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与皇上单独用膳

    

    她蹑手蹑脚地上前,在太上皇的床前。

    不过两日的功夫,人足足又瘦了一圈。蜡黄的脸色,紫绀的嘴唇。眉毛杂乱而凶恶,这是他唯一的威仪了。

    这个北唐王国曾经最强悍的男人。

    如今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掌握。

    元卿凌把手放在他的胸口上,感受着心脏迟缓的跳动,呼吸有些乱。

    “如何?”睿亲王以为她听诊。过来问道。

    元卿凌摇摇头,“还不清楚。”

    睿亲王眼底明显有些失望。

    明元帝倒是如常神色,看着在那边验药的御医。

    御医松了一口气,走过来禀报“皇上。是朱砂掺杂了紫藤毒。”

    “难解吗?”睿亲王问道。

    “不难,知道是什么毒,便可对症下药。原先服用过的解药汤,对朱砂和紫藤毒无效,得换一个方子。”御医道。

    既然御医能解毒。这就没元卿凌什么事了。明元帝打发她回去照顾宇文皓。

    告退的时候,明元帝看着她道“今晚便留在宫中与朕用膳。”

    元卿凌不知道这是极大的恩赐。只以为寻常吃顿饭。毕竟,好歹算是一家人。便顺口应下,便退出去。

    睿亲王看她宠辱不惊。不由得再欣赏了一些。

    元卿凌心头其实还惦记这一件事情,那就是宇文皓的子孙根子部位。

    他那处伤是刚缝的,不知道会不会爆线,毕竟一路入宫,颠簸得要紧,还走了好几百步,伤口靠近蛋的部位,拉扯的时候会痛得人发疯。

    这厮,忍痛能力一流。

    之前殿中人太多,且情况比较危急,她无暇顾及,如今殿中应该只有汤阳和徐一照顾,那就不要紧了。

&njxpxxs.combsp;   进了配殿,果然是徐一和汤阳在守着,见元卿凌回来,汤阳连忙问道“王妃,太上皇情况如何?”

    元卿凌看了一眼宇文皓,宇文皓也侧头看她,眼底同样有询问之意。

    “找到医治的办法了。”元卿凌道。

    宇文皓明显是松了一口气,头和肩膀都往下沉。

    配殿不是话的好地方,大家都只感恩了两句,便不再讨论。

    元卿凌对徐一和汤阳道“你们先出去吧,我给王爷再看看伤口。”

    宇文皓顿时瞪大眼睛盯着元卿凌,“伤口无碍,不必看。”

    “要看!”元卿凌意味深长地道。

    汤阳识趣地拉着徐一走出去,末了道“卑职就在外头,王爷有什么就喊一声。”

    宇文皓的脸都黑了,他喊什么?他又不是娘们。

    那边厢,元卿凌已经打开了药箱准备给他挂水打消炎止痛针,挂针这个事情,宇文皓心里其实是抗拒的,看着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流入自己的身体里,很恐怖。

    但是更恐怖的是看到元卿凌那深沉中透着几分嘲弄的眸子,再听到她“分开腿!”

    殿中飘出一句问候元卿凌祖宗十八代的话。

    元卿凌其实很想给宇文皓科普一下做人的道理,当形势比人弱又没触犯原则的情况下,最好是不要反抗,一切听从,这样就能提高对方的效率让自己少受点苦。

    伤口问题不大,稍作处理就好。

    元卿凌累极,道“努力往里挪挪,让我趴一下。”

    “挪不了。”宇文皓没好气地道,但是看到她疲惫的脸色,还是慢慢地挪了挪,空出一个位置。

&nbswww.jsshcxx.comp;   元卿凌趴在他的身边,双手枕在额头上,闷声道“希望一切都好,让我过几天安静的日子。”

    “若太上皇无事,你便请旨出宫回府吧。”宇文皓道。

    “吃了饭就走。”元卿凌。

    他没好气地道“府里没饭你吃吗?宫里的饭有什么好吃的?”

    “皇上让我今晚陪他用膳。”元卿凌道。

    宇文皓一怔,“父皇让你陪他用膳?是让你用了膳再走吧?”

    父皇喜欢一个人吃饭,就连去皇后娘娘的宫里,都是用了膳食再过去的。

    而他长这么大,除了宫宴家宴,不曾和父皇一起用饭。

    元卿凌依旧闷闷地道“不知道,他是这样的,可能是客气客气吧。”

    宇文皓却知道父皇不会和任何人客气,在父皇看来,请吃饭是很严谨的事情。

    若硬要父皇登基之后,曾与人单独用过饭,只有皇祖父一人。

    “和皇上用膳要注意什么?”元卿凌问道。

    宇文皓脸色很难看,“谁知道?”

    元卿凌微微撑起头,“不知道?”

    以为他是不愿意,遂淡淡地道“若我丢脸了,丢的可是你楚王府的脸。”

    宇文皓沉默了一下,才慢慢地道“王从不曾与父皇单独用饭。”

   &nzyxta.combsp;元卿凌笑了,“一家子那么多人,肯定不是单独用饭的啊,我也不是和皇上单独用饭啊。”

    “不是你和父皇?那还有谁?”宇文皓有些诧异。

    “不知道啊,平时他都和谁用饭啊?”元卿凌侧头看着宇文皓,脸色慢慢地严肃起来,“不会只有我和他单独用膳吧?”

    宇文皓道“父皇从不与任何人单独吃饭的。”

    元卿凌愕然,“那平素是他自己一个人吃饭的?”

    “嗯!”

    “为什么啊?”元卿凌可真不解了,这宫里的娘娘那么多,还有没封王的皇子,没下降的公主,都能一起用饭啊,为什么要一个人孤零零地吃饭呢?

    宇文皓没做声,只是眸光隐晦地看着元卿凌,他也不知道父皇为什么只喜爱单独用膳,更不知道一向喜欢单独用膳的父皇为什么今晚要与元卿凌一起吃。

    元卿凌脑袋贴在枕头上,闷着好一会儿不透气,她可不想单独和皇上吃饭啊。

    “你别怕,父皇又不会吃了你。”

    元卿凌郁闷地道“我倒不是怕,只是不太熟悉的两个人单独吃饭,会很尴尬的,不知道什么。”

    “还能什么?他问你什么你什么就行,旁的一句也不要多。”他的声音明显有些烦躁。

    元卿凌听的出他语气里的情绪,不想惹这位大爷,闭目养神。

    这位大爷心里也很颓然,父皇要与元卿凌单独用膳,他认为只有一个理由,便是要从她嘴里得知楚王府的动静,父皇始终还是不信他的。

    刺客已经咬毒自尽,这事只能不了了之,他无法洗清苦肉计的嫌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