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61章斩尽杀绝

    大能之下,无论是谁想要强行多次使用准星宝,都得付出惨痛的代价。

果不其然。

“哒哒哒!”

只见到。

姬匡的手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下去。

仿佛他浑身的精气以及血液都被那天鸣剑所吸取了般。

先是手掌,然后是手臂,紧接着四肢,五脏,甚至是头颅。

到最后。

姬匡整个人,都化作一个皮包骨的骷髅一般。

若非他的心脏还在微微的跳动着,许多人都怀疑他是不是被那神剑给吸干而亡了。

不过。

到了这一刻,那天鸣剑似乎是吸取了足够的精气血液。

三尺剑锋,再次绽放无尽霞光。

浩浩荡荡的神圣气息,猛地在虚空中再次浮现。

它如同一尊神灵崛起一般,威慑整个虚空,撼动天地,让亿万人跪拜。

“我也来!!”

云天同样咬紧牙关,开始燃烧气血,强行催动四海刀,再次斩向陈远。

他的修为没有姬匡雄厚,付出的代价比姬匡更加惨烈。

云天一身修为,甚至从天君巅峰直接跌落到了天君中期。

四海刀,不吸取精气血液,只吸道行。

“轰隆!”

两件准星宝,如同九天神龙一般,沐浴在无尽的霞光以及清冷的刀芒之中,带着大能的只威,再次斩向陈远。

毫无疑问,这是两位顶级神子最后的拼命一击。

任何天君强者处于陈远那个位置,都是绝对无法抵挡的。

但陈远却只是轻轻伸手,屈指在虚空中轻轻弹了两下。

“咚咚!”

虚空之中骤然传来两声洪钟大吕般的声响。

陈远周身千丈范围,轰然爆碎开来。

无尽虚空,化作一个巨大的黝黑空洞。

周围数千里只内,方才侥幸存活下来的金丹修士,直接被那无形的威能震成了血雾。

哪怕是天君强者,也是如同辈重锤砸中胸口一般,吐血包退数千丈。

而那两柄准星宝,则是被陈远两指,再次弹飞出去。

这一次,两柄神兵直接倒飞万里之外。

“这怎么可能?!”

姬匡是真的惊住了。

他从怀中取出一截金色的神药,虽然只有六分之一,但也足够让他的肉身瞬间恢复,重新回到晶莹剔透,精气四溢的状态,哪里还有半点虚弱的样子。

包括云天,也同样服下一枚准神丹,将修为重新推到了巅峰。

但两人此刻的神情,尽皆如土。

无论是那一截神药,还是准神丹,都是他们压箱底的东西,比那神符更加珍贵。

他们拼劲全力,将家底掏空,但依旧无法奈何陈远,又怎能不一片心灰?

“不可能!!”

“除了那些触摸到星君法则的准大能之外,怎可能有人能够赤手撼动准星宝?”

“难不成,你是某个神教的太上长老的人物?”

姬匡眼中满是骇然之色。

若是说之前一击,陈远是动用了某种禁忌仙法,强行将他们的攻击挡下的话,那么现在,他轻描淡写的击飞两柄神兵,便是真真正正的碾压。

如此恐怖的力量,无论是姬匡还是云天,都只是在宗门之中,那些闭关无数年,精气都已经熬干,一副皮包骨样子的太上长老身上见过。

甚至一些活了四五万年的老怪物,都未必有陈远如此恐怖。

“但你的气血如此旺盛,神魂之光如此年轻,哪有一份老态?”

姬匡想不明白。

不仅仅是他。

云天、袁毅兄妹,以及仅存的神教修士,同样也想不明白。

天君到星君只见的差距,比天堑还要远,任何试图跨越这个境界的强者,都必须要付出数千年数万年的岁月,而且还不一定能够成功。

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一个准大能的存在,年级是在五六千虽之下的。

“本尊的修为,又岂是你们这群蝼蚁能够想象的。”

陈远双手背负,叫他虚空。

在他脚下,一道七彩神虹现出,如同万千光芒组成的霞道,自陈远身前,直接铺到了神子的面前。

陈远走在虹桥之上,周身九彩光芒流转,如同九天谪仙。

准星宝虽然强大,但陈远已经修为了元婴,具备了仙元之力,虽然仅仅只有一半的威能,但也依旧恐怖到无法想象。

若不是真正的星君大能到此,陈远横推无敌手。

“不!”

在见到陈远一脸淡漠的走来,诸多神子心中一片惊恐。

袁毅更是不顾身边袁菲的阻拦,拼命燃烧精血,大口吐血,付出差点陨落的代价,再次将九江阴阳卷祭出,直接拦在陈远面前。

但陈远只是轻轻抬脚,一脚踏下。

“轰隆!!”

一挂七彩神虹再次横挂在那卷阴阳图之上。

他脚踏神虹,直接落在那图卷之上,竟是让这幅由整个小世界组成的图卷,都微微颤抖。

就如同陈远乃是太古神灵,他一脚的重量,让大地崩塌,山河粉碎,哪怕是这阴阳卷也承受不住。

“轰轰轰!”

当陈远第二、第三、第四脚踏上时。

这件准神宝再也承受不住,直接化作一道虹光,射想虚空深处。

而袁毅也被那卷图之上传来的反震之力,当场震成血舞,直接陨落!

“兄长!!”

袁菲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她披头散发,浑身染满血迹,哪里还有半分圣女的模样?

她那绝世容颜上,此刻留下两行泪水,眼底现出一丝狰狞。

“都是你!!”

“是你杀了我兄长,我要杀了你!!!”

轰!

这一刻。

袁菲也燃烧气血,驾驭两柄弯刀,直接杀向陈远。

任何人面对这位娇艳的圣女,说不定都会留几分力,不忍心辣手摧花。

但陈远只是轻轻一拂衣袖。

恐怖都无法想象的仙元之力,蓬勃而出。

这是凌驾于时间真元之上的存在,哪怕是四方八地圣地的圣子圣女到处,也无法抗衡。

“轰隆!”

袁菲直接被他抽了几分,当场陨落。

那神符刚要启动,就被陈远以无上法力收走。

“哒哒哒!”

此刻。

一直镇定无比的姬匡,也浑身开始颤抖。

“别……别杀我,我……我是真阳殿神主的后裔,你不能杀我,你若杀了我,这天上地下,没有人能够容你。”

“我……我回去之后,会让诸多神教收手,从此不再踏足荒弃界面。”

姬匡急忙说道。

剩余的几个神将都是目光悲哀。

堂堂真阳殿大殿下,神主的后裔,竟然对区区一个荒弃界面的土著卑躬屈膝,苦苦哀求。

“晚了。”

陈远一脚踏下,直接将他踩成肉饼。

“不仅是你,真阳殿还有这些神教,本尊有亲自去算账的。”

这一刻。

整个黑暗的天外虚空,只剩下陈远冰冷的声音。

天下地下,无数u修士,包括哪些残存的修士,都无比惊骇,心中恐惧到了极点。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