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我看谁敢动她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在唐曼曼被送进手术室后,医院的整层楼便被封锁了。除了医生和护士之外,其他人一缕不准出入。

    整个急救过程,计深年只闭目靠在墙上,俊美的面容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宛如一尊雕工精致的雕像一样。

    手术室的灯熄灭,李秘书刚想出声提醒,计深年便若有所感的睁开了眼睛。

    “手术顺利,计夫人没有大碍了。”医生摘掉口罩,疲惫的叹了口气,“只是,需要卧床静养一段时间。”

    计深年紧绷的双肩缓缓的垂了下来。

    “谢谢您。”李秘书礼貌道谢,又询问了一些相关事宜,便跟着医生走了,将空间留给计深年和唐曼曼。

    病房安静非常,甚至隐约能听到吊针中液体滴落的声音。唐曼曼窝在白色的杯子中,苍白的小脸显得脆弱无比,反复轻轻一碰就会碎掉一般。

    计深年拉开椅子,在病床边坐下,静静的看着病床上的人。他的手还在颤抖着,皮肤上仿佛还残留着唐曼曼身上那冰冷的触感。

    长眉聚拢,计深年闭上眼睛,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他冲进杂物间是看到唐曼曼时的心情。

    他生来就是天之骄子,父母恩爱,学业有成,及时是经营计氏这样的公司,也并没有过什么困难。

    从小到大,除了得知母亲患病的时候他有惊慌过之外,他再没在其他的时候产生过这种情绪。

    然而……今天,他感受到了。

    病床上传来轻微的响动,计深年立刻睁眼,对上唐曼曼还有些恍惚的视线。

    “这里是……”唐曼曼撑着床想起身,不小心碰到手臂上的伤口,失了力气。

    一旁的计深年大手一伸,便稳稳的接住了她,帮她垫好枕头,又将床头调到适合的高度。做完这一切,将她安置好之后,才轻声的开口,“这里是医院,你刚刚做完手术。”

    “手术!我们的孩子!”唐曼曼赶紧摸自己的肚子,想确认孩子的存在。

    摸到小腹处的微微凸起后,她悬在半空中的心才落了下来。

    “孩子没事。”计深年自然的握住她放在小腹处的手,和她一起感受着孩子,“不亏是我计深年的孩子,很坚强。”

    唐曼曼有些诧异的抬头,计深年虽然一直对她都很好,但是从未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过话。

    她隐隐的觉得,眼前的男人同平时有些不太一样,可具体不一样在什么地方,却又说不出来。

    “你也很勇敢。”计深年也不躲避她的目光,任由她打量,揉了揉她的脑袋,“一直坚持到我赶到。”

    唐曼曼大着胆子摸了摸计深年的手背,又悄悄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温度正常,他们两谁都没有发烧。

    “计深年……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男人不但没有向之前那么凶她,居然还夸奖她?

    “嗯?”计深年目光称得上柔和的看着她,可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唐曼曼愣是没将后半句话说出来。

    “还有半个小时,今天就结束了。”计深年突然指了一下腕表,“没什么其他想和我说的吗?”

    已经这么晚了吗?唐曼曼心中嘀咕,之前她和路尧周旋的时候蛋糕被丢在了杂物间。看来,今天她只能向计深年说声“生日快乐”了。

    至于礼物,以后再补上吧。

    她这样想着,刚要开口,就见计深年变魔术一样从身后拎出一个她再熟悉不顾过的盒子。

    “你这是什么表情?”计深年一边打开盒子,一边挑眉,“不是你让我带上的吗?”

    经男人一提醒,唐曼曼才想起自己昏迷前的说的话,一时有些脸热。

    盒子里的蛋糕已经被撞的看不出原本的形状了,只从最上面一层勉强能分辨出“计深年”三个字。

    “……”唐曼曼沉默几秒,懊恼的按了按自己的脑袋。她还不如就让这蛋糕安安静静的躺在杂物间。

    “你干什么?”看着男人一脸如常的撕开蜡烛的包装袋,唐曼曼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吹蜡烛。”计深年从善如流的回答,三两下将蜡烛插好点燃,然后将蛋糕举到两人面前,“过生日,总要吹蜡烛不是吗?”

    “现在还有些时间……不然去外面的便利店重新买一块……”唐曼曼不死心的提议。

    “不用。”计深年拒绝的也十分爽快,“就用这个。”说完,拉过唐曼曼的手让她一起端着蛋糕,然后便闭上了眼睛。

    橘色的烛光下,男人的浓密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排整齐且温暖的影子,看的唐曼曼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好了。”计深年睁眼,将蜡烛吹灭,“现在,可以吃蛋糕了”

    他将叉子递给唐曼曼,然后双手接过蛋糕,便不再动作,只抬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唐曼曼,“……”这是什么意思?

    “还愣着做什么?”计深年扬眉催促,“蛋糕不是做给我吃的?”

    “是……”唐曼曼咬咬牙,认命的叉了一块蛋糕,抖着手递到计深年的唇边。

    看着男人吃下蛋糕的时间变得无比漫长,唐曼曼不自觉的盯紧对方的表情,“味道……怎么样?”

    虽然蛋糕被撞的彻底毁了,但是味道应该还不错吧。毕竟,她的蛋糕是得到福利院的孩子们一致好评的。

    计深年没答话,又冲她扬了扬眉,无声的催促。两人在沉默中,一个喂,一个吃,将整个蛋糕全都解决了。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唐曼曼向计深年道了一声“生日快乐”。

    当天晚上,计深年没有回家,留在病房陪了唐曼曼一整夜。翌日,唐曼曼是被走廊上的动静吵醒的。

    病房里已经不见了计深年的身影,她刚从床.上起来,病房门就被人从外面粗鲁的打开。

    杜清欢架着大墨镜,在保镖的保护下一路当先穿过了那些企图将她拦下的医护人员。

    “多少钱,你愿意打掉孩子,从计深年的身边消失。”杜清欢从包里抽出一本支票簿,手里捏着镶满宝石的签字笔,隔着墨镜嘲讽的挑眉,“报个数。”

    昨晚她从唐念轻处得知唐曼曼怀孕后,连夜做了调查。她终于明白唐曼曼和计深年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初在酒店里,要不是唐曼曼横插一脚,搅合了她的好事,现在怀了计深年孩子的人就该是她杜清欢了。

    “除了钱,我还可以送你出国。”杜清欢高傲的扬了扬下颚,“或者其他的条件,只要你开出来,我杜家都能满足你。”

    虽然她丢失了一个好机会,但是没关系。

    只要计深年不是喜欢上了这个唐曼曼,她就有的是机会。

    等她处理了唐曼曼肚子里的孩子,之后她再向计深年服个软,凭借着她的身份和样貌,计深年迟早会明白,这个世界上只有她能配得上他。

    唐曼曼缓缓敛下面上的表情,看着杜清欢的目光有些冷。

    “说话!”见她久久不答,杜清欢不耐烦的催促,讽刺的冷哼一声,“也是,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好不容易攀上深年这样的男人,就指望着肚子里的孩子狠狠的赚上一笔。”

    “让你随便开条件,你肯定得好好的想想。”

    “没关系。”杜清欢撤下一张空白支票,签上自己的名字,放在一旁的桌上,“金额你随便填,至于其他的条件,想好了就告诉我的助理。”

    说完,便转身离开。

    “等等。”一直沉默的唐曼曼突然开口,“杜小姐,你这是在小瞧计深年吗?”

    “什么意思?”杜清欢不悦的摘下墨镜。

    唐曼曼拿起桌上的支票,只看了一眼,便将其撕成了碎片,冷冷的说,“不然的话,你怎么会认为,你能答应我的条件,计深年做不到?”

    “同样是将孩子作为筹码。”唐曼曼坦然直视着杜清欢惊讶的快要从眼眶中瞪出来的眼睛,“我相信计深年愿意为我做任何的事情。”

    “你……你说什么?”杜清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正大光明的拿孩子当筹码……”

    “彼此彼此,我也没见过像杜小姐这样骄纵不分清风皂白就冤枉人的女人。”唐曼曼不急不慢的回击。

    换做平时,她绝不会这样和人说话。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

    杜清欢一出现就踩了她的忌讳,之前对方便让人绑过她一次,她再给对方留面子,那就真是蠢了。

    “你说什么?”杜清欢倒吸一口冷气,气的狂扇疯,“你们,给我狠狠扇她的耳光!我倒要看看,她这张嘴有多能说。”

    站在门边的保镖犹豫的互看了一眼。

    “没听到我的命令吗?”杜清欢尖声催促,“给我打她,狠狠的打,不然你们今天就全都自己辞职滚蛋。”

    杜清欢尖锐的声音响彻病房。

    “我看谁敢动她。”计深年推门而入,裹着一身寒意,杜清欢被激的打了个冷颤,喉咙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捏住了一样,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