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偷听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只听小叫化阿勇问阿常道,“既然大风叔他们已经上路了,阿常哥怎地没跟大伙一起走,到城里做什么?”

    又道,“现下衙门官兵正着力对付咱们马帮,阿常哥在城里行走,还需多加小心才是。www.sthuojia.com

    阿常道,“我原是该跟大风叔他们一起上路的,可昨天傍晚时候,普舍镇的跛脚赵老爹前来找到我们,向大风叔痛诉他儿子赵大果被冤枉杀人,下了大牢,眼见着找不出真凶,破不了案的话,赵大果就得枉死抵命。那赵老爹体弱多病,老伴又早逝,七八十岁年纪,全靠与儿子赵大果相依为命,大风叔同情赵家的遭遇,所以命我进城来查探案情,设法替赵大果洗刷冤屈。”

    阿勇喜道,“我也听说了赵大果一案,街坊邻里都说赵大果是被冤枉的,可衙门查不到真凶,又无人能替赵大果洗脱罪责,那死者段二痞子人品可憎可恶,但家里有钱有势,众人都说赵大果难逃一死。如今好了,有阿常哥您来帮忙查案,定能查得水落石出,还赵大果一个清白。”

    阿勇又叹道,“咱们穷人真苦命,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还会被人冤枉,亏了还有咱们马帮,卖廉价货,还替百姓打抱不平,所以马帮最受百姓爱戴。”

    阿常笑道,“咱们马帮与百姓原本一家亲,相互依托照应本就是应该的。”

    周阳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马帮阿常冒险混入玉溪县城的目的居然是受了赵大果他爹所托,来为赵大果洗刷冤屈。

    周阳自己本也有心要为赵大果洗冤,却苦于束手无策,听阿常一说,心下倒是一亮,去衙门举报阿常的心思自然无存,当下只疑惑于阿常如何能够替赵大果洗刷冤屈。

    周阳心想,“赵大果一案连衙门的差役捕快都束手无策,这阿常不过是一个马帮贼子,纵然有些手段能耐,可于查案伸冤,能有多大作为呢?”

    周阳想起初见阿常,便是看见阿常在段痞子家宅院里头飞檐走壁,现下想来只怕当时阿常就是在查探案情了。

    周阳下定决心,“我倒要一直跟着他,看他如何能将案情查个清楚。”

    只听阿勇问阿常道,“阿常哥准备从哪里查起,可已经有了线索了?”

    阿常道,“我之前去过段家宅院,看过了段二痞子的尸首。”

    阿勇问,“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吗?”

    阿常摇摇头道,“这看尸首,我可不在行,所以我想着该先去太平间找仵作问问,看看仵作有些什么见解。”

    阿勇很是兴奋,央求阿常道,“阿常哥,你带我一起吧,我可以给你做帮手。”

    阿常点点头道,“好啊,你要没事的话,就跟我一起吧。”

    周阳原本就对阿常要如何查案,如何替赵大果洗刷冤屈好奇不已,这时听见阿常说准备先去太平间见仵作,周阳心下更是奇痒难耐。

    周阳早知太平间是城南荒郊里一所老旧的楼房,专门用来停放无名无主的尸首,县城里关于那所太平间的传闻颇多,有说太平间里摆放的尸首,要是被猫从头上经过的话,就会诈尸,变成吸血僵尸出来杀人吸血,又有说太平间里冤魂太多,到了晚上能听见里头鬼哭神嚎。

    寻常百姓对太平间都敬而远之,可周阳却对太平间充满好奇,好几次游说小子们跟自己一起去太平间探险,只是没有一个小子肯跟他去,一说起来就嚷嚷到扫兴,所以至今为之,连周阳自己也还没有去过。

    而对那太平间里主事的仵作,周阳更是心仪已久,每回县城里面出了命案,周阳跟其他人赶去看热闹,都能看见仵作在现场左右前后地摆弄那令人畏惧的尸首。

    周阳每回都想靠近一些,好看看那仵作究竟在干些什么,可惜总有人拦阻,告诫他小心沾惹不干净的东西。

    周阳总不服气,觉得要是果然会沾惹不干净的东西的话,仵作岂不是早就没命了。

    周阳还听人说,要是遇上蹊跷案件,仵作还会剖开尸首肚子来查探案情,这令周阳对仵作打心眼里佩服。

    周阳心意已定,当下非要跟在阿常、阿勇后头去那太平间里一看究竟。

    周阳正想着,忽觉颈后有阵阵热气传来,又听得身后有呼噜呼噜的声响。

    周阳回头一看,只见脑袋后头贴着一张又长又黑的大脸,黑脸上还长有一双牛铃大小的眼睛。

    周阳乍一见这黑脸被唬了一跳,纵身站起来,才发现,身后的原来是一匹大黑马。

    周阳大怒,朝着大黑马喝道,“他妈的,死畜生,你吓死小爷我了。”

    周阳骂着,弯腰往地上捡起半截残砖,朝着大黑马冲了过去,大黑马纵身一跃躲过砖头,动作姿态格外潇洒矫健。

    大黑马一声嘶鸣,朝着周阳冲上几步,猛一扬身子,撩起一双前蹄,朝着周阳踢过去,吓得周阳瞪大了眼睛,向后连退数步,脚下绊了草石,一跤跌坐在了地上。

    这样一番动静,自然惊动了阿常跟阿勇。当下阿勇打头,跑到残墙这边来看,一见周阳阿勇吃惊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又见那大黑马,阿勇顿时兴奋异常,跑到大黑马身边去,伸手抚摸大黑马的马鬃,亲热地喊道,“老黑,老黑。”

    大黑马竟霎时变得温顺下来,将脑袋往阿勇怀里去蹭个不停。

    阿勇翻身骑到老黑背上,老黑驮着阿勇绕着那凉亭周围,来回跑了几圈,小叫化阿勇在马背上乐得呵呵笑个不停。

    周阳竟有些妒意,开口骂道,“还真是个小乡巴佬,骑趟马也能乐成这副德性。”

    恰时阿常也走了过来,看见周阳,面露惊讶。

    阿常是马帮中人,常年行走山路,而山中多有虎豹豺狼,山贼土匪,为保性命,马帮中人无一不练就慧眼慧耳,时刻警惕周围一切明的暗的危险。

    阿常身为大风马帮的二锅头,经验算是老到,对自己周围方圆十丈内的鸟兽无一不能感知,可不料当下被周阳跟踪,竟是浑然不觉,阿常心下吃惊不小。

    眼见周阳浑身泥土,阿常心善,忙问周阳,“你小子没有受伤吧?”

    周阳哼道,“就凭这呆畜生,也能叫小爷我受伤,笑话。”

    周阳话音未落,就见那老黑驮着阿勇气呼呼,直冲自己而来,周阳吓得脸色一改,急忙往阿常身后躲避。

    阿常劝住老黑,让阿勇平安下了马背。

    老黑听从阿常吩咐,乖巧地站到阿常身后,却依旧冲着周阳瞪眼赌气。

    周阳没好气地问阿常道,“这呆畜生是你养的?”

    阿常拍了拍老黑的脸颊道,“老黑是我的老伙计。”

    周阳又仔细看了看阿常后道,“你真的是马帮贼子?”

    阿常没来得及回答,阿勇先哼道,“什么马帮贼子,你说话客气点。”

    又道,“你一个堂堂少爷公子,居然躲在这里偷听我跟阿常哥说话,真不要脸。”

    周阳不肯承认偷听,冷笑道,“谁有兴趣偷听你们说话,我是在这墙角里挖蟋蟀。”

    阿勇不信,质问周阳道,“现在都到了冬天,墙角里哪儿来的蟋蟀。”

    又道,“你要不是偷听了我们的说话,老黑不会对你发怒,你又如何知道阿常哥是马帮中人?”

    周阳哼地冷笑道,“你以为那呆畜生真的通人性啊,它哪里懂得什么偷听,它今天要是伤了我,我就找个屠夫来把它宰了做成马肉干巴。”

    周阳话音刚落就见老黑在阿常身后躁动起来,鼻子不住地哼着气,又用力撩蹄子,像是在朝自己示威。

    周阳心下倒泛起疑惑道,“难道这马果真通了人性,甚至能听懂我说话?”

    阿勇拍了拍老黑道,“你这小少爷哪里晓得,马最通人性,别说知道你在做什么,说什么,便是你心里头打得什么主意,马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阿勇回过头去问老黑道,“老黑,我说的对不对?”

    那大黑马老黑竟点了点头,鼻子里呼出几声类似于“嗯”的声音。

    周阳听来还真是心惊。

    周阳他们家玉茗茶行在城边上有个大马厩,里头养了十几匹用于拉车运货的马,周阳也骑过其中几匹,却从没发觉马有任何稀奇。

    周阳心想,“得空了我该要到马厩去好好瞧瞧,看看那些马是不是真能通人性。”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