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说好不生气

    

    府中是有一个温泉池的。

    只是这温泉池也够奇诡,夏天没有水流出,春秋冬才有。

    之前。这池还没蓄水,但是汤阳两天之前来报。说泉眼开始冒水,温泉池也开始蓄水了。

    因着她之前有伤,宇文皓没带她来。加上着实也被案子烦得要紧。

    今日,大石落下。且两人都浑身发臭。最好是用流动的温泉水来冲刷。

    温泉就坐落在啸月阁的后方,泉眼通共有两个,相距很近。筑建起来的池也不算小。约莫有半个房间大小。

    元卿凌了一眼,温泉还有名字。叫“鬼池”。

    她失笑,“为什么叫鬼池?这名字可煞风景了。”她对这温泉一点印象都没有,可见原主也不知道。

    也是啊。原主嫁过来这么久,都没来过啸月阁。肯定不知道的。

    “因为这池处处透着诡异,夏天雨水多的时候,反而没泉水流出,秋冬干旱。才汩汩流水。你说是不是鬼池?”宇文皓笑道。

    他拿了侍女手中的衣裳。顺手把门关上,绿芽和绮罗在外头候着。s11();

    温泉旁边有一个衣橱,还有一扇屏风,宇文皓把干净的衣裳搭在屏风上,墙壁上头,嵌着一颗明珠,便不需要蜡烛或者灯笼,也足以能照明。

    只是光线不甚充足,尤其温泉的雾气上升,光芒笼罩了水雾,更显得氤氲朦胧。

    这里,很浪漫,很舒服。

    元卿凌不甚经意地问道:“这是好地方啊,不知道带过几个女子过来呢?”

 whhryl.com   宇文皓褪去她肩头的衣裳,“也有好几个,要不要细细数给你听?”

    他着肩头的伤口,伤口已经愈合,浸水应该问题不大了。

    元卿凌道:“好啊,你数,我听。”

    宇文皓眼睛发直,“好啊,先下水,慢慢地给你说。”

    “还?把你眼珠子都挖了。”元卿凌脸色一热,凶他。

    宇文皓眸色变深,“你舍得吗?”

    他张开双手,“脱衣裳。”

    “你手残了?还要一个伤者来伺候你。”元卿凌没好气地说着,但是双手却攀上了他的领口。

    “会不会?先解腰带啊。”宇文皓俯身吻住她的唇,几日不碰她,已经是急火难耐了。

    本来只打算先轻吻一下,这是双唇一碰,火陡然便烧了上来,使劲地抱着,几乎要把她压入身体里。

    元卿凌被他吻得意乱情迷,身子发软,呼吸急促起来。

    但是,她还是很理智地推开,“我全身都臭,先洗干净。”

    “不要,反正我也臭。”宇文皓的唇已经蔓延到了锁骨,且顺着往下。

    “不,”元卿凌的反抗一点力气都没有,反而像是半推半就。

    但是,想起曾碰触过尸体,全身都是尸臭的味道,她一下子就清醒了些,“先放手,我没办法专注,脑子里都是尸体的巨人观。”

    宇文皓依依不舍地放开她,说起尸体,确实兴致顿减。

    细细为她褪去衣裳,也顺带把自己脱个干净,两人下了水。

    温热的水包围过来,带着硫磺的气味,元卿凌只觉得整个人从脚跟到头皮都顿时松弛下来了。

    她舒服地叹了口气。

    宇文皓漫着她的身体,绕到了身后为她洗头发。

    她的头发黑而柔顺,披肩而下,湿水之后,便仿若一匹黑色的云缎,触感柔软而丝滑。

     

    ;聽聽聽宇文皓拿了洗头发的香露,温柔地搓揉,十指穿插发间,指腹再稍稍用力压下去,元卿凌感叹,他如果不混京兆府,还可以去做洗头小哥。

    她唇瓣微扬,很享受这种亲昵的状态。

    尤其,他竟然为她洗头,这让她很是意外。

   &nbswww.xgchotel.comp;毕竟,从他第一天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就带着霸道残毒高冷。

    谁想到竟然是大金毛暖男一个?

    “说说你的那些女人啊!”元卿凌闭上眼睛道。

    “没有,哄你的!”宇文皓笑道。

    元卿凌道:“不信,你不是第一次。”

    宇文皓脸色一红,幸好元卿凌背对着他,没有到。

    “就是好奇嘛,我想听,你快说。”元卿凌双手缠上他的脖子,竟是带着几分撒娇的口吻。

    元卿凌道:“我说了不生气的。”s11();

    “不是,只是觉得我们之间不够坦白,我什么都告诉你了,连药箱的事情都说了,你却连这些都不愿意跟我说。”元卿凌声音有些伤心。

    她潜入水中,头发浮在水面上,好久都不动。

    不需要任何人教。

    “那你躲什么啊?”宇文皓一手拉她过来,唇就印了上去,元卿凌低头避过,“先等一下,我把头给洗了先。”

    “不生气啊,谁生气了?”元卿凌露出大刺刺的笑容,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别多想,真的不生气,不就是教引宫女吗?正常的事。”

    “www.zyxta.com不说!”宇文皓扭转她的身体,继续为她洗头。

    元卿凌转身着他,“我说不是,我纯属是好奇,不会真的吃醋,你说,第一次是怎么回事?”

    “谁说不是?”他弱弱辩解。

    元卿凌问道:“那这名宫女叫什么?”

    元卿凌哦了一声,慢慢地掰开他的手,“几天啊?那这几天可高兴了吧?”

    还几天?你怎么不上天啊?懂事需要几天吗?一次就懂了,不,一次都不用,这是本性,本能。

    元卿凌轻叹,“本来我以为夫妻之间,可以事事坦白,没想到你对我还有隐瞒。”

    宇文皓抱着她,从她的脸庞探出头,“生气了?”

    宇文皓回避她的眼光,“你怎么问这些啊?这有什么好问的?”

    她走前一步,和他保持一段距离,“我自己洗就好,不劳烦你。”

    “我保证!”元卿凌举起手做发誓状。

    她好生气,气得都快爆炸了。

    元卿凌噢了一声,“梨儿,难怪你这么喜欢吃梨子,原来有这个缘故。”

    宇文皓拉下她的手,抱着她在身前,道:“那好,我告诉你,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每一个皇子到了十六岁,都有人教床笫之事,便是挑选一名相貌品质都还行的教引宫女,送到我的寝殿,由教引嬷嬷指导。”

    “梨儿!”

    “没出府,就是在我殿中伺候了几天,就送走了。”宇文皓道。

    “不记得了。”宇文皓着她忽然变得淡漠的脸,眉头轻蹙,“说好不生气的。”

    “这怎么一样?”

    “那这个梨儿之后呢?没跟着你出府吗?”元卿凌问道。

    “哪里是因为这个?”宇文皓没好气地道,“若不提起,我早就忘记了这个梨儿。”

    “那你保证。”宇文皓把她的身子扭转,“你保证不能跟我生气,不能吃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