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天平间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周阳回过头来还问阿常道,“你真的是马帮吗?”

    这一次提问,周阳没有在“马帮”后头用上“贼子”二字。www.sthuojia.com

    阿常倒并不在意周阳说话有礼无礼,点点头道,“没错,我是马帮。”

    阿常胆敢如此坦然承认,周阳心下也有些佩服,周阳道,“你敢承认?你不怕我去衙门告发你吗?”

    阿常笑道,“你要是有心去衙门告我,断然不会来质问我,再说我刚才救了你一命,你还去衙门告发我的话,岂不是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吗?”

    阿常这话说到了周阳心坎里了。

    周阳又仔细瞅了瞅阿常说道,“马帮不过区区走足商人,怎么会有这样高强的本事?”

    阿常笑问,“你知道我有什么本事?”

    周阳从怀里掏出之前在栖凤街的墙角里捡起的豌豆粒道,“我看见你在段痞子家宅院里头飞檐走壁,也看见你在栖凤街上手射豌豆,整治官兵,还有你从深井里救我出来,都是高强的本领。”

    阿常之前发现周阳跟踪自己、偷听自己说话,却能彻底瞒过自己,已经大吃一惊,现下见周阳从怀里掏出豌豆粒,又说出自己在城里的行踪作为,阿常越发惊骇,甚至于不敢相信。

    阿常自信自己如今的身手行动,即便是山林里精明的鸟兽也能轻易瞒过,常人更是难以察觉,所以青天白日里,他敢潜入段痞子家宅院查探,数十人眼前,他能以射豌豆粒整治官兵。

    可阿常万万没有料想,自己的行踪作为,居然逃不过一个富家小少爷周阳的眼睛。

    阿常仔细打量了周阳一回,忍不住称赞一句道,“想不到你一个富人家的小少爷,竟长得如此耳聪目明。”

    周阳也没有料想,一个马帮贼子对自己的一句赞许,竟然能令自己由衷欢喜。

    周阳到底是小少爷性子,容易狂妄自大、得寸进尺,听了阿常的赞许,周阳也不再与阿常见外,抬头挺胸地对阿常说道,“你想要小爷我不去告官,替你保守密秘,也不难。你查探赵大果杀人案的时候,必须带上我。”

    阿常没料想周阳会提这样要求,问周阳道,“为什么想要我带上你一起?”

    阿勇也在一旁哼道,“还说没有偷听呢,什么你都知道。”

    周阳道,“赵大果是我家茶行里的活计,我小时候曾在河边遇险,亏得赵大果搭救,我才得保住性命。我心里感激他,不愿他枉送性命,只是我自己无计可施,没办法帮他,我想跟你一起,算是进我一点心意。”

    阿勇一听周阳的话先跳起来道,“哦,原来你是玉茗茶行周顺周大老板家的少爷啊。”

    阿勇又道,“听说这次就是你爸爸出钱贿赂衙门,叫衙门取缔马街,扫荡马帮。”

    周阳哼道,“茶行里面的事,我不大清楚,也并不关心,我只想帮着查案,搭救赵大果,你是与不是马帮,我不会放在心上。”

    阿常看周阳的眼神较先前大不相同。

    阿常早前见周阳与众小子无故寻阿勇的晦气,以为周阳乃是恶霸地痞一流,对周阳心生反感,只因知道阿勇的能耐,应付周阳等小子绰绰有余,所以由着阿勇自己去教训周阳等小子。

    之后周阳与阿勇交手,周阳被阿勇逼急,使出了抓辫子这样下三滥的伎俩,阿常见了,对周阳越发厌恶,只道周阳是个恬不知耻、阴险狡诈的小人。

    可阿常到底心善,即便视周阳为小人之类,见周阳坠井也没有坐视不理,只是救下周阳之后,见周阳只顾盯着自己看,对自己毫无感激,难免心寒,认定周阳无情无义,无可救药,便也不屑于理会周阳。

    直到发现周阳跟踪自己,自己却全然不知,又获悉周阳竟然早已发现了自己在县城内的行踪作为,阿常觉得惊奇,才开始重新审视周阳。

    当下听闻周阳竟也懂得念旧报恩,还想要为救赵大果尽力,阿常细想先后,只觉自己或者误解了这位小少爷,其实这位小少爷本性并不坏,还生得聪明伶俐,而周阳身上自有的一股子邪气其实还蛮对自己胃口。

    这样想来,阿常感觉自己还有几分喜欢上周阳这小少爷。

    阿常想了想,对周阳道,“你要跟我一起,需得答应我,凡事都得听我吩咐,不得任性造次。”

    周阳大喜,嘴上没有什么不肯答应,只是未必把阿常的话记在了心里。

    周阳随马帮阿常和小叫化阿勇一路往城南荒郊去,大黑马老黑自己跑去玩耍。

    阿勇告诉周阳,阿常需要时只需一声口哨,老黑无论身在何处,片刻便能赶到。

    周阳听了心下很是羡慕,暗自盘算要抽空往自己家的马厩,亲自调教一匹远胜那什么老黑老白的马驹。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太平间大门前。

    这太平间位于荒郊野外,人迹罕至之地,看上去自有几分孤零零、阴森森。

    尤其是大门外右手边还矗立有一棵老树,那老树十几丈树高,树身光秃秃,仅仅到了树冠附近才长出五支开叉,当下正值冬季,树杈上什么也没有,乍眼看上去,这树竟如同一只骨瘦嶙峋的人手高高举在空中,而偏西的日头照着那树,投在地上的影子恰好伸到了太平间的门口,竟似是一只利爪把守住太平间大门,让人看来不寒而栗。

    阿常走先,周阳和阿勇跟在后头,跨过门槛,走进太平间。

    眼见这太平间也不过是个寻常小院的模样,并未见有任何异常,周阳心下多少还有些失望。

    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小子听见动静,迎了出来,问阿常道,“你们有什么事?是来认领尸首的吗?”

    阿常拱手行礼,对小子道,“我们不是来认领尸首,另有要事拜访仵作大人,烦劳小哥通禀一声。”

    小子道,“我家师父不在,出活去了。”

    阿常问,“不知仵作大人何时能回来?”

    小子抬头看了看天色道,“去了大半天了,估摸着也该回来了。”

    阿常喜道,“既如此,可否容我们在此等候仵作大人回来。”

    小子瞧了瞧阿常后,指着靠近大门的一间小屋道,“里面有椅子,你们请自便,只是我现下正忙,没空招呼几位茶水,还请见谅。”

    阿常忙道,“不妨,小哥请自便,不怨我们打扰就好。”

    小子准备离去,又回过头来看了看周阳,瞧了瞧阿勇道,“你们好好呆着,可别乱跑乱逛,这里不比别处,要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受了惊吓,可不能怪我。”

    小子说完之后往里走,进了院底的一扇小门。

    阿常领了周阳、阿勇往小屋里面闲坐,等候仵作回来。

    周阳对这太平间,原本存有极大兴趣,可来到这里亲眼一看,这太平间不过一个寻常小院,并无奇异,心下大为失望。

    但刚才一听小子的言语警告,周阳又立即来了精神,心想这小院里面一定藏有些神秘,尤其是院底的那扇小门,周阳料定里面必有别样的精彩。

    周阳想得多,便按耐不住,谎称自己要小便,摆脱了阿常、阿勇从小屋里面逃出来,小心谨慎地向院底的小门探去。

    那小门开在院子底,门未上锁,半敞着,门上的“尸库重地,闲人免进”八个大字十分醒目。

    想来常人见了这八个大字,必定桃之夭夭,唯恐避之不及,可周阳一见八个大字却是兴致高涨,虽也有些惶恐,更多的还是好奇,管不住自己的两条腿,迈步进了小门里面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