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曼陀罗花开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天空阴沉的令人害怕,大片的乌云积聚在金家村的上空,灰蒙蒙的,久久不散。

  金家村是大漠国边缘的一个小山村,零零落落的住了几家人家,几乎全部都以打猎为生。

  “孩子她妈,你要坚持住啊,我这就去给你找接生婆”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樵夫,面色黝黑,憨厚老实,现在已经是三九寒天,身上却只是一件单薄的粗布麻衣,一看就是一个乡村中常见的野生汉子,壮实,憨厚。

  还算敞亮的两间砖肧房,屋顶凌乱的盖了一些茅草,以阻挡寒风的侵袭,在房间中唯一的土炕上,一件满是补丁的粗布棉被紧紧的盖了一位孕妇,孕妇的面色蜡黄,冷汗一阵阵的渗出,面部表情扭曲着,仿佛极端的痛苦。

  土炕下一个只有两岁多的小牙孩躺在破烂的摇篮中,摇晃着小手,两只黑漆漆的大眼睛充满了兴味的望着这个世界。

  “孩子他爹,外面要下雪了,还是不要去了,连这下了三天三夜的雪,山上路滑”忍住阵阵的阵痛,妇人勉强转动了一下头颅,转眼望着披好斗笠想要出门去的丈夫。

  “不怕,这山路我已经走习惯了,你还是好好的歇着,等着我回来”男人披上遮挡风雪的斗笠,深情的回头望一眼心爱的妻子,打开了茅草的门帘,又立即的关上。

  房间中还是禁不住灌进来一阵冷风,像刀子割在脸上一样的冷冽,妇人被冷风灌了一口,禁不住捂住胸口咳嗽了两口。

  “哇哇”冷风吹在了小牙孩那白皙红润的小脸上,小孩禁不住吃痛,痛哭出声。

  “乖哦,不要哭,你爹一会就会回来”强忍着阵痛,夫人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只能看着小牙孩哭的一阵一阵,小脸都皱了,最后渐渐的抽泣着,陷入了沉睡。

  轻轻的叹一口气,妇人的心逐渐的安慰了许多,但是一瞬间,一股撕裂般的疼痛让她禁不住喊了出来:“啊好痛不行了,孩子要出世了”她的十指用力的抓着早已经是破败不堪的棉被,但是一阵阵的疼痛还是吞没了她的理智,让她禁不住高喊出声,小牙孩于是被惊醒,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救命啊,快点来人啊,疼死我了”妇人大声的高喊着,身体传来一阵阵的锥心的疼痛,几乎令她昏厥过去,可是她明白,现在家中没有一个可以照顾她的人,丈夫又出外寻找接生婆没有回来,她一定要挺住,至少等丈夫回来。

  深深的吸一口气,呼一口气,毕竟是生过了一个孩子,妇人的经验还算是丰富,慢慢的,那阵撕心裂肺的疼痛逐渐的有了缓解,妇人禁不住轻轻的松了一口气,转动脑袋焦急的望着稻草做的门帘,虽然隔着厚厚的门帘,什么都看不见,但是至少安心,很快,她的丈夫就会带着接生婆到来。

  面上微微的有了一丝丝的笑容,妇人用双手缓缓的抚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希望这个是男孩,那么金家就有后了

  嘴边噙着幸福的笑懿,但是很快,她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因为远远的她似乎听到了丈夫惊呼的声音,紧接着,一阵湍急的脚步声涌向了她的小屋。

  “金大嫂,不好了,金大哥她从山上摔下去了”伴随着惊喊声,来人是妇人的相隔最近的邻居小牛。

  “小牛,你你说什么”肚子又痛了,似乎比上次还要痛上许多,紧接着,妇人感觉身下流出了一些滚烫的液体,不好,羊水破了。

  “啊好痛小牛兄弟,你刚才说什么”心中放心不下丈夫,可是撕心裂肺的疼痛淹没了她的理智,她赤红着双眼,双手紧紧的攥着早已经是破败不堪的棉被,人几乎要昏厥过去。

  “金大嫂,你还能坚持吗金大哥他从山上摔下来,成了一个血葫芦呜呜”小牛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从没有见过那么凄惨的场面,因此也顾不上妇人怀有身孕,将所见到的脱口说了出来。

  “啊”闷哼一声,妇人生生的晕了过去,破旧的棉被被鲜红的血光濡湿。

  “金大嫂”小牛惊喊一声,这才明白房间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有禁忌,女人生孩子男人不得靠近,小牛赶紧退了出去,将那接生婆请了进来。

  “哇”一声婴儿的啼哭,拨开了天际的愁云白雪,乌云竟然散去,许久不见的阳光露出了小脸。

  妇人小屋前的野地上,猛然生出了大片的金色曼陀罗,一支支的开的鲜艳,在傲然的风雪中格外的引人注目。

  “恭喜妹子,是一个千金”接生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话虽说的喜庆,但是面上可没有一丝兴奋之色,因为刚刚,她经历了一番生死,如果不是男人将她拉了一把,恐怕血肉模糊的就是她了

  痛苦的别过脸去,不想看那皱皱丑丑的小脸,妇人的泪水缓缓的流淌了下来,压抑着,喉间逸出几不可闻的哭声。丈夫死了,她生下的又是女孩,眼看着金家已经绝后了

  “妹子,你要想开点,这个孩子生的美丽,眉心还有一个花形胎记呢,也许是一个福星”理解妇人的心情,徐娘半老的稳婆轻叹一口气。

  “福星孩子他爹为了她走了,你还说是福星,我看是祸害才对”妇人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双手用力的捶着床铺。

  “妹子,这也不管孩子的事情,你还是想开一点”稳婆怕妇人追究起来,她有嘴说不清楚,于是接生的工钱也没要,灰溜溜的离开了风雪中摇摇欲坠的小屋。

  “唔唔”野地上传来一阵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伴随着开的艳的金色曼陀罗在风中摇曳。被风雪掩盖的房间中只剩下不足两岁的孩子与刚刚出声的婴儿,还有一个刚刚生完孩子虚弱的母亲。

  许久,妇人没有了力气哭泣,只是眼泪无声的流淌。

  “罪孽啊罪孽”房门外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妇人疲惫的张了张眼,又慢慢的阖上。

  “施主,请问贵舍是不是刚出声了一个女娃儿”男人的声音洪亮,显然是一个年轻的道士。

  “是,道长请进吧”虚弱着轻喊,妇人微微的抬起了身子。

  “罪孽啊罪孽贫道找了她三十年终于在此方寻到”房门打开,掀了稻草的帘子,一个身着道袍,年纪三十左右的道人手持拂尘走了进来,此人生的浓眉大眼,骨骼健壮,面上微微的有些肃杀之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天津https:.tetb.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