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1章 腰佩雕弓汉射声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随着城门缓缓关闭,粗重的木棍从内将其撑起,意味着西霆障东门彻底封死了。

    而任弘则“带伤上阵”,含着泪重新活蹦乱跳起来,已带着刚到的赵汉儿,以及五百亲卫、募兵组成的铁蹄骑从出了门去,与刚渡过湟水来支援的两千余小月氏义从骑汇合。

    金赏带着长安来的三千中央军守于内,任弘则带着杂牌军和义从胡,组成三千骑的外援,游弋在西霆塞附近的黄土台地上,以牵制羌人兵力,使其不能全力进攻城障。

    毕竟城障刚刚修成,容不下太多人,将灵活机动的令居募骑当守城民夫用也是极大的浪费,至于小月氏人……还是留在外面让任弘直接号令着更让人安心。

    除此之外,任弘主动与金赏商定如此应战,也有自己的私心,他没有说破,倒是韩敢当刚出来,就憋不住,对刚来不明真相的赵汉儿吐诉起来。

    “方才出城时,你瞧见那中郎将长史任宣,以及北军吏士看吾等的眼神没?”

    韩敢当憋着火:“就像在看一群逃兵!”

    在修筑西霆障的这段日子里,若非任弘约束着,暴脾气的韩敢当,早就带着同样不好惹的令居士卒,跟金赏手下的北军赤膊而战了。

    至于原因嘛,若说北军是大汉的中央军,金城郡兵是晋绥军,那护羌校尉麾下的令居募兵就是……游击队?总之在北军眼里,令居募骑和小月氏差不多。

    将他们放一处同吃同住两个月,没火并已是奇迹了。

    即便令居募骑跟着大名鼎鼎的西安侯,在浩门水之战里赢得大捷,但北军却认为,那是羌人太弱,外加马蹄铁的功劳,他们在背地里原话是这么说的:

    “有良将为帅,对上羌虏,带群狗上阵都能赢。”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北军那群以六郡、三河良家子为主的士卒,甚至连他们的主官,堂堂列侯,从来没有战阵经验的奉车都尉金赏都看不起,经常自诩:“换条狗带着吾等,也能常胜不败。”

    北军的战史确实丰厚,早在一百多年前,太尉周勃带着他们平定吕氏之乱,从那以后,南军坐了冷板凳,而北军成了中央军代名词。后来,太尉周亚夫率部平定“吴、楚七国之乱”,北军曾以主力参战,并获大胜。

    汉武帝时多次以北军八校为核心组建远征匈奴的大军,巫蛊之乱里,不算任安这小插曲的话,北军大多数人又站对了队伍。

    如今的大汉很倚重这支军队,作为天子亲军,每一个北军士卒,都是曾在边塞当过一年兵的老卒选出的,所以兵将素质较好。训练严格,装备精良,战斗力极强,几乎人人着甲,手持铁制的长铍和长矛,腰持精铁环首刀,强弩是标配,导致韩敢当一边对赵汉儿骂着北军的傲慢,又止不住羡慕他们的装备。

    和平时期,北军八校保卫长安,只要有征战之事,他们就会在出征之列。常从将军出征,或西北击羌胡,或南下定夷乱,成了鼎鼎大名的一支王牌野战军,再有“王师”的光环加持,不傲慢都难。

    这大概是天底下最难带的一支军队了,金赏没过硬的功勋和本领,再加上谁也不得罪的好脾气,在军中看来确实“软弱”,反被鄙夷。这批北军士卒,其实是射声校尉长史任宣在管事,听说他与霍光之子霍禹走得很近,也是个“霍家人”。

    虽然任宣表面上对任弘客客气气,但任弘能感觉出来,这个不是本家的同姓军官,对他的功绩不以为然,对底下人愈演愈烈的派系歧视也视而不见,甚至推波助澜。

    “搬运石头,拌黄泥筑墙等累人的活,北军总想使唤吾等做,种田时也懒洋洋不想卖力,说什么金城的地金城人种,他们为何不说金城的米金城人才能吃?”

    韩敢当很喜欢金城人的脾性,早就与他们打成了一片,亏得被任弘三令五申不得滋事,否则定要为其出气。

    幸好任弘名头比较大,还打了胜仗,粮官不敢克扣物资,金赏也同意两军在吃住上同等待遇,这才省去了很多冲突。

    加上赵充国就是令居人,故北军也不敢对后将军的小老乡们欺负太甚,但心里也股傲慢,却是掩藏不住的。

    “省着点力气吧,别抱怨了。”

    任弘听到了韩敢当的埋怨,想到自己先前还笑羌人一盘散沙,其实汉军也好不到哪去,连前线军队里,都派系斗争严重,地域歧视到哪都有,关西关东老恩怨,关西里也分三辅、凉州,凉州里各个郡又有鄙视链,真叫人头疼,便斥责韩敢当道:

    “你也是老行伍了,难道还不懂得,军中的一切暗地里的比拼,最终都要在战场上才能见真章?确实,若汝等在障中,恐怕会被那任宣安排递送弩矢石块,连墙都没机会上,可现在,汝等却有了与之同场竞技的机会。”

    他们已经登上了西霆障附近的红石崖,占据了制高点,能看到浩浩荡荡的羌人正朝西霆障涌来,似能轻易将这座还没彻底完工的小要塞淹没。

    “羌人约有两万,吾等只要能牵制一万,使其不能专心攻城,西霆塞便能轻松守住。”

    任弘捏着马鞭指点下方,对手下们预测战局:“初战时,强弓劲弩守要害之处,那是城内北军射声营的专长、而辛武贤和带着北军越骑营的赵卬接到我急报后,已过湟峡,天黑之前能加入战场,到时候羌人必撤,追亡逐北,拖住羌虏,就要靠吾等的铁骑了。”

    虽然任弘也说不准他派去游说诸羌反正的龙耶干芒是否成功了。

    众人听罢,跃跃欲试,这两个月他们确实受够北军的气了,得在此叫他们好好见识见识,河湟之虎手下的“金城虎骑”不是浪得虚名。

    任弘道:“别的我不能保证,事后斩首绝对比射声营的士卒多便是了,届时彼辈再讥讽汝等,便数着各自砍下的羌人头颅,骂回去!实打实的功绩在,看彼辈还有何好说的。”

    “君侯说得有道理。”

    赵汉儿拍了拍韩敢当:“老韩,我这新弓尚未射杀过人,你我也比比?”

    话虽如此,但在旁牵制的骑兵不可能直接冲入两万羌人中,按照事先说好的,等城中举旗为号,再发动内外夹击,任弘只先开启了观战模式,远远看着西霆障的攻防战。

    ……

    “咚咚咚,咚咚咚。”

    戴着猴皮帽,敲着单面羊皮鼓,一边行走一边舞动歌唱,这便是羌人巫师“释比”的标准装扮。

    用羊皮为鼓,是因为羊吃了白石,大概是盐块,故因恨羊,剖其皮为鼓敲之。以猕猴皮为帽,则是因为在羌人危难时猕猴舍身,让他们食用渡过难关,故将其皮制作成帽子永远戴在头上以示尊敬,永远供奉。

    至于为何是单面鼓,又有传说,昔日至高无上的天神木比塔从凡间归来的女儿口中,得知凡间仍有不少伤风化的习俗和危害人畜的鬼怪,便派天神几波尔勒下界整治。几波尔勒因劳累睡过了头,致使两面鼓的一面受损,只有一面可用。

    龙耶干芒很久以前便听说过,想要成为一位释比,不但要拜师,还得经过艰难的考验,最难的一关是,需得须以一刀自右颊插于口中,然后再以一针插入左颊,针头悬一杉木小旗,至仪式结束,应试者如能保证滴血不流,才算成功通过,成为一名释比。

    猴皮帽羊皮鼓能造假,但右颊的刀疤却做不得假,羌人有不成文的规矩,部落争夺河谷的战争里,也不能杀害释比,因为他们是传承史诗的智者,也是释法术的巫医。

    眼下,龙耶干芒便跟在烧当后面,从人缝里死死盯着自己的仇人:先零羌的大豪杨玉,正是他灭了龙耶部,将自己卖作奴隶。

    此刻的杨玉,正跪在整个河湟最德高望重的释比面前,释比已让人在地上用松柏木生起了一圈大篝火,木头噼里啪啦,松脂滋滋作响。

    然后释比接过了杨玉献上的羌剑,在篝火中烧灼,等取出来时,原来乌黑的剑已经变得通红发亮,老释比念了会咒语,竟将烧红的铁剑举到嘴边,伸出舌头,在铁铧上飞快地舔了一下!

    “嗞嗞嗞”的声响从嘴边传了出来,看得众人心惊肉跳,释比却面无惧色,神态自如。

    而后就将一碗水从灼热的剑尖上倒下,起了白雾,碗里多了滚烫的水。

    释比喝了水,在杨玉、犹非和一众需要打前锋,羌人武士面前喷了他们一头一脸!

    按照说法,这样就能得到天神庇护,刀箭不入了。

    到底入不入,并不难证伪,一试便知,但偏偏羌人就和后世义和团大师兄一般,对此信之不疑,或者说,不能不信。

    除了迷信于自己的神明和祖先,寄希望于神迹外,羌人还有什么是能拿出来和汉人斗的呢?

    甲兵不如人口不如战术不如。

    能拿得出手的,不就一条不怕死的歹命么?

    篝火熊熊,羊皮鼓咚咚作响,像是他们又害怕又无畏的心跳,像是羌人上千年的迁徙,挣扎,困顿。

    他们永远也想不明白,汉地不是很大了么,为何非要来这小小的河湟争夺最后一片沃土呢?他们一直逃啊逃,最后前方只剩下雪域高原,再无可去之处了。

    河湟内部诸羌弱肉强食,这硕大世界,万千邦族,又何尝不是强食弱肉。

    “鲜血洒满大雪山!”

    “鲜血洒满大雪山!”

    伴随着一阵阵疯狂的吼叫,被释比施加了法术,相信自己已经刀剑不入的羌人武士们,索性连甲都扔了。反正他们的父辈已经试过了,这些玩意根本防不住汉人的劲弩,与其相信甲胄,还不如相信跑得飞快的双腿。

    他们握紧武器,踩在刚被汉人撒了麦种和青稞的柔软田地上,一步步朝西霆塞走去,而后在向东流淌的湟水哗啦伴奏下,小跑,狂奔,就这样不着寸甲,朝西霆障发起了冲锋!

    如同一群黄羊,被逼到了绝境时,转过身,低下头,藏起惊惶的眼睛,只将自己那不算锋利甚至有些笨拙的角,对准紧追不舍的猎人,一头顶了过去!

    ……

    西霆城头的金赏没见过这种飞蛾扑火般的场面,有些发愣,但北军射声营的长史任宣,却很镇定地指挥开来。

    “彀者,准备大黄弩!”

    西墙之上,安放着三十架汉军中射程最远的武器,大黄弩。

    此弩为石石弩,三百公斤的拉力必须两人合力方能操作,加上有些笨重,常作为城头攻防之器,除非是李广那样单兵怪物,才能在马上轮着单独发弩。

    当自信“刀箭不入”的上千先零羌前锋冲出了农田,来到距离西霆城还有三百多步的距离时,最先迎接他们的,便是一支支破空而出的粗弩矢,中者都如同被炮弹打中,贯胸穿腹而死,有两个倒霉的还被穿了串。

    虽然看着很吓人,好在命中率也很感人,但更可怖的事来了,因为城头的巨弩竟是连发三矢!

    射声,冥冥中闻声则中之,因以名也。

    作为大汉最精锐的远射部队,任宣带来的大黄弩,还有几架是射声校尉才拥有的神秘武器“大黄参连弩”。每次击发之后,弩自动钩弦杆,将匣内的箭矢上膛,同时“牙”与“悬刀”恢复原位,可连续发三矢!

    上个月,任弘看到这恐怖的兵器被运到西霆障,心中一阵无语,帮守军开点挂的心思,顿时没了。

    和羌人那些简单的弓矢、飞石相比,汉军的装备已经有代差了,锦上添花这种事,没必要。

    羌人受到了这轮可怖的打击,虽然死亡不多,但不少年轻的羌人,没经历过三十多年前的战争,都吓懵在原地。但其余人,却乘着大黄弩射出一轮后上弦极慢的弱点,冲到了两百步内。

    掌握大黄弩的,是射声营中一支名为“彀者”的部队,所谓“彀”就是弓弩持满之意,正所谓羿之教人射,必志于彀。彀者曲的兵卒个个人高马大,都能开六石强弩,正是两百步内收割性命的利器。

    而当一个羌人小豪不断大声给部众鼓劲,举着盾,带他们顶着六石弩落下的箭雨,扛着松木梯跑到百步左右时,自己却被一支无声无息的箭射中要害,猛地惯倒在地上,脖子扎着一根羽箭。

    射箭的是射声营的又一支精锐,名为“迹射”,言能寻迹而射取之也,能入射声营的,都是秋日试射演习的优异者,而射声校尉再对这群人精挑细选,选出了最善射的一批,或精通箭,或精通弩。

    迹射之士对标的对手,便是匈奴的“射雕者”,个个都能在百人之中,取其小帅酋长首级,也不知较之赵汉儿孰强孰弱。

    在这些持续的远程打击下,仍有大半羌人毫发无损地冲到城墙下,可等待他们的,除了轮番往下激射的弩矢外,还有抛下的石块,松木梯刚搭上去就被推下,戈矛剑戟伸出来乱捣。

    即便有侥幸登上城头的羌人武士,就会发现,在上面等着他们的,是一群站在彀者、射声背后的重甲士,身披铁甲胄,唯独手臂是皮的,方便端弩瞄准。

    可他们脚边,又放着盾牌和环首刀,没人上来时客串弩兵,有人来时将弩一放,抽刀持盾就顶了上去。

    此乃“佽(ci)飞”,取的是春秋时期,入水杀蛟的勇士之名,正所谓“不以腐肉朽骨而弃剑者,其次非之谓乎”,说白了就是假装弓弩材官的重甲环刀手。

    能躲过大黄弩贯胸,六石弩取命,冲到最后的羌人,发现自己的刀刃伤不了眼前的重甲士分毫,然后便被佽飞武士捅死,倒在不算高的城墙上,鲜血没有洒满大雪山,却渗入了石墙的缝隙里。

    短短半刻,羌人死伤数百,城头的北军却只有一两个倒霉蛋受伤。

    这简直是单方面的屠杀,黄羊再勇敢,冲得再猛,也敌不过真正的尖牙利爪。

    可羌人毕竟人多,而城内三千人,也不尽是射声精锐,很快,在杨玉的指挥下,已试探过西霆城的羌人开始一拥而上,试图从东墙、南墙破城,唯独没走濒临水边的北墙。

    羌俗耻病死,每病临困,辄以刃自刺,而以战死为荣耀。

    狠起来自己都捅,何况别人?他们前赴后继,这场面,真如迁徙的角马群,毫不犹豫地跃下深涧,一个踩着一个,跃了上去。

    连远远眺望的任弘,面对这群不算强者的敌人,都感到了一种悲壮之感。

    羌人的悍勇确实远超想象,起码气势是足的,若是加上巧妙的战术,在冷兵器时代,有时候高昂的士气,还真足以追赶装备的不足。

    任宣和北军虽然有些中央军的傲气,却并没有盲目自大,当面临三面围攻时,他还是请金赏派人举起了城中烽燧上的赤黄旗,摇晃了三次。

    这是信号,眼尖的赵汉儿立刻禀报了任弘,已旁观了半响,让坐下马儿吃饱豆子的任护羌这才收回目光,让韩敢当同样举旗回应。

    城中的旗帜再动,指向了南墙,这是请任弘他们进攻正围南墙的羌人,解一面之困。

    “走罢,轮到吾等上阵了。”

    任弘将笨重的铁鞮瞀罩到头上,如同一位骑士手持环刀触了触额头,又拍拍萝卜,回头看向观战许久,早已按捺不住的骑从,相比于装备单薄,甲兵落后的羌人,汉兵,才是强者。

    任弘深知这场决战里,没有冰河取巧,没有突然袭击的便利,敌人是己方近十倍,自己恐怕不能再如上次那样,白刃而出,不但穿上了厚厚的甲胄,装备了最锋利的百炼环刀,还给萝卜制办了一套“当胸”。

    当然不是胸罩,而是熟皮制的甲骑具装,分别保护马颈和身体,颜色髹漆成了虎皮的黑黄条纹,格外醒目!

    此物在北军里的越骑营多有装备,只是价格昂贵,非富家子弟置办不起,这两个月里,见任弘如此,有条件的募骑也纷纷效仿,或发挥动手能力,自己买革制备。

    河曲马本就高大,驾驭皮质具装不在话下,当骑从们跟着跃动起来时,黑黄花纹直晃人眼。

    远远看去,还真如一群虎骑,在“河湟之虎”带领中下了红石崖,朝羌人扑去。

    “猛虎,下山了!”

    ……

    ps:今天只有一个大章。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