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又回了一趟娘家

    

    宇文皓不懂得这些,懊恼地道:“你都没来过,那我还跟皇祖母说了你可能怀上了。这事可不能露陷了。”

    绿芽却道:“不对啊,王妃。您怎么没来过?来过的啊,不过您的月信倒是奇怪,有时候两三月来一次的。”

    “来过?”元卿凌一怔。

    宇文皓着她。诧异地问道:“你自个来没来过,你不知道吗?”

    元卿凌沉默了一下。“来得少。谁知道是不是?”

    “还有这说法?”宇文皓着她,“老元,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

    “这有什么好瞒着的?”元卿凌转移了话题。“那侧妃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吗?父皇没说什么?”

    “父皇大概心里有数,什么话都没说。”宇文皓道。

    元卿凌起身。“那父皇都没说什么,咱就不管了。”

    她扯了嗓子喊道:“多宝,咱遛遛去。”

    多宝窜出来。元卿凌吩咐绿芽,“你陪着我去。”s11();

    绿芽哦了一声。跟着元卿凌出了院子。

    见宇文皓没追来,元卿凌压低声音问道:“对了,绿芽,我月信这个……我是三个月来一次。是吧?”

    “王妃。您自己不知道么?”绿芽诧异地问。

    “知道。知道,”元卿凌挥挥手,“王爷不知道,我本想瞒着王爷的,对了,你们是一个月一次?”她装作对月信不了解,故意问道。

    “是啊,都是一个月一次的。”绿芽道。

    元卿凌没想到原主还是个月经不调的,哎,害得她差点露馅了。

    “王妃您要不要请个大夫调理调理?”绿芽问道,如今诸位亲王妃可都在找方子调理身体,求着早日诞下皇家子孙呢。

    元卿凌摆摆手,“过些时候再调吧。”

    她xgchotel.com还是觉得十七岁就生子太不人道了。

    之前觉得原主可能还没来过月信,所以她心存侥幸,来,以后自己要注意一些了。

    可这怎么注意啊?

    在避孕方法落后的年代,那人又精力无穷,实在是为难啊。

    宇文皓也追过来了,如今他和多宝感情稳定,能凑在一起玩闹追逐,渐渐走出了恐狗的心理阴影。

    元卿凌见他们闹得高兴,也跟着玩起来。

    她拿了一根树枝扔出去,多宝窜着就去追。

    她故意朝宇文皓扔,多宝直接窜到宇文皓的身上,一口咬住树枝,叼回给元卿凌。

    宇文皓也冲她扔,但是不敢扔树枝,只敢扔树叶。

    树叶慢,元卿凌每一次都能侧头避开,多宝就不至于窜到她的身上去。

    而且多宝灵性,知道女主人作弄宇文皓,所以,每一次都故意跳他身上去。

    两人一狗玩了足足半个时辰,元卿凌累得气喘吁吁,直接坐在草地上歇息。

    多宝乖乖地趴在她的脚边,元卿凌便伸手去抚摸它。

    宇文皓也坐了下来,为她擦了汗水,着她因为运动而红透的脸蛋,笑着问道:“累坏了吧?”

    “不累,高兴!”元卿凌依偎在他的身边,秋凉的风吹来,感觉舒爽极了。

    她确实需要运动一下了。

    “高兴?那好,以后每天陪你和多宝玩,先练习练习,等你生了儿子,我再陪儿子玩。”

     

    ;聽聽聽又说生儿子!

    元卿凌真是感觉去哪里都躲不开这个话题。

    这朝代什么都不好,现在还多了一样,结婚一年如果生不了孩子,就是罪大恶极了。

    旁人这样说就算了,他也这样叨叨不停。

    元卿凌惆怅极了。

    翌日无事,元卿凌回了一趟娘家去老太太。

    她依旧是趁着静候不在的时候回去的,不过,这一次回去,栾氏和二老夫人都没有对她太尖酸刻薄,还叫人给她准备了午膳。

    “拉倒,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黄氏瞪着她道。

    “祖母,怎么说您呢?这身体是您自个的,您不珍惜,谁能帮得了您?”元卿凌轻叹道。

    “放心,”元卿凌收拾东西走人,回头对老夫人说了一声,“如果你孙女婿如果欺负我,我卷铺盖回来投奔您老人家就是。”

    “你可千万别,我这里不收!”老夫人笑着道。s11();

    元卿屏拉长了脸,“行了,您就别叨叨了,我送大姐出去。”

    孙妈妈笑着道:“老夫人是说外头的人都在传言说,皇上有意要册立先生下儿子的亲王为太子,问您跟王爷什么时候能生一个。”

    老夫人情况依旧是不好不坏,元卿凌知道她这是不重视自己的身体,吃药一定是不上心的。

    “母亲,我刚想去跟您请www.zyxta.com安来着,便在这里遇到您了。”元卿凌硬着头皮道。

    元卿凌惊跳起来,“我得走了,不能让他逮到。”

    问了孙妈妈,孙妈妈说栾氏没有再过来问药的事情了jxpxxs.com,但是元卿凌她给的药还剩下许多,可见老太太没吃多少。

    老夫人禁不住笑了起来,“什么东西?问一下也不成,你祖母不盼着其他,倒是盼着你能诞下一男半女的,也好稳住你在王府的地位,不至于叫人欺负。”

    说完,挽着元卿凌的手暗声道:“逃!”

    怎么现在到哪里都是这个话题?

    元卿凌只差点没昏过去。

    元卿凌可不太喜欢原主的这个母亲,愚蠢又糊涂,还没主见,偏喜欢拿乔。

    黄氏面无表情地拦住了她,“你回来也不去跟我请个安,我是白生了你?还是你当了王妃就把眼睛安在额头上了?”

    元卿屏过来解围,“母亲,您就别刁难大姐了,她又不是那样的人。”

    “什么外头什么天?这和我跟王爷有什么关系?”元卿凌一头雾水。

    黄氏素来宠爱元卿屏,但是今天着她也来气,怒道:“你也是,一个个不长进,不懂事,你父亲是为你好,为你的婚事奔走,你不领情竟还敢顶撞他?你是嫌这日子过得太顺心了是吗?””;

    老夫人淡淡地道:“生死有命,要收我的时候,吃药也不管用,我要真能活着,不吃药也能活着。”

    她长叹一声,“这是缘分,求不得,祖母您就别说这个了,最近孙女听得耳朵都快长茧子了。”

    不过,出去的时候却遇到了母亲黄氏。

    “甭说老身,说说你,外头什么天,老身是知道的,你和王爷到底怎么样?”老太太问道。

    “这是什么歪道理?”元卿凌皱起眉头,这老太太的脾气就是硬。

    “我不问你,你父亲也会问,他这几日就寻思着要去王府找你呢。”老夫人淡淡地道。

    见祖母高兴起来,元卿凌离开的时候也很舒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