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伤势很重

    

    她轻轻地拍着他的脸,“宇文皓,宇文皓。”

    “你别拍他。他已经昏过去了。”齐王生气地道。

    元卿凌却还在拍着,“宇文皓。醒来,试着睁开眼睛。”

    她握住他的手,轻轻地掰直,然后重重地握住拉扯。“睁开眼睛。

    “你这个女人,真不知道皇祖父叫你来做什么?”齐王疾步过来,想伸手拉开元卿凌。

    却见宇文皓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元卿凌推开齐王,微愠道“你退到一边去。不许妨碍我。”

    齐王吃惊地看着她,这女人怎么那么凶?

    元卿凌双手在宇文皓的头上,嘴里问道“宇文皓。看着我,知道我是谁吗?”

    宇文皓眼前的景象模糊,但是听得声音。几不可闻地了一声。“丑女。”

    元卿凌嘴角歪了一下,“你是谁?出了什么事。知道吗?”

    “王遇袭……”

    意识清醒的。

    “好。我现在帮你检查,痛的话你跟我。要排除脑颅出血和内出血的情况。”元卿凌的双手开始在脑颅轻轻地按压,慢慢地移下。心脏,肺部……

    宇文皓胸腔发出一声哮鸣,身子一颤,便见他脸色涨红,呼吸困难起来。

    元卿凌飞快判断,有内伤,咳嗽引起气胸了。

    “五哥……”

    “王爷……”

    众人见宇文皓的情况一下子变得危急起来,都上前惊喊了一声。

    元卿凌已经快步走到屏风后面,取出药箱打开,取针走出来。

    “汤阳,你帮我摁住他,他出现气胸,会危机生命,要把气抽出来。”元卿凌道。

    “什么?”汤阳不解,惊愕地看着她手中拿的针。

&nbsjxpxxs.comp;   元卿凌懒得解释,拉住他的手过去压宇文皓的左右手,“尽量控制他不要动。”

    “哦,哦!”汤阳不是没主意的人,但是看宇文皓很辛苦,现在又没有御医在场,只能是听元卿凌的话,毕竟,这是太上皇的命令。

    让所有人都听楚王妃的话。

    元卿凌深呼吸一口,胸膜腔穿刺抽气她许久没做过了。

    她手指放下,慢慢地锁定位置,在第二根肋骨间隙穿插下去抽空。

    所幸,一切顺利。

    众人都惊呆了,看着她那个针慢慢地往上推移,而随着推移,宇文皓看着就平静了许多。

    众人略放了心,但是元卿凌的心却很沉重。

    这意味着,他内伤不轻,可到底伤在哪里,伤得有多重,她没办法知道,作为一名现代医学出来的却又没多少临床经验的医生,她的诊断多半是依靠医学仪器。

    如今,除了听诊器,她没有其他可用的仪器了。

    而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输血,他失血太多了,会要了他的命。

    她闭上眼睛默念了一下,药箱里一定要有验血型的试纸和输血用具。

    打开,果然有,她真是心想事成啊,但是安慰自己,这是意念控制,和什么神通力无关。

    她把试纸一份份摆在桌面上,然后正色地对顾司道“你www.jsshcxx.com们几个都往试纸上滴血,他失血过多,一定要输血。”

    顾司不解,“什么叫输血?”

    “就是把你们的血给他用。”

    侍卫徐一抬起手腕,指甲一扫,鲜血便落下,他凑过去往宇文皓的嘴里滴下去,道“便是流干属下的血也不打紧。”

    元卿凌看他一眼,“忠心可嘉,但是你这样帮不了他,血就算咽下去也只是抵达胃部而不是到血管,更无法流通心脏,快止血吧,别浪费了。”

    徐一愕然,看着已经吃了满嘴鲜血的宇文皓,讪讪地道“不是这样么?”

    元卿凌把试纸递过去沾了徐一的血,其他人都按照元卿凌的去做,把血滴下一滴在试纸上。

    元卿凌再刺破宇文皓的指腹染血检验。

    等了一会儿,她看着试纸,道“顾司,汤阳,你们的血可用。”

    这两人都是o型血,而宇文皓是a型。

    顾司和汤阳顿时直,等着元卿凌的吩咐。

    “坐下!”元卿凌取了抽血针袋过来,临危输血,也没办法严谨了,只求他们都没病没痛,没喝酒抽烟没吃药。

    顾司和汤阳看着自己的血从那的管子里流出,变成了黑色的两袋,他们抬头看了元卿凌一眼,见元卿凌神色沉重,他们也不敢问。

    抽了两袋血,元卿凌在床前挂起,为宇文皓输血。

    再拿起听诊器,听他的内脏是否有破裂和内出血情况。

    有血胸的情况,方才应该是血胸的情况下咳嗽引致气胸的。

    她再穿刺抽血,宇文皓整个人如今是清醒的,他的眼睛就一直追随者元卿凌走,元卿凌低头抽胸腔出血的时候,他甚至不觉得痛,只是盯着她额头的渗血。

    然后,他慢慢地抬起手想把她额头的血擦掉。

    手微微动弹,元卿凌便厉声道“不许动。”

    他努力想瞪她一眼,这么大声,是要吓死他吗?

    元卿凌接收到他的不满,道“你还输着血呢。”

    齐王见宇文皓的情况略有舒缓,认为是紫金丹的作whhryl.com用,道“五哥,我去问二哥要一颗紫金丹。”

    顾司道“王爷,御医紫金丹不可多用。”

    元卿凌知道他服下了紫金丹,紫金丹的作用她自己试验过,因此知道。

    所以,她看了齐王一眼,“你的紫金丹算是暂时救了他一命。”

    不然的话,他撑不到现在的。

    齐王眸色一飞,“他会没事,是吗?”

    “不知道!”元卿凌抽回针,丢弃在一边,“紫金丹不是仙丹,暂时稳住他的情况而已,他始终失血过多,伤势又重,内伤情况也不明朗……”

    她着,看了宇文皓一眼,他已经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当着伤者的面他的情况,确实有些残忍。

    但是,她认为他可以承受得住。

    输血的过程中,需要密切看紧,而接下来的处理伤口了。

    伤口这么多,这么深,消毒缝针是在所难免的。

    缝针,浩大而漫长的工程。

    宇文皓就像一个败破的布娃娃,在所有人的盯视下,元卿凌的巧手一点一点地缝上。

    齐王看得差点落泪,这太残忍了。

    天亮,才总算缝好头上的伤口。

    头颅没有出血,这点,让元卿凌很满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