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元卿凌全身紧张,眸子忽闪,想他又不敢。瞧了一眼飞快躲闪,像受惊的小鸟。

    他的唇印过来。带着温热的气息,她全身发软,闭上眼睛。

    “今晚在啸月阁。好吗?”他在耳边轻道,压抑着无法被释放的渴望。

    元卿凌一震。心头猛醒。睁开眼睛一把推开他,紧张地站起来,急乱地道:“我……我要回去好好想想。我脑子很乱。”

    说完。连都不敢他,转身逃了。

    一口气。跑出去很远很远,跑得她气喘吁吁,弯腰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呼吸,心却跳得更乱了。

    怎么回事?他们本来针锋相对的。怎么一下子发展成现在这样?

    他喜欢她?不可能吧,他前两天还咬牙切齿地恨不得杀了她。

    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呢?这完全是没有道理没有逻辑的。

    他一定是有阴谋!

    但是,她有什么可以让他算计的?钱,没有!地位。他比她高!权势。她基本没有!s11();

    她有什么可以让他觊觎的?

    “王妃。你没事吧?”身后响起了汤阳的声音。

    元卿凌吓了一跳,站直了身子回头他,见他身穿一袭白衣,竟是说不出的俊逸洒脱。

    元卿凌抚住胸口,“汤大人你要吓死我啊?”

    “王妃恕罪!”汤阳微笑,“不过,王妃不像是这么胆小的,有什么事吗?”

    元卿凌哪里好意思跟汤阳说?只是苦笑了一声,“没事,只是吃多了在院子里散步,正想着事情呢,汤大人忽然出现,可就吓着我了。”

    “原来如此,那不知道王妃在想什么无www.zyxta.com法解决的事情?要不要卑职为王妃解惑?卑职……无所不知!”汤阳很自负地加了一句,老神在在地着元卿凌。

    元卿凌着他,犹豫了半响,她确实满腹心事,不知道跟谁说,但是汤阳是宇文皓的心腹,跟他说不妥当,遂道:“没事了,我回去休息了。”

    汤阳着她一副急于逃走的样子,不禁莞尔一笑,王妃心乱得很那。

    那就公平了,不能王爷一个人心乱。

    方才去到啸月阁,到王妃夺门而出,王爷则站在里头,整个人像是懵掉了一样,不知所措的样子。

    他跟了王爷这么久,不曾见过王爷这样。

    宇文皓今晚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白天里在衙门他想的是那花园里的一幕,想得满心焦灼,想得神志不清。

    但是今晚元卿凌的拒绝,让他慢慢地冷静下来,思考今日的忽然的情不自禁。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曾那么憎恨这个人,甚至在圆房的时候,也带着仇恨与憎恶,去之前,若不吃药,压根对她提不起任何的兴趣来。

    可如今,只消到她出现在视线内,整个人就像火烫一般,那渴望从小腹一直冲上脑门,理智全毁。

    他开始回忆自打圆房之后的一点一滴,她入宫救了太上皇,他遇刺,生死一线,她救了他。

    她坚持要为他治伤,甚至是那地方也不避嫌,非得缠着……天啊,这部分不能想,一想就压不住。

    他一拳打在床板上。

    侍女绮罗还在外头,听得巨响,急忙进来,“王爷,有什么事吗?”

    宇文皓着绮罗急乱的神情,红

    唇微弯,眸色几乱,他慢慢地坐起来,道:“绮罗,过来!”

    绮罗上前,躬身,“王爷,奴婢在。”

    宇文皓着她的脸,慢慢地伸出手掐了一下。

    绮罗一怔,“王爷!”

    宇文皓扬手,“去吧。”

    为什么都是一样紧致白净的脸,可掐上去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njxpxxs.combsp;   绮罗满腹疑惑地转身,“王爷若不能安眠,奴婢便点些安眠香吧。”

    “点吧!”不能一直这样想了,人会疯的。

    香味丝丝缕缕地传来,沁入心脾,宇文皓静静地做了几个腹式呼吸,便感觉困意来袭。

    朦朦胧胧间,却见元卿凌蹑手蹑脚地进来,坐在了床边。

    他着她,全身紧绷,不逃了?s11();

    他像一个饕餮者,疯狂地吸着,他褪去自己的衣衫,铺在地上,轻轻地如待珍宝般把她放上去。

    “王爷,王爷……”

    “我睡不着,你陪我出去走走!”元卿凌轻声道。

    “那你为什么要逃?”他的唇掠过她的脸颊,抵住唇瓣。

    宇文皓猛地一手拉她下来,压在怀里,火般滚烫的唇印上去,从唇到脸颊到耳边再滑下锁骨,肩膀,埋在了胸间。

    他起身,牵着她的手便走了出去。

    元卿凌慢慢地站起来,转到他的面前,半跪下来,拔下了簪子,一吹,风扬起头发,她妩媚地凝望,媚眼如丝。

    他想也不想,一拳过去。

    宇文皓陡然睁开眼睛,方才一切都分崩离析,眼前只有徐一那张大刺刺又傻乎乎的脸。

    她的头依偎在他的肩膀上,“当然不是,我喜欢你。”

    月光下,她肌肤胜雪,巧峰微立,眸光蛊惑,像一个极大的旋涡,把他吸进去。

    惊扰美梦,理应抄家灭族!

    徐一捂住黑了一边的眼睛,心里哀嚎,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今晚为什么要逃?”他轻声问,“你难道对本王一点心动都没有吗?”

    那是一种释放到极致如同万花盛放的绝顶愉悦。

    他欺身压上,带着怜惜与珍视,静夜中,如此静谧,但是www.whhryl.com,他的心潮如翻滚的巨浪,惊天席卷而至。

    他立刻推门进来,到王爷压着一张棉被,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

    宇文皓慢慢起身,着她小鹿乱撞又矛盾烦恼的眼神,心里又软又痛。

    手轻轻地在肩膀上扫过,肩膀的衣衫滑落,露出了白皙且秀美的肩膀,头微微抬,锁骨尽显。

    两人坐在湖边柳荫下,静静地着被夜风掠过微微皱起的湖面,两手紧握,他抱着她,一动不动。

    他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

    “我想清楚了。”她哑声说,眉眼里蕴着极大的蛊惑。

    晚上的院子,只远远地挂一盏羊角风灯,光线黯淡,四周朦胧。

    万籁俱寂,除了虫鸣蛙叫,便再无其他声响。

    徐一担心地在床边喊着,本来他是过来交礼义廉耻的,绮罗说王爷睡了,他正想走,却听得王爷屋子里传来一声声奇怪的叫声。

    衣衫慢慢地褪去,落在地上,她伸出手,着眸光已经痴醉的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