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剖尸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进入小门后,见一小院,小院两面是墙,当中是一座二层楼房,周阳知道,“这里必是尸库无疑。www.travelfj.com

    周阳管不住脑子里拼命冒出来的想象,他见识过自家的茶库,茶库里堆放的茶叶,一箱箱,一捆捆,码到库顶上去,看上去实在壮观,于是周阳想象在这尸库里头,尸骨也如同茶叶一般的堆积如山,想到那样的情景,周阳也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然而害怕归害怕,强烈的好奇心还是促使着周阳,朝着尸库蹑手蹑脚地走上去。

    透过尸库大门的一条缝隙,周阳想要往里头看,情景尚未看清,先觉一股腐败恶臭从门缝里透出来。

    周阳五感灵慧,哪里受得住恶臭,立即便大发恶心,赶忙将口鼻捂住,可那股气味似乎挥之不去,始终游窜于周阳脑袋瓜当中。

    周阳也顾不得臭气,又贴上门缝朝尸库里面看去,可惜没看见尸骨如山的景象,仅仅是看见沿墙角边上摆放了七八面门板,每一面门板上躺这一个人,当然,可想而知,那一定是死人。

    这样的场面并不足以吓唬住周阳。

    周阳细看,见尸库里面没有他人,连刚才见到的小子也不在,便轻轻推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周阳顺着把门板上的七八具尸首一一看了个遍。

    走到尸库底上,见那儿有一个小隔间,小隔间里头有一张大床,床上还躺了一具尸首,那尸首一旁摆放了些刀剪针线之类,周阳好奇,便走进小隔间靠到床边细看。

    眼见躺在床上的尸首的脖子被人用刀子剖了开来,暴露出其中的经络,有白的、有黄的,还有红的、紫的,当中又有两根粗大的管子模样的东西,不知道是些什么。

    周阳还是第一次看见人的身体里面,居然有这许许多多的东西,不仅不觉得害怕,反而无比好奇,紧盯尸首开放的脖子,看到了入神,一边看,还一边伸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摸索。

    周阳一连看了有半炷香的功夫,这才直起身来还想看看这小隔间里头还有什么新鲜的,忽见身后站了个人。那人闭着眼睛,耷拉着脑袋,模样如同周围的尸首一般。

    周阳唬了一跳,急忙转过身来,而那人就在周阳转身还没站稳脚的时候,猛一睁眼,一咧嘴,朝着周阳“哇”地喊了一声,吓得周阳倒退了两步,险些坐到了躺在床上那具尸首的身上。

    周阳想起曾经听人说起过,太平间的尸首会诈尸,周阳大骇,赶忙抡起拳头来要与眼前的“僵尸”打架,可稍一定神再看,哪里是什么诈尸,眼前的人分明就是刚才接待他们的那个小子。

    周阳怒道,“大白青天,你干嘛吓唬人。”

    小子笑道,“我先前不是说了吗?别乱跑乱逛,这里不比别处,要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受了惊吓,可不能怪我。”

    小子又一脸调皮地问周阳,“吓着你了吗?”

    周阳不服哼道,“凭你也能吓唬小爷我?”

    小子看了看周阳叹道,“你这小子胆量不小,心肠也不坏,没做过什么亏心事。”

    周阳奇道,“你如何知道我没有做过亏心事?”

    小子道,“岂不闻‘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吗?你有胆量走进这尸库来,更胆敢凑近了看这尸首,被我吓唬居然也一声不吭,可见你是坦坦荡荡的。”

    周阳最喜听人夸赞自己,当下与小子亲近不少,又问那小子道,“难道其他人不是这样吗?”

    小子道,“我在这太平间里十年,见得多了,满口仁义道德的人、浑身珠光宝气的人,却没胆量踏进这尸库半步。”

    周阳道,“或许只是因为胆小而已。”

    小子笑道,“那他们怕什么?”

    周阳道,“怕鬼神喽,外面传说这太平间里面有厉鬼、有僵尸。”

    小子哈哈笑道,“到底何人亲眼见了厉鬼,又有何人亲眼见了僵尸。那衙门公堂上七十二般酷刑他们并不害怕,倒是道听途说的鬼神令他们敬畏不已,说白了,那公堂之上拷问的是他们的作为,而鬼神拷问的是他们的良心。”

    小子一边说,一边将手中一块刚刚清洗干净的白生生的小东西搁在了一边桌子上,周阳很是好奇,伸手将那小东西拿过来仔细端详。

    小子警告周阳道,“当心,那是尸首上取下来的骨头。”

    周阳略有一愣后笑道,“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才不怕呢。”说着还是将那骨头在手中把玩。

    周阳问小子,“这是块什么骨头?”

    小子道,“这是舌骨。”

    说着,小子伸手往躺在床上的尸首那开放的喉咙里指给周阳看道,“就是长在这里的骨头。”

    周阳问,“你把它取出来干什么?”

    小子道,“从这块骨头上,就能看出来,这人是不是被人活活掐死的。”

    周阳惊奇道,“如何看得出来?”

    小子道,“这块骨头长在喉咙里,质地又是软弱,倘若这人是被人活活掐死的话,取出这块舌骨来看,舌骨定然是折断的。”

    周阳看了看手里这块舌骨,十分完整,并无裂纹便道,“这人不是被掐死的。”

    小子点头笑道,“你还不笨嘛。”

    周阳洋洋得意,又仔细看了看躺在床上那具尸首,问小子道,“那眼前这个人,究竟是怎么死的?”

    小子看周阳实在好奇,问周阳道,“你果然想要知道?”

    周阳忙点头。

    小子道,“你胆量不小,敢不敢看我打开这尸首的胸膛?”

    周阳一听,两眼放光,果断回答道,“我敢。”

    小子伸手在尸首胸膛两侧探查一番,然后拿起一把匕首,二话不说,沿着尸首胸膛两侧分别拉了一刀,轻轻用力一揭,便把尸首整一个前胸向下翻了开来。

    饶是周阳也看得心惊胆战,更对小子手头这一番的功夫赞叹不已。

    小子揭开尸首前胸后,指着尸首胸口上一包肉道,“瞧,这就是心”,

    又指着心两旁的两包面糊糊的肉道,“这两个就是肺。”

    小子用匕首将一只肺从尸首胸腔里取了出来,搁在一只磁盘里一挤,只见里头流出来不少混合着泥土沙石,还有些苔藓绿藻之类的水来。

    “看见了吗?”小子对周阳道,“肺里头有不少泥沙、藓藻和水,这人是失足落水,溺死的。”

    周阳见尸首浑身上下湿漉漉,脚上又沾有潭土泥沙,道,“光是瞧瞧这人外表也知道他是落水溺死的啊。”

    小子笑道,“那可不一定,要是他被人掐死以后,才扔进水里去,光从外表可分辨不出来,非要取出舌骨和肺来瞧瞧才能分辨。倘若是被掐死以后才扔进水里的,尸首的舌骨一定是骨折的,肺里面却不会有大量泥沙、藓藻之类。非要是个大活人落入水中,挣扎求救,吸入了塘水后溺死,肺里面才会有这许多泥沙、藓藻。”

    周阳瞪眼听得入神,心下对小子钦佩无比。

    周阳问小子道,“这些都是跟仵作学的吗?你跟仵作学了有多久?”

    小子点头道,“我家境清贫,父母养不活我,想把我卖给人家做奴仆,师父心善,收留我,传我技艺,到如今也有十年了吧。”

    小子想起来问周阳道,“我都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你跟外面两个人来找我师父做什么?”

    周阳自报了家门,正待向小子说分明,忽听有急促脚步声从外面闯进尸库来,又听一小子大声喊道,“阿罗,阿罗,大事不好,师父在祥云街上被一群人围困住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