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入宫去

    

    啸月阁陷入了长久的寂静中。

    宇文皓沉思再三,抬起头对汤阳道“你去打听一下,太上皇中的是什么毒。”

    “王爷。只怕不好打听。”

    “顾司会知道!”宇文皓道。

    “如今顾司应该在御前待命,压根出不来。而且,方才顾司是一同过来的,若可以,他方才已经想办法告知了。”汤阳道。

    宇文皓眼底迸出一丝狠意。“入宫禀报,便王认罪。”

    “王爷!”徐一和汤阳同时惊呼一声,王爷是疯了吗?竟然认罪。

    “王认罪,元卿凌所做的一切。都是王指使的。”宇文皓面无表情地道。

    徐一松了一口气,还以为王爷要承认刺客是他自己找来伤自己的。

    不过,就算认指使王妃为太上皇治病也不妥。

    “那不行的。王爷,您如今可是待罪之身了。”徐一道。

    汤阳想了想,却道“王爷是相信王妃么?”

    “唯有此计!”宇文皓冷道。

    汤阳看着宇文皓。“王爷决定这样做。那与王妃便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如果王妃无法反翻盘。那王爷的处境会更不堪。王爷可曾深思?”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办法么?”宇文皓心头激愤。喉头的血再翻滚,他强行压住。可还是嗅到了那腥甜的气息。

    纪王行事,密不透风,滴水不漏。

    刺客既然已经自尽,就一定不会再留下任何把柄,这件事情,他注定是吃哑巴亏了。

    所以,在这个事情上做文章,没用,只能希望元卿凌能再治好皇祖父,那么,他便有可能将功折罪。

    父皇的心有多狠,他很清楚。

    徐一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做法?”

    汤阳解释道“太上皇原已经快不行了,是王妃及时救治了太上皇,若太上皇中毒和王妃无关,那么王妃便是救治太上皇有功,这一切若都是王爷授意的,王爷该记首功。”

    徐一惊悚地道“那如果王妃无法自证清白呢?”

    汤阳沉默了一下,沉声道“那,徐一,你和我都得跟着王爷死。”

    徐一胸腔里激发出一种豪气来,“好,死就死,这样等待也是死路一条,还不如,放手一拼。”

    汤阳点点头,看着宇文皓,“如今王爷不能入宫,为今之计,只能找睿亲王。”

    “没错!”宇文皓慢慢地起来,伤口撕扯,移动一分都是痛楚,痛是很好的滋味,能让他的斗志不会松懈。

    元卿凌可以拖着一身的伤在宫里为皇祖父治病,他又为什么不可以?

    轿子抵达睿亲王府。

    睿亲王正欲入宫,是在门口与宇文皓的轿子遇上的。

    睿亲王知道宇文皓重伤在身,见他来到,十分惊愕,汤阳上前禀报,“睿亲王,还请您移步过去一下,楚王伤势太重,无法下地。”

    睿亲王牵着马儿走过去,汤阳掀开帘子,露出宇文皓那张青白沉着的脸。

    “皇叔,元卿凌为皇祖父治病,是我的意思,请皇叔带我入宫。”

    睿亲王点点头,“去吧!”

    他吩咐人把他的马换成轿子,与宇文皓一同入宫。

    轿子抬进了东直门,一路进去,有睿亲王在,因而无人阻挡。

    轿子抵达御书房门口才停下来。

    睿亲王对汤阳道“和你家王爷在此等着,王进去见见皇上。”

    “是!”

    袍子一卷,睿亲王已经进了御书房的殿门。

    汤阳看到静候颤巍巍地在殿前,面如土色,几乎立不稳。

    他走上前去,“侯爷?”

    静候吓了一大跳,见是汤阳,才回过魂儿来,脑袋伸直看了一下,“是汤大人啊!”

    “侯爷在此做什么?”汤阳问道。

    静候哭丧着脸,“等着皇上传召,也不知道何事,皇上命人传了我来,却也不见我,只让人问了我几句关于元卿……王妃的事情,便叫我在这里等着。”

    话间,穆如公公出来了,宣道“楚王入内觐见。”

    汤阳和徐一连忙扶着宇文皓出来,静候看到宇文皓的模样,吓了一跳,连忙退后几步,唯恐碰到他。

    这简直就是纸片人儿,风一吹都能倒的。

    “皇上只传楚王!”穆如公公隔开了徐一和汤阳,淡淡地道。

    汤阳和徐一担忧地看了宇文皓一眼,宇文皓慢慢地稳,道“公公带路!”

    入殿,不过二十步便可抵达御书房正殿。

    宇文皓一步一挪,脚底鲜血淋漓,腿上的伤口悉数崩开,身后拖着一条血带,让人看着只觉得触目惊心。

    穆如公公怔了一下,没想到楚王伤得这么重。

    以为只有脸上眉骨到耳侧的伤。

 &xgchotel.comnbsp;  明元帝皱起眉头,看着宇文皓身后拖的血带,神情阴郁。

    都伤了两天了,伤口还在冒血,是当他傻子吗?

    这个儿子,聪明的有点过头了。

    宇文皓眉头上渗着细碎的汗珠,一路进来,已经耗费了他全身的力气,他这样着,都是撕jxpxxs.com心裂肺的痛。

    可他还得跪下。

    身子慢慢地往下使劲,脚一软,噗通一声,腹部伤口裂开,鲜血溅出,宇文皓顿时觉得天旋地转,两眼发黑,但是,他却坚持喊出了一句话,“父皇,元卿凌为皇祖父治疗,是儿臣授意的。”

    这话喊出来,他人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宇文皓被送到了最近的配殿,元卿凌就在配殿里,看着浑身是血的宇文皓被抬进来。

    明元帝和睿亲王也跟着进来,御医未至。

    元卿凌震惊地道“他怎么能入宫?他下床都不行啊,天啊,伤口怕都崩开了。”

    睿亲王捡重点问“是你为他处理伤口的?”

    “是的,他身中十八刀,已经是危在旦夕,我入宫之时,他还没过危险期的。”元卿凌回道,眼睛一直飘过去看宇文皓,心里很焦灼,这伤口若不抓紧处理,会死人的。

    皇帝眸色一动,但是不发一言,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元卿凌一眼。

    元卿凌也顾不得了,冲过去捂住他腹部流血的伤口,她缝了好久的,他是疯了么?竟然入宫来。

    “宇文皓,宇文皓,醒醒!”元卿凌一手捂住伤口一手拍着他的脸,“别睡,睡了就醒不来了。”

    失血这么www.jsshcxx.com多,他真的会死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