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残忍的逼供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夜色渐浓,月亮仿佛也不愿意看到这残酷的一幕,悄悄地躲进了云层,只露出半张脸。www.travelfj.com

    夜风劲吹,掀起他们的衣角,猎猎作响。

    秋风萧瑟的夜晚,不远处的乱坟岗不时传来乌鸦“哇哇哇”凄凉的叫声,更是增添了几分寒意。

    萧林,欧阳秋雪、哑叔,三人凶狠的目光透着杀气,也带着不置敌人于死地决不收兵的决绝!

    此情此景,刘一刀感觉寒意更浓,冷汗沿着的双颊流淌,身上的衣服也被冷汗粘连在一起,黏黏糊糊的相当难受。

    萧林双眉紧蹙,脸色铁青,他将柴刀插在腰间,捡起地上的长刀,刀尖在地上一路拖行,顿时划出一道长长的深深的印痕。他像一尊杀气腾腾的杀神,迈着坚定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向敌人逼近。

    他目光如炬,信念坚决,今天不把对手杀死,就再也很难在江湖上扬名立万。

    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今天的结局,就是以牙还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杰作,这一切的事先安排和设计,当然都是出自萧林的手笔。

    “你们先别动手,我跟他之间的恩怨,今晚做一个了结!”萧林吩咐哑叔和欧阳秋雪道。

    这种考虑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他要试一试斩魔十三式的威力,藉此检验一下自己多日来努力练功的成果。

    野兽即便被困住,也会呲牙咧嘴,刘一刀不是野兽,但他比野兽还可怕,尤其是在他以命相搏的时候!一个纵横江湖数十年的一流杀手,如果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手里,传扬出去,岂不是一大笑话!

    至少,他会死不瞑目。

    刘一刀别无选择,决心拼命,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

    萧林率先出手,撩刀式,撩刀式,还是撩刀式!他反反复复地挥刀,收刀;再挥刀,再收刀!寒光闪闪,漫天的刀影,罩向敌人。

    刀光切断刘一刀的退路,他的逃跑之术也不可能再有机会施展开来。只得暗暗运起真气,平地跃起,身体在半空中凌空翻滚,堪堪躲过萧林的攻势。然后自半空中如飞鸟一般落下,借势挥拳狠狠地砸出。若是谁被这一拳砸中,难免脑浆迸裂,血溅当场!

    萧林非常清楚,对手虽然势单力薄,但是论起武功路数和江湖经验,却是少见的高手。尤其是拼起命来,武功发挥得更加出色,又有几人能够挡得住他的锋芒。

    拳头带着呼呼的风声而来,萧林头一偏,拳头擦着头部呼啸而过,劲风扫得面颊生疼。

    萧林躲开猛烈的一拳,撩刀式乘虚而上,不容刘一刀落地站稳,刀锋已到面前。

    刘一刀惊出一身冷汗,慌忙闪避。岂料这一刀乃是虚招,紧接着的一刀才是直击要害。

    萧林又一招“撩刀式”,直奔刘一刀的前胸。

    刘一刀大惊失色,情急之下,只能身体向左侧急转,方才躲过致命的一刀。即便如此,刀锋也削掉了他的半截胡须,飘飘洒洒的胡须,纷纷扬扬地落在地上。

    萧林一招得手,根本不给对手喘息之机,乘机而上,但是这一刀却并不是斩魔十三式上面的功夫撩刀式,而是他从刘一刀身上刚刚学会的一招——”荆轲献图“。这一招本来就是刘一刀的成名绝技,他岂不知道其中蕴藏的威力?

    撩刀式主要是劈、扫、砍,而”荆轲献图“则主要是刺、削、割。两个招式是完全不同的武功路数。萧林现炒现卖,竟然也学得像模像样。

    刘一刀还以为这小子又在玩他的撩刀式,怎料他招式陡变。刘一刀猝不及防,一刀被刺中大腿,刀锋从腿部的另一侧透了出来,顿时血流如注。

    刘一刀忍着剧痛,狠狠一拳,猛击在对方的左胸。萧林距离对方太近,躲闪不及,身体受到重击,顿时不受控制的向后倒飞出去二十多丈,重重的砸在一块石碑上。

    萧林顿时感到天昏地旋,胸口火辣辣的疼痛难忍,后背也被石碑磕得生疼,还好只是皮外伤,只得拄着手里的长刀,咬紧牙关,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欧阳秋雪见状,箭步冲上前来,扶住了萧林。

    “你怎么样了?不要吓我!”刚才可把欧阳秋雪吓坏了,她还以为这下完了,萧林不死既残,没曾想到他还能自己站起来。

    “我没有事,不要担心……”萧林有气无力地说道,身体软软地靠在欧阳秋雪的身上。

    经过刚才的激战,他太累了,恨不得就地躺下,美美的睡上一觉。

    不过这一切,还是奢望,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心中燃烧着的信念驱使他变得坚强!

    见此情形,刘一刀乘机想逃,无奈腿部受伤,酸麻无力,轻功更是施展不了,方才萧林一刀刺穿了他的大腿,应该是伤到了脚筋。因此,他只得慢慢地向前移动,一瘸一拐的,就想逃离现场。

    哑叔一看不好,此人要逃,那以后必将成为心腹大患,不由纵身跃起,身体半空连连翻滚,几个起落,就稳稳当当的落在刘一刀的面前,截住了他的去路。

    刘一刀身受重伤,无力反抗,知道自己死期将至,不由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今天落在你们的手里,老子不心甘。不过既然如此,那就给老子一个痛快!“他想到自己即便不受伤,也不一定是面前这个哑巴的对手,况且以现在的情况,想要逃命也是不太可能。

    哑叔正要出手,却听萧林叫道”且慢动手!“

    他在欧阳秋雪的搀扶下,提着犹自滴着鲜血的长刀,慢慢地走到刘一刀面前,眼睛死死地盯着对方”今晚你如果说出是谁是雇主,小爷一高兴,或许能留你一条狗命!”

    刘一刀冷笑一声,说道“小子,今天算你走运,老子认栽了!但是你要老子说出雇主是谁,却是痴心妄想!”

    萧林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他一字一顿地说“如果你不说,我保证你今天死得很难看。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话吗?我要让你看到自己的喉管被我一刀一刀的切开,然后血流满地的场面。小爷说到做到,不信你可以试试!“

    刘一刀默不作声,索性坐到了地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萧林不由得怒火中烧,他手腕一抖,长刀刺进了刘一刀的伤口,用力地搅动。长刀拔出来时,刀锋上还沾着些许碎肉。

    刘一刀杀猪般的惨嚎,萧林不为所动,依然逼问”你到底说不说?”

    原本以为这如此逼供,一定能够使刘一刀屈服,却没有想到他如此倔强。

    萧林又换了一个地方,长刀毫不容情地割掉了刘一刀的肌腱,伤口的皮肉翻转,露出森森的白骨。刘一刀惨叫不已,凄凉的嚎叫声,在乱坟岗上方久久回荡,让人听了不觉心惊胆战,不寒而栗。

    欧阳秋雪别过身去,不忍看到;哑叔也摇摇头,他们虽然讲惯了江湖上的血腥场面,但是对于这样残忍的逼供,还是第一会碰见。

    面对如此顽固不化的对手,萧林也没有办法了。欧阳秋雪开始在旁边劝说,她不喜欢这样对待敌人,更不喜欢萧林使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在她的心目中,自己心爱的男人一直是一个正直而富有同情心的人。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今晚的萧林与以前想比,判若两人。

    哑叔也在旁边吱吱呜呜地比划,好像是要萧林停止逼供,索性一刀杀了对方。

    萧林坚决地摇摇头,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要是不知道是谁雇人杀我的,那么以后我就会有更大的麻烦!”

    又望了望刘一刀,萧林凶狠的眼神中喷出火来,咬牙切齿地说道“要死还不容易,但是死法有很多种。一种痛快而死,一刀了账;另一种饱受折磨而死,痛彻心扉!如果你不说,小爷我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