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祸从口出

    

    沉思良久,元卿凌道:“当时不敢吧。”

    “不敢?这真不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喜嬷嬷道。

    元卿凌笑道:“是的,确实不是一个好理由。”

    但。确实也有这种想法,当时的她。四面楚歌啊。

    “所以?”喜嬷嬷问道。

    元卿凌叹气,“不知道,人和人之间的缘分是很奇怪的。我当时入宫,浑身是伤。嬷嬷是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我记着这份好,永远。”

    这话,在经历了喜嬷嬷的背叛之后。确实言不由衷。

    但是。喜嬷嬷竟动容了,似乎泪光闪动。

    “永远。”喜嬷嬷喃喃地说,凄凉一笑,“许久以前。也有人对我说,永远对我好。”

    “他没做到?”元卿凌问。想必此人就是褚首辅吧?是啊,褚首辅怎么可能得上一个宫女?

    “我不信!”喜嬷嬷说,神情茫然,“谁信呢?他是谁。我是谁?不信。那我始终就不知道是否真的。这样很好啊。”s11();

    薛定谔的猫。

    不信,不试,答案就永远都有两个。

    元卿凌叹息。

    “这辈子,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去了。”喜嬷嬷静静地说。

    “很美丽而忧伤的一个故事。”元卿凌说。

    喜嬷嬷笑了,“是吗?”

    不美丽,只有当事人知道,一点都不美丽,因为那漫长的岁月,漫长的折磨,她是一点一滴地经受过来的。

    后悔过,可不敢让后悔恣意蔓延。

    因为一旦恣意,便会生出许多幻想,这样日子没办法过下去。

    如今虽然浑浑噩噩,却也过了大半辈子,平平安安,死水一般地过了。

    元卿凌感觉气氛忽然有点哀伤,便道:“对了,王爷说今天是为齐王选侧妃,嬷嬷觉得,这侧妃会否还是褚家的女儿?”

    “未必!”喜嬷嬷道。

    “未必?”元卿凌错愕,“齐王妃眼着是要被褚首辅放弃了,毕竟,她如今有污点,这齐王妃正妃之位,未必能稳坐许久,褚首辅会不选一个褚家的女儿来占位吗?””;

    喜嬷嬷轻声道:“褚首辅未必就选定了齐王是太子,而且,就算认定了齐王,若有更好的女子,他还是会选更好的。”

    这话就让元卿凌很意外了。

    “他不选定齐王,那选谁啊?齐王是他的外孙吧?而且,你说就算认定了齐王,若有更好的女子,他会选更好的,图什么啊?”

    喜嬷嬷沉默了一下,道:“其实王妃不必把他想得那么复杂,在他心里,家国天下,重于一切。”

    这话,元卿凌不信的。

    一个手握重权的人,还直接威胁到皇权了,你说他只重视家国天下?或许是的,但是得是谁的家国天下。

    一个人的野心,是会逐渐膨胀的,她深信这一点。

    但是,褚首辅似乎是喜嬷嬷的爱豆,那就不要说太多了。

    赏花宴举办在灯火通明的御花园。

    不是大白天,且举办得如此仓促,着实让人怀疑皇后的居心。

    元卿凌来到的时候,孙王妃已经到了,她上前和元卿凌打招呼,元卿凌着灯光下,各色少女傅粉

    施朱,环佩叮当,远远到褚明翠,褚明阳姐妹也都在场。

    “今晚真热闹!”元卿凌说。

    孙王妃笑道:“当然热闹,皇后亲下的帖子,谁敢不来?”

    “大白天举办不好一些吗?”元卿凌道。

    孙王妃道:“听钦天监说,未来几天都会下雨,这贵女们淋湿了可就狼狈了,加上皇后娘娘心急,自然晚上也不拘了。”

    原来如此。

    元卿凌着实诚的宇文龄,搂着她的肩膀往外走,“公主,这事不用说出来,咱心里明白就好,祸从口出。”
whhryl.com
    孙王妃与元卿凌往前走着,公主们几乎都出席了。

    但是,她不能嫌弃,因为人家说了是祖父送的且带了二十几年,意义很珍贵,连祖父送的手串都转送给了她,在所有人眼中着,真是无上的恩宠了。

    “皇祖母没来,就不要去惊动她老人家了。”宇文龄说。

    贤妃几不可闻地轻哼一声,不就是皇后随便糊弄的一串粗www.zyxta.com鄙手串吗?至于惊喜得要上去跪舔皇后的态度?s11();

    她见过绿芽带过一串手串,成色都要比这个好。

    元卿凌着那手串,实在是粗陋得很。

    所以,她尽量不和贤妃有任何的眼神接触,这互相嫌弃的眼神如果撞上来,还真是尴尬。

    元卿凌把这种互相厌恶定性为婆媳不和。

    宇文龄到元卿凌很开心,挽着她的手臂,“走,我们先去给母后请安,再去给母妃请安。”

    元卿凌最近当红,一个落魄侯爵府邸女儿摇身一变成为亲王妃,还得了皇上与太上皇的高,听说和楚王夫妻关系也特别融洽,自然就格外备受关注。

    皇后,贵妃,贤妃,德妃,秦妃都在,元卿凌过去,一一拜见。

    皇后着元卿凌道:“听闻楚王妃把怀王的痨病给治愈了,本宫听了,甚是欣慰,一直忙于宫务,还来不及下赏赐……”

    元卿凌怎么会不知道贤妃一直用嫌弃的眼光她?

    宇文龄单纯,着这副手串,慢慢地皱起了眉头,但是她不敢说什么,只等元卿凌退下去之后,才轻声地道:“这手串,我都没见母后带过,而且,这手串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估摸着褚家也不会送这么粗陋的东西给自己的孙女,五嫂,这东西,没必要当宝贝。””;

    皇后jxpxxs.com与几位嫔妃在花园的凉亭里坐着说话,宇文龄带着元卿凌过去请安,孙王妃方才已经请过了,所以就没有跟着去。

    出身是一个问题,如今发现举止也不大方得体,实在是丢人现眼。

    除了贤妃。

    她说着,把手腕上的翡翠手串脱下来,递给元卿凌,“这手串跟了本宫二十几年,是本宫在府中的时候祖父送的,对本宫而言,有很珍贵的意义,如今本宫赏赐给你,也算是答谢你救了本宫的儿子。””;

    元卿凌连忙接过,还要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多谢母后赏赐!”

    “太后娘娘来了吗?要不要先去给太后娘娘请安?”元卿凌问道。

    当你讨厌一个人的时候,连呼吸都是错的。

    贤妃是左右都元卿凌不顺眼。

    瞧瞧她行礼的姿势,瞧瞧她说话的强调,瞧瞧她的妆容,瞧瞧她两颗眼珠子也不知道往哪里扫,真是着就厌恶。

    真丢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