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马帮贼子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阿常领了小叫化阿勇朝城西南方向离去。www.travelfj.com

    周阳与众小子本该向城北回家,可周阳心有不甘,非要弄清楚阿常究竟什么来历。

    眼见着阿常和阿勇走得不回头,周阳找个借口摆脱众小子,暗地里跟在了阿常和阿勇身后。

    周阳不敢跟得太紧,始终与前面保持着丈的距离,一路上只见阿常与阿勇说个不停,可自己却听不真切,周阳心急如焚。

    好在走了不远,见路边有一座凉亭,阿常便领了阿勇往凉亭里面歇息,又取出些随身的干粮来给阿勇吃。

    周阳乘此时机躲到凉亭边上,一堵残墙背后,总算能够将两人说话听个清楚。

    只听小叫化阿勇道,“昨日听说衙门调遣官兵前往取缔马街,清剿马帮,我很是替大风叔跟阿常哥您担心。吴巡检领兵回城来,在众人面前吹嘘,说他带领官兵与你们马帮在马街周旋了有大半天,几经交手火并,到底凭着他领导有方,调遣有度,不伤一兵一卒,赶走了马帮,彻底取缔了马街,还说他亲手打伤了几个马锅头,吴巡检还向众人保证说,马帮以后再也不敢到玉溪县城周边来了。”

    阿勇舒了口气又道,“我听他说得言之凿凿,振振有词,差点就信以为真,当时就想要跑到马街上去看个究竟,还是白老爹拦着我,告诉我说吴巡检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不必认真。我仔细想想,也觉得就凭那些官兵,别说是马锅头们,就算是马脚子们也未必能够伤害到,于是不再理会他们官老爷说得那些胡话。”

    阿常哈哈笑道,“那个吴巡检所说的自然都是胡话,不必认真,不必理会。这位官老爷没有去茶馆里面说书,真正是屈大才了。”

    阿常又道,“阿勇你想想,那所谓的马街,不过是普舍镇东,罗木箐河西岸边上一条半里来长的乡间小道而已,咱们马帮逢初一十五聚在那小道上做买卖,老百姓便称之为马街,而与那小道相类似的道路,光说这玉溪县城周边方圆十里之内,少说也有上千之数,咱们何必非要在这一条小道上做买卖,又何必为了这一条小道跟衙门纠缠周旋,乃至于开战。”

    阿常继续说道,“昨日吴巡检领了一百官兵浩浩荡荡从玉溪县城出发赶来马街,他们这脚才踏出县城大门,那边咱们天上的探子就已经给报了信了,等到官兵们行到距离马街还有半里地的时候,大风叔和其余几位马锅头振臂一呼,霎时众马帮便各走一路,百姓们也四散离去,等到官兵们到达的时候,那马街上早就空无一人了,谈何周旋、谈何交手,更谈何取缔,官兵们想要,咱们马帮就拱手相赠。他们不是大功告成,其实是无功而返,吴巡检那篇言辞不过是编出来邀功请赏的话罢了。”

    阿勇点头道,“嗯,听说早有富商往衙门控述咱们马帮,可是衙门并无心理会,这一次是玉茗茶行的周大老板出面,这才请动了衙门和官兵来取缔马街,为此周大老板送了姚知县和吴巡检不少银钱好处。”

    阿常笑道,“叫那些富商老爷们费神、费力又费钱还真是过意不去啊。”

    阿勇也笑道,“他们取缔了这一条马街,下个十五,咱们马帮就在另一条小路上开张买卖,把另一条小路变成马街,让那些官老爷、富商老爷们统统吃瘪,看他们有多少财力,多少物力,能不能将整个玉溪县的小道统统取缔下来。”

    阿常道,“咱们马帮向来是随性而行,随遇而安,即便是他们把整个玉溪县的小道统统取缔下来,便是走一路卖一路,走到哪里卖到哪里,又有何不可。”

    阿勇点头道,“嗯,哪里有了马帮,哪里就是马街。”

    阿勇听了极其亢奋,哈哈笑个不停,笑完之后问道,“阿常哥,咱们大风马帮现下到了哪儿了?”

    阿常道,“昨天离了马街以后,咱们大风马帮跟其他马帮一起去了邓家村另起生意,还不到太阳落山,五百斤盐巴就卖得干干净净,因见大伙都急等着盐巴来做腊肉过年,大风叔率领大伙连夜启程前往安宁县,想赶在数九之前多运些盐巴来满足需求。”

    阿勇点头道,“可能阿常哥都不知道,城里白象堂的官盐,都卖到了五钱银子一斤,便是城里的平民,也都埋怨说吃不起盐了。”

    阿常叹道,“是啊,现如今跑来找咱们马帮做买卖的城里人也越来越多,可见世道不济,城里生活也不容易啊。”

    阿勇道,“平民百姓度日总不容易,可那些达官显贵成日里照样吃喝嫖赌。”阿勇说到这里似触及伤怀之处,两眼泛起泪光。

    周阳藏身于残墙之后,听到这个时候,已然知道这阿常的来历,周阳恍然大悟道,“原来这个阿常是马帮贼子啊!”

    周阳虽无心于世事,就连家里、茶行里的事情也从不过问,但耳朵长在脑袋上,即便不经心,也难免听说了些事情。

    周阳知道城里的商贾都对马帮恨之入骨,提起马帮的时候,都早已习惯在马帮之后加上一个“贼子”,只觉马帮与那些个山贼土匪乃是一流。

    周阳也知道前后有不少商贾联名向县衙,控告马帮走私商货,低价扰市,然而县衙并不理会,各种诉状石沉大海,商贾们抱怨连连。

    周阳记得月前有一日他一早听见他父亲周大老板大发雷霆,在花厅里面训人,他母亲告诫他,说他父亲正为茶行生意亏损的事生气,让他不要招惹他父亲,周阳听见他父亲吩咐各分号掌柜的,要严查亏损缘由。

    那日后不久,周阳又听见他父亲在书房里阅读分号掌柜的信函,里面就有提到说什么马帮贼子猖獗,争抢生意,低价扰市之类,他父亲读完信函之后,气得摔了一只上好的端砚。

    周阳听他父亲跟总号掌柜商定,说要告到衙门请衙门清剿马帮贼子。

    之后周阳又听到说,为了请动衙门对付马帮贼子,他父亲花了不少银子打点衙门上下。

    就在昨天晚上,周阳很晚回家,错过了晚饭时间,居然没有被他父亲训斥,反而看见他父亲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

    他母亲告诉他,说他父亲高兴是因为衙门已经取缔了马街,清剿了马帮贼子。

    晚饭之后他父亲又出门,说去拜会答谢巡检吴大人,周阳自然知道,这一番拜会答谢,少不得又要馈赠银钱。

    当下周阳听了阿常与阿勇的说话,得知马帮对于取缔马街之事根本毫不在意,心下替他父亲深感惋惜。

    周阳这时候拿不定主意道,“我该如何是好?按理来说我爸有心要清剿马帮,而这马帮胆敢混入城里,我该往衙门举报,将他拿下,不为别的,只为合乎我爸心意,也算是我一点孝顺,免得我爸老是说我没有孝心。可是”

    周阳犹豫道,“可是我并不知马帮贼子究竟如何可恶,却是亲眼见过那些官兵、官员,甚至于官员的亲戚,如何持强凌弱,如何仗势欺人,而小吃摊前那狂妄官兵惹是生非之时,还得阿常这马帮出手整治惩罚,况且他还救过我的性命,我若前去举报他,岂不成了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小人了吗。”

    周阳又想道,“再说了,众人口里的马帮贼子,如何能有在段痞子家宅院里飞檐走壁,在栖凤街上射豆制官兵,以及从深井当中搭救我,这等高强的本事。”

    周阳犹豫半晌,做下决定道,“我且再仔细听听看看,看他到县城里面来究竟有何目的,再做打算也不迟。”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