果谋财害命,在衙门投下状子非要赵大果为段二痞子偿命。听说衙门查了这几天,再无其他发现,也认定赵大果最大嫌疑,不日就要问罪法办了。”

    王二听完之后叹道,“段痞子与他兄弟段二痞子,仗着与巡检吴大人的亲属关系,在县城里为非作歹,横行霸道,照我说,赵大果杀了段二痞子倒是为民除害,不仅不该问罪,还应该给个褒奖……”

    王二话未说完,已经发现周阳正将眼睛瞪着自己,赶忙住口。

    就听周阳坚定异常地说道,“赵大果断然不会做出谋财害命的事情,凶手一定另有其人。”

    小子们皆知周阳向来不问世事,就连家里的茶行的生意也不闻不问,当下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替茶行伙计赵大果做下担保,小子们一个个吃惊不已。

    小子们哪里知道,别人的事,周阳真不屑于顾,可这赵大果对周阳有恩,周阳是不能不顾。

    周阳八九岁的时候,有一次随他父亲周大老板去往茶行。

    周大老板忙于生意,没空顾及周阳。

    周阳觉得无趣,便私自跑到茶行旁边的河埂上去玩。

    因见河边的苇草上停了一只蜻蜓,周阳便伸手去捉,一不留神踩在空处,一头栽进了河里。

    恰时正值雨季,又一连下过几天大雨,河水正当湍急,周阳一掉入河中,就被河水卷着拖向河底。

    紧要关头,亏了有赵大果舍身相救,周阳这才保住一条小命。

    周阳虽说顽皮,但本性重情重义。

    自从赵大果救了他的性命,周阳便对赵大果刮目相看格外在意。

    周阳去茶行次数不多,但每次去了都要找赵大果说话。

    周阳才一听说赵大果被控勒死段二痞子,被押在衙门等待审判之事,便敢断定赵大果是万万做不出谋财害命的事,谋杀段二痞子一案,一定是冤枉。

    周阳当即跑去茶行找到他父亲周大老板,要周大老板设法替赵大果洗脱冤屈。

    周大老板平日里也都看好赵大果,认为赵大果忠厚老实,踏实肯干,也相信赵大果不会成为杀人凶手,更何况是为了谋财这样的理由。

    早在周阳赶来之前,周大老板已经派人前去衙门打点关照。

    然而衙门查了几天下来,给周大老板的回话是,查不到任何目击证人,也寻不到任何证据线索,可偏偏是一干当班差役亲眼看见赵大果神色慌张地逃走,段痞子一家人又据此一口咬定,说赵大果是行凶之后畏罪逃跑。

    尽管赵大果始终铁口辩称自己当时因为内急,跑到草丛中想要小便,不想看见了尸首,被唬得失态,可毕竟是空口无凭,并不足以替他洗脱罪责。

    周大老板告诉周阳,倘若还是找不到证人证据的话,即便赵大果是被冤枉,只怕也难逃替真凶顶死,替段二痞子陪葬的下场。

    周阳听了心下为赵大果难过,只是在这样的事情上,周阳也是有心无力,无可奈何。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