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奇怪的道人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萧林在跟欧阳秋雪接触的过程当中,已经获悉她家里的大概住址,不过要想去千里之外的石城去找她,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www.travelfj.com

    除了找到欧阳秋雪,萧林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顺便去一趟天山,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摘到天山雪莲。

    他仔细的看过地图,去天山的途中,要从石城经过。

    同时他还在临走之前留了一封信给马晓天,告诉他自己此行的目的,要他一有向飘飘的消息,就通过驻扎在全国各个地方的丐帮分坛,把消息告诉他。

    为了加快行程,萧林特意买了一匹白马,武器和衣裳也都焕然一新,柴刀顺手带着,作为一种辅助武器。

    如今的萧林从头到脚焕然一新,白色的衣裳,白色的骏马,加上腰挎一把镶嵌着翡翠的腰刀,显得风度翩翩,就像一个气质和财富并重的浊世佳公子。

    萧林扬鞭催马,很快就到了平洲地界。

    眼看着天色已晚,他觉得在这里住一宿,明天一大早赶路。

    白马来到一个客栈旁边,萧林刚要进去,里面就出来一个店小二,问道“敢问来的可是萧少侠?”

    萧林大吃一惊“你认识我?”

    其实萧林从来没有来过平洲,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更没有亲朋故旧。他是怎么知道我姓萧的呢?

    看到萧林很惊讶,店小二解释道“萧少侠,刚刚您的朋友已经帮您把定好了天字一号的房间,你直接上去就是了,小人帮您把白马牵到后院喂食。”

    萧林只得把手中的缰绳给他,然后进到店内。

    掌柜的正在柜台上算账,连忙放下手中的账本,迎了上来“萧少侠,您的房间在楼上,请随我来。”

    萧林跟着掌柜的上了楼,在天字号房间住了下来。

    吃过晚饭,萧林和衣而卧,躺在床上还在想着今天发生的奇怪的事情,他很纳闷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帮我把食宿都安排好了,而且已经付过账了,天底下真有这样的好人?

    唉,由他去吧。萧林顾不上许多,他拿出斩魔十三式开始修炼第三式。

    斩魔十三式的第三式是斩鬼式,要求练习者身法飘逸,围绕着敌人滴溜溜的转悠,先攻出九招,但都是虚招。趁敌人眼花缭乱之际,摸不清头脑之时,陡然亮出杀招,在第十招的时候,出其不意的攻向敌人下盘,斩断对手的双腿。

    斩鬼式招式狠辣,变化多端,一式演变成二式、三式、四式……甚至更多的招式。要求练习者在变化之中,在快速的移动之中,找出敌人的破绽,然后达到一招制敌的目的。

    由于住在客栈之中,萧林怕惊动了别人,因此在练习过程中,只是轻轻挥刀,慢慢比划,学习里面的斩鬼式的招式要点。如此反反复复的练习,直到熟练掌握为止。

    ……

    初冬季节,太阳刚刚升起。

    杂芜的荒草当中,一条古道笔直的向远方延伸。

    一个身穿灰色道袍的老道,银须白发,飘飘如仙。他泰然自若的坐在古道中间,身前摆放着一把古琴,展开双臂,轻抚古琴。

    激昂的琴声之中,充满浓浓的杀气,久久的在古道的上空回荡。

    一曲终了,歇了一会,老道自言自语的说道“自古杀气过重,总是自损阴德。奈何世上之人,终究没有将俗世之事,彻底悟透。可叹可悲啊!”

    接着,他又开始弹奏古琴,曲声陡变,满满的杀气顿时消失。琴声变得悦耳动听,悠扬而又婉转,如淙淙流水缓缓流淌……

    萧林骑着白马,一眨眼功夫就来到老道的面前。

    看见有人挡路,他连忙下马,向老者深施一礼,朗声说道“敢问道长,为何在古道之中抚琴,可否让一让路,在下也好过去。”

    老道不理不睬,依然抚琴。

    萧林纳闷,这老头怎么回事,跟我过不去?不过他还是没有动怒。心想可能是老头耳背,没有听到吧。

    于是又大声说道“道长,在下急于赶路,还请方便一下,让开道来!”

    老道这才慢慢悠悠的说道“人生匆匆,如同过客。你既然来了,又何必着急离去。走就是留,留就是走。何妨听听老道抚琴一曲,曲终人散,方才离去,又何尝不是人生的一件美事呢?”

    萧林不觉哑然失笑,这道人说话颠三倒四,都不知道他在唠叨什么。他本想侧身过去,但是古道狭窄,容不得他一人一马通过,如今碰上这么一个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成的老道人,也是无计可施。只得站在一旁,继续听老道抚琴。

    道人瞟了萧林一眼,看着他那副焦灼的样子,哈哈大笑。说道“如果你再听一曲,老道担保你不肯走,甚至赶都赶不走了!”

    萧林一听这话,急了“哎,我说道长,什么曲子比我赶路还要重要,竟然可以让我主动留下,我看你是闲着没有事做,故意找茬!”

    老道摇摇头,叹道“不是其中人,不解其中味!年轻人,你就不要着急上火。这一首曲子,世上还没有人能够挡得住它的诱惑,足见不同凡响啊……”

    说着,老道继续抚琴。

    萧林只得耐心的听着,慢慢的,他发现这首曲子非常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他想起来了,那天晚上他正要杀掉刘一刀,然后听到这首曲子,莫名其妙的睡着了。

    莫非这个老道跟刘一刀就是一伙?萧林想到这里,“唰”的一声,拔出腰刀,喝道“不要弹了,刘一刀何在,赶快叫他出来受死!”

    老道停止了弹奏,笑眯眯的望着萧林“老道就说嘛,你听了此曲,肯定不愿意离开。怎么样,让老道说中了吧。”

    萧林怒道“你跟刘一刀到底什么关系,为何那天晚上要暗算于我,偷偷把他救走?”

    老道笑道“什么刘一刀,什么把人救走。真是莫名其妙,老道在此抚琴,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萧林怒气更盛,腰刀闪着寒光,向老道劈去。

    老道不慌不忙,轻轻一挥道袍。萧林顿时感觉到一股的气流向自己冲撞过来,他身体连忙平地跃起,身后的白马竟然被那股气裹挟着倒飞出去,撞在古道旁边的一颗大树上,重重的跌落到地上,白马哀哀的发出嘶鸣。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