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皇帝的惩罚

    

    宇文皓呲牙咧齿,揉着胸口某部位,暗自发誓。等事情平息之后,一定要把元卿凌拉到暗房里。让疯狗咬她一百口,以报今天之仇。

    元卿凌出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输爽了许多。心头也没那么忐忑不安了。

    不过,看他铁青着脸。确实方才下口太狠了点。便真诚实意地道“对不起,我不该咬你的。”

    宇文皓看着她真诚澄明的眸子,心里狠狠地抽自己一百巴掌。不能心软。这女人没有真心道歉,她是装的。

    “哎。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变得像个疯子,真是对不起。”元卿凌还在继续道歉。神情显得很颓败懊恼,“我知道你是真的为我好。还帮我在我娘家人面前做戏,还记得我喝醉酒要回家的事情,你其实真的很好,是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要跟你作对。”

    宇文皓寒着脸。“算了。王才懒得跟你计较。”

&nbxgchotel.comsp;   元卿凌感激地道“我就知道王爷是个大度的人,那在太后面前,还请王爷为我多多美言。”

    “王答应你的事情,绝不会食言。”宇文皓扬手道。

    元卿凌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谢谢王爷。”

    男人其实也很好哄嘛,一个劲赞美就成。

&nbwww.jsshcxx.comsp;   宇文皓其实暗暗觉得自己被套路了,但是,算了,不跟女人一般见识,尤其是丑女人。

    这般闹了一通,倒是觉得这一路入宫的心情没有太沉重了。

    自打一年前娶了元卿凌开始,他www.zyxta.com每一次入宫心情都会很差,宫里他所在乎的人,眼底都透露着失望。

    久而久之,他踏上这条路的时候,心情会没来由地变差。

    一年的煎熬折磨,因元卿凌而起,也因元卿凌而终。

    人世间的事情真是不出的玄妙。

    入宫之后,直接就去乾坤殿里请安。

    元卿凌认罪的态度十分良好,进去之后目不斜视,直接跪在地上耷拉着脑袋,“皇祖父,我错了,我那天不该醉酒失态,吓着皇祖父,让您犯病,皇祖父您原谅我一次。”

    “醉酒失态?”旁边,传来一道熟悉而威严的声音。

    元卿凌慢慢地抬头,吓得眉毛都白了,皇上怎么在这里?

    “父……父皇,您也在啊!”她结结巴巴地道。

    太上皇和宇文皓不约而同地看着元卿凌,这个女人有朝一日惨死,就是被自己的愚蠢害死的。

    “醉酒失态让太上皇犯病?楚王妃这是怎么回事。”明元帝口气淡淡地道。

    元卿凌的脑袋都快埋到地下去了,声若蚊蝇地道“儿媳那天喝多了,一时无状,冒犯了太上皇,请父皇恕罪。”

    “放肆!”明元帝一拍椅子扶手,震得殿中宫人都纷纷跪下,连穆如公公也十分熟练地噗通下跪,“皇上息怒!”

    明元帝不息怒,怒道“身为王妃,行为当端庄得体,无故喝酒已经是不对,竟还当着太上皇的面发酒疯,害得太上皇心疾发作,还不顾而去,隔了两三天才入宫来请罪,你眼里可还有皇家规矩?可还记得你的身份?朕今日若不重重惩罚你,你只怕还会继续犯浑糊涂。 ”

    “儿媳领罚。”元卿凌心头痛哭无力,她眼珠子莫非是长在背后的?竟没发现皇上在这里,她求救地看了看太上皇,希望他能出声为自己两句,让处罚能轻一点。

    太上皇翻翻白眼,他才不管,你自己犯蠢与旁人何干?

    明元帝继续道“念你是初犯,也所幸太上皇如今已经没大碍,朕便罚你把乾坤殿和御书房打扫一遍,扫完才可吃饭,老五,你也一同领罚。”

    宇文皓瞪大眼睛,这关他什么事啊?

    “怎么?有异议吗?”明元帝一声怒吼。

    “儿子乐意!”宇文皓连忙。

    明元帝哼了一声,“瞧你们两个不成器的东西,朕就来气,看来是太闲之过,你伤势若好转,择日便到京兆府交接,不给你点事儿忙,你还终日胡混,不成样子。”

    明元帝完,便起身对太上皇道“父皇您休息,别管这些废物,对这种人就不可太心软怜悯,回头仗着你的宠爱不知道会发什么疯,儿子先告退。”

    “去吧!”太上皇眉目一抬,竟是有几分愉快。

    明元帝带着穆如公公走了,去势汹汹。

    一出门,明元帝的唇角就挽起来了,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这元卿凌吃醉酒发酒疯的事情以为瞒得过他?她为什么发酒疯?不就是在御书房里让她背了锅,她心头对他不忿,才会借机发酒疯。

    是太上皇包庇着,他找不到机会申斥一顿,没想今日竟自动撞上门来,实在是太爽快了。

    宇文皓竟半响都没反应过来,甚至以为自己听错,父皇竟然委派他到京兆府去?这京兆府尹一职,是京畿至关重要的一关,父皇竟如此信任他?

    “还都跪着做什么?扫地去啊!”太上皇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声。

    难夫难妻相互搀扶起来,那边厢,常公公已经命人准备好了硕大的扫帚,搁在门边了。

    互相叹息一声,又互相怨恨了一眼,各自拿起扫帚出门而去。

    正值秋日,落叶纷纷,院子里,回廊上,到处都飘着黄叶。

    “都怨你,你眼睛是脚板底上吗?没见到父皇在?”宇文皓实在生气,堂堂亲王,沦为扫地工,都是拜她所赐。

    元卿凌哭丧着脸,“你看见了为什么不直接跪下叩见父皇?你了我就知道了啊。”

    “皇祖父在,王必得先给皇祖父请安,你这还没请安呢,就直接事了,你有没有脑子啊?”宇文皓气结。

    “什么都晚了,幸好只是扫地,若是打板子就惨了,扫吧。”元卿凌倒是十分乐观,事实上,她已经做好了被打板子的心理准备。

    “王宁可打一顿板子,王的手是拿刀枪剑戟的,不是拿扫帚的。”宇文皓黑着脸道,这若叫其他亲王大臣看见,他以后还要面子吗?

    “啰嗦,你去扫御书房,我扫这里,分工合作。”元卿凌实在是不愿意听他叽叽歪歪了。

    “快滚!”宇文皓怒道。

    她举着扫帚就往外走,这一路出去,宫人掩嘴偷笑。

    来到御书房,顾司在外头,淡淡地瞧了她一眼,“皇上命微臣监工。”

    元卿凌看他一脸无奈的样子,看来之前未曾做过类似的差事。

    “只是打扫是吗?”元卿凌问道。

    “不,还要进去抹尘。”顾司。

    进御书房?元卿凌有点头大,这御书房进出这么多人,都看见她这个王妃在抹尘,多尴尬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