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她去做挡箭牌

    

    冷静言微笑他,慢条斯理地道:“倒也和王爷无关,听说当天楚王妃也在城外救人。”

    “是的。”宇文皓着他。先警告,“别想着从她身上做文章。”

    “必须从楚王妃身上做文章!”冷静言道。

    宇文皓又一拍桌子。“休想。”

    冷静言着他,“王爷稍安勿躁,先听我把话说完。”

    宇文皓摆摆手。“你尽管说,但是想必也不是什么好法子。”

    “王妃在城外救人。此事不少人到了吧?这两日京中也都传遍了。说楚王妃仁心仁术,心善人美,如果此事一定要找个人来背锅。楚王妃就最合适了。”

    “什么鬼?”宇文皓没好气地瞪着他。

    冷静言笑道:“如今老爷子最宠的人是谁啊?如今几位王妃声望最高的人是谁啊?你以为楚王妃去请罪。皇上就真的会怪罪她了?皇上就算想,老爷子也不允许啊。再说了,王妃可是救了红灯郡主,你皇叔也不会袖手旁观。””;

    “那岂不是胁迫?”宇文皓觉得此法不妥。父皇是不受要挟的。

    一会真惹恼了他,给元卿凌打几板子。那她岂不是成砧板屁股又大又扁了?不妥不妥!s11();

    冷静言拍着他的肩膀道:“听我的,准没错。”

    宇文皓瞪着他,“如果出了差错……”

    “王爷自个一力承担绝!”冷静言拍板道。

    “……无赖!”

    都不是什么好人。

    从国子监离开,宇文皓想了一路。还特地策马去了一趟城门。袁杰在不在。

    袁杰在。他吊着胳膊,那天救人的时候,拉伤了肩膀和胳膊。

    “王爷!”袁杰粲然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回身招呼,“阿三,给王爷摆茶!”

    宇文皓着袁杰,“不必了,本王路经此地,过来你的伤势。”

    “多谢王爷关心,卑职的伤势没有大碍。”袁杰笑着道,“对我们这种粗皮钝肉的人来说,这点小伤算什么?”

    “你可上过战场?”宇文皓问道。

    “上过。”袁杰笑着说,“上过几场,杀了百十个敌军,才当了这守将。”

    宇文皓一怔,“杀了百十个?哪一场战役?”

    “虎头崖战役!”袁成杰道。

    宇文皓错愕,“虎头崖战役?当时本王为主帅,怎么没见过你?”

    袁杰摆摆手,有些汗颜,“卑职当时只是后防线的小兵,王爷就算见过,大概也不认识的。”

    从后防的小兵到如今的城门守将,宇文皓可以想象他的道路有多jxpxxs.com艰难。

    他心里更沉重了几分。

    这人,竟然曾是他的部下!

    就因为要给人顶罪,所以www.whhryl.com要把他所有的功勋抹杀!

    “本王走了,有空再聊!”宇文皓竟没有办法面对这张灿烂的笑脸,不知道如果他得知父皇要把他革职查办,这张笑脸会变成什么样呢?

    “是,王爷慢走!”

    宇文皓几乎是逃也似地策马离开。

    回到王府,元卿凌一眼就出他心事重重了。

    他也瞒不住,着实是困扰得很,便把父皇的意思说了。

    元卿凌一听,果然很震惊,瞪着眼睛他半响才挤出一句话来,“父皇怎么能这样糊涂?”

    “他要保住齐王妃的名声,就得有人担罪!”宇文皓沉声道。

    “

    袁杰有功!”元卿凌怒道。

    “本王知道,刚才本王还特意去了一趟城门,他带伤回去守城门。”宇文皓叹气。

    元卿凌说不出的心寒。

    她这个搞研究的人,不懂得政治,只是觉得这样会很伤人心。

    尤其是对一个才立功的人。

    “有什么办法吗?”元卿凌问道。

    宇文皓犹豫了一下,摇头道:“没有,这件事情,总要有人负责。”

    元卿凌轻叹气,“真残酷。”

    那位守将,真的很尽心尽力了,至少,做好了他的本分,不该被降罪的。

    她想起孙王妃说的话,怏怏道:“她现在怀孕了,估计齐王要被封为太子了。”

    但是谁稀罕这点功劳?s11();

    “就这么决定了!”元卿凌道。

    宇文皓急道:“不要动不动就拿出来,快放好,放好。”

    因为她刚立了点功劳,皇上对她会多欣赏几分,如果胁迫皇上赦免袁杰,那份好感又会被剥夺。

    “是啊,你说这褚明翠早不怀孕,迟不怀孕,怎么这个时候怀孕了呢?我还以为她是假装的,上天没眼,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候给她一个孩子保着她。”元卿凌吐槽无力了。”;

    宇文皓有些意外,“要不要考虑一下?如果这样做的话,父皇一定会对你心存芥蒂。”

    元卿凌呆呆地道:“因为我有御杖吗?”

    夫妇二人,相对无语,都只能轻叹一口气,为现实感到困惑。

    这着实不算是一个好办法。

    宇文皓着她,神色复杂地道:“他让你去请罪。”

    宇文皓道:“没错,可父皇能责罚你?”

    “静言说,你身为楚王妃,深受皇恩,受百姓供养,事发之时,你在现场却无力阻止,救治不及,导致许多伤者伤情加重,现场混乱,更没能好好保护好红灯郡主,让郡主重伤,一度危急。””;

    元卿凌放好御杖,“那为什么父皇不会责罚我?我这意图很明显啊。”

    那欠条,她宝贝似地收着,就算南珠还回去了,这欠条她还是力保了回来。

    元卿凌摇头,“不是不开心,只是觉得,齐王这脑子,怎么当太子?有几条命够送的?”

    “什么办法?”元卿凌连忙问道。

    “那他也不能杀了我啊。”元卿凌着他,迟疑了一下,“应该不会杀了我吧?”

    至少她不稀罕。

    “我?”元卿凌一怔,“我请什么罪?我无官无职,能请什么罪?”

    “肯定不会,你不还会一张那啥吗?”宇文皓努努嘴,朝她袖袋里了一眼。

    xgchotel.com褚明翠是真的走了狗屎运,每一次犯错,总有人出来保着她,不是褚首辅就是皇后,这一次连上天都帮了她。

    “不开心?”宇文皓问道。

    “因为现在你得了民心,百姓都赞颂你,皇叔感谢你,皇祖父宠爱你,你如果因此获罪,或者被责罚,皇祖父不会袖手旁观。”

    “你不怕?”元卿凌拿出御杖,严肃地着他。

    宇文皓没好气地道:“你那御杖,就只能吓唬吓唬老七。”

    良久,宇文皓才道:“其实,我还去了一趟国子监找静言,他给了一个办法。”

    元卿凌瞪了半响,“这……皇上一听就知道我是在无理取闹啊。”

    元卿凌噢了一声,“原来是要啃老,不,把太上皇推出来做挡箭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