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见鬼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恰时,只见老鸨领了两个水蛇腰下了马车。www.travelfj.com

    老鸨将两个水蛇腰往段痞子怀里一推说道,“段大爷,‘心急吃不上热豆腐’,老婆子我这臭豆腐有滋味,到底不是段大爷的口味,这才是适合您口味的嫩豆腐、豆腐花。”

    两个水蛇腰一起倒在段痞子怀里千娇百媚,段痞子左拥右抱,撅起腮帮子朝着两个水蛇腰脸上涂口水。

    两个水蛇腰欲拒还迎,三个人光天化日之下就在街道里卿卿我我、你侬我侬起来。

    幸亏这大兴街上路人不多,偶有经过者皆知段痞子德行,都赶忙绕道而行,唯恐避之不及。

    李四看了之后对周阳道,“这呆货好没有心肝,段二痞子是他亲弟,平日里与他形影不离,当下死了还没过头七,他做哥哥的居然有心思在这里寻欢作乐。”

    就听两个水蛇腰嗲着嗓子对段痞子道,“段大爷,这大街上不方便,赶紧进屋去吧,有我们姐妹两伺候您,您还怕不能尽兴吗?”

    段痞子听了十分欢喜,搂着两个水蛇腰便要往那三层小楼里面去。

    两个水蛇腰却不乐意,对段痞子抱怨道,“段大爷是嫌弃我们姐妹吗?”

    又道,“听之前来伺候过的姐妹们说起,段大爷您家的宅院宽敞华丽,皇宫也不过如此,现如今我们姐妹两来了,段大爷您也不领我们去宅子里头见识见识,却把我们领进这样的穷酸小楼里。”

    段痞子指了指对面的宅院的大门对两个水蛇腰道,“看见没,门头上挂着白呢,那可不是为了紫禁城里的皇帝、太后,是为我兄弟二宝,五天前被人害死,现在正在家里停着呢。我这几日都住在这边小楼里。”

    两个水蛇腰秀眉一蹙叹道,“看样子是我姐妹无福,来的不是时候。”

    又道,“听说段大爷与段二爷兄弟情深,平日都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现如今二爷枉死,段大爷您不替二爷守灵,竟还有心思招我们姐妹来作乐,段大爷你可真没良心。”

    “哎呀”,一个水蛇腰突然面带惊愕表情,手指指向段痞子家宅院说道,“那是什么,我好像看见一个黑影从那座石山上飞进那座阁楼里面去。”

    另一个水蛇腰趁机调戏挑逗段痞子道,“哎呀,段大爷,该不会是二爷回来了吧,二爷知道您这么无情,肯定会来找您算账的啊,好可怕啊。”

    水蛇腰说着还暧昧地往段痞子怀里躲。

    段痞子这时竟突然大发雷霆,脸色一沉,双手齐用力,推开两个水蛇腰,恶恨恨地呵斥道,“你们两个婊子,胡说些什么,大白晴天的,哪来什么黑影,哪来的什么二爷。”

    老鸨眼见段痞子突发无名火,赶忙上前劝说,竟也被段痞子推得险些跌倒在地。

    段痞子又指着老鸨和水蛇腰骂道,“你们败了大爷的兴了,回去吧,不必伺候了。”

    段痞子骂完转身,战战兢兢地往小楼里面去,留下老鸨跟两个水蛇腰站在街道上尴尬无比。

    老鸨埋怨两个水蛇腰砸了买卖。

    两个水蛇腰狠起来对着那小楼骂道,“怎地是我们砸了买卖,他自己死了兄弟不痛快,何苦寻我们的难堪,谁知道他心里藏着什么样的鬼胎,生怕被人提出来。”

    两个水蛇腰一边骂着,一边掏出手绢来擦拭段痞子涂在她们脸上的口水,擦拭干净以后,与老鸨一起重新坐上马车,原路回返。

    再度经过段痞子住的小楼时,两个水蛇腰撩开车厢帘子,一起冲着那小楼大门啐了几泡口水以泄心头之恨。

    见马车去得远了,周阳与众小子从梧桐树背后走出来,走到段痞子家宅院门口,小子们哈哈笑道,“这真比戏台子上演的都精彩。”

    小子们抬头眺望段痞子家的宅院。

    眼见那宅院里,亭台楼阁样样齐备,石山松柏一应俱全,张五感慨道,“好大好气派的一座宅院。”

    刘三不服气道,“哪里比得上阳哥家的宅院。”

    张五道,“那自然是比不上的,可这段痞子家里一不经商,二不为官,说白了都是吃闲饭的,可吃闲饭竟然能吃出如此一座宅院,可不是叫人感叹吗。”

    刘三道,“还不是因为有个做官的亲戚,巡检吴大人是段痞子的亲娘舅。”

    又道,“听说吴大人把军饷采买的肥差给了段痞子兄弟,他们从中黑了不少银两,这才能够成日闲游浪荡,还照样吃喝嫖赌、花天酒地,更能买下这样一座宅院。”

    李四叹道,“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爸妈起早贪黑地做生意,倒不如这段痞子有个做官的娘舅来的实惠,无怪乎我爸妈常说倾家荡产也要给我捐个官做,说是做了官便不愁不能发大财。”

    其余几个小子也都称是。

    因未闻周阳有发言,小子们回过头来问周阳道,“阳哥以后也必定捐个官来做吧?”

    刘三道,“凭阳哥家的财力,可以直接捐个五品官做了。”

    小子们说得热闹,周阳却无动于衷,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段痞子家宅院望不停。

    小子们想要问故,却见周阳突然间拔腿跑了起来。

    周阳一直跑出了有一二百步才停了下来,一边跑着还一边朝周围寻找着什么。

    小子们好奇,赶紧跟上周阳,问周阳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阳愣了半晌才摇摇头道,“没,没什么。”

    嘴上虽如此说来,但周阳脸上却明显挂上了一副心神不宁的表情。

    原来,就在刚才小子们开始谈论起段痞子家宅院的时候,周阳与众小子一般,也抬眼向宅院里眺望,眼见那宅院虽比不上自己家的宅院,却也算是一流。

    小子们议论这宅院的来历,非议段痞子是如何仗势黑钱,周阳也早有耳闻,却并无心思去管这档子的事情,只乘机朝着宅院里头多看了几眼。

    就是这个时候,周阳偶然间留意到,有一个黑影,鬼魅般地在段痞子家宅院里头游走。

    周阳开始也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但又想起之前玉春楼的水蛇腰挑逗段痞子时说过的话,其中也提到说看见宅院里有黑影,周阳因此认定自己所见非虚,越发睁大了眼睛仔细观看。不多一会儿,果然又看见那黑影从宅院当中的一座阁楼里面飞出来。

    那黑影蹿上半空中,打了几个旋以后,落到了石山上,黑影一闪便已跃上了石山顶上,又一腾空,一起一落,已经到了五六丈开外的墙头上。

    更不停歇,黑影将身子一纵,越上墙外一棵高大的杨草果树上,也不往下来,反倒是噌噌几下子攀上了八九丈的高处,略作停留,猛向外一跃,整个黑影在空中快速旋转着往下落,越转越快,到最后便不知去向。

    小子们忽见周阳拔腿追赶,之后往四下寻找,就是那黑影从杨草果树上落下来,周阳是在追赶寻找那黑影落脚之处,想要弄清楚那黑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这一系列经过说来太慢,其实就在转瞬之间,亏了周阳眼明,也不过看见个大概,真正确定那黑影是个人,还是在那黑影到达了杨草果树高处的时候,略作停留。

    可是看清楚了黑影是个人,非但不能叫周阳释怀,反倒更增加周阳的疑惑。

    当下周阳蹙眉深思,“那究竟是个什么人?”

    若非亲眼所见,周阳无论如何不敢相信,这世界上竟有这样的飞檐走壁的人物,行动敏捷还不说,一纵一跃,能有四五丈的距离,更胆敢从八九丈的高处,凭空一跃而下,也是这时候天光大亮,倘若是在夜里看见了,周阳铁定该以为是见了鬼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