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到底是不是怀了

    元卿凌吃了几口,但是实在是受不得粥里干贝的腥味,胃里www.jsshcxx.com又是一阵搅动。她摆摆手,惨白着脸躺下来。“不吃了,再吃又要吐了。”

    宇文皓心疼得很,冲大夫怒道:“到底什么病你也没个诊断的。怎么吃下去就要吐呢?还不想法子?”

    大夫很惶恐,道:“容御医抵达之后。再开个方子吧。小老也不敢胡乱开方子。”

    宇文皓听得这话,急得眼睛都弯成了三角形,“到底是什么情况?”

    大夫欲言又止。

    喜嬷嬷道:“大夫。你先回吧。嘴巴闭严实了。”

    大夫道:“那小老就先告辞了。”

    钱嬷嬷带他到账房去支取诊费,送了他出去。

    钱嬷嬷回到门口。招呼了喜嬷嬷出去。

    两人走到回廊处,钱嬷嬷道:“大夫的诊断,或许有误。这事还是先别跟王爷说,等御医诊断了再说吧。”

    喜嬷嬷道:“我正有此意。”

    钱嬷嬷叹息。“若是真的,该多好,只是,王妃曾服用过紫金汤。只怕这三年两载的。未必能行啊。”

    “对了。我正要问此事,这紫金汤是谁调配的?分量如何?”

    “是汤大人调配的,分量都是正常的分量,不过,后来王爷赐了解汤,多少有些帮助。”

    “解汤帮助不多,除非是刚吃下去就马上服用解汤,可王妃在宫里的时候,身体就很差了,紫金汤已经伤及肺腑……”

    喜嬷嬷迟疑了一下,“不过,说来也怪,这段日子,也没见王妃怎么地。”

    钱嬷嬷道:“是啊,其实我一直也有留意王妃的身体,见她连咳嗽都没一声,紫金汤本是最伤肺腑的。”

    两人才刚说,便听得里头传来一阵咳嗽声。

    二位嬷嬷急忙进去,却见元卿凌又吐了起来,只是,实在也没什么能吐的,在床边干呕。

    她整个人都软趴趴地倒在宇文皓的怀中,宇文皓又急又乱又心疼,却毫无办法,只能是一味地给她轻拍后背。

    “扶我一下,我要去小解。”元卿凌虚弱地伸手。

    “我抱你去!”宇文皓一手便要抱起她。

    “不,放我下来,我走着去。”元卿凌道。

    宇文皓抱去起了她,“闭嘴吧。”

    恭桶就在隔壁,宇文皓抱过去之后把她放下,片刻之后,她慢慢地走出来,扶着宇文皓的手臂,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nwhhryl.combsp;“绿芽,那个帮我准备点东西,我月事来了!”

    二位嬷嬷闻言,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失望。

    元卿凌却是放了心,本来还被大夫吓了一跳,弄得方才自己都有点信了。

    绿芽连忙去张罗,还给她准备了热水洗澡。

    元卿凌在里头看着这个古老到了极点的东西,那两根伸出来的带子,无语,怎么用她是知道的,但是,真不方便啊。

    看来,她要自制一些棉花垫才行。

    刚弄好躺在床上,曹御医就来到了。

    听得说王妃吐了许久,且大夫也来看过,没说出病因,便十分重视了。

    宇文皓让他去诊脉,他小心翼翼地掏出红线,宇文皓急道:“还弄什么虚文?直接诊脉。”

    方才大夫都是这样了,急病当前,还说这些?

    曹御医道:“这是规矩。”

    宇文皓急得跳脚,却只能无奈地看着他系好红线,手指轻轻地压在红线上。

    曹御医的手指刚压下去没一会儿,眉头便一扬,猛地看着元卿凌。

    “怎么啊?”宇文皓问道。

    曹御医拱手,“请王爷恩准卑职撤了红线诊脉!”

    宇文皓气得直翻白眼,冲他耳边大声嚷道:“方才就叫你直接诊脉。”

    曹御医道:“这是规矩。”

    元卿凌伸出手,看着曹御医,“是什么病您就直接说。”

    她方才在里头沐浴的时候看了一下药箱,药箱里没有其他新药,还是那些叶酸钙片安胎的针药。

    所以,她觉得自己问题不大。

    曹御医闭上眼睛,诊了左手换右手,换了右手再诊左手。

    就在宇文皓急得要把他丢出去然后自己飞快去学医的时候,曹御医睁开了眼睛,问道:“王妃月信迟了多久?”

    元卿凌笑道:“刚来。”

    曹御医一怔,叹气道:“不是月事,王妃肝气郁结,气血有些亏损,胎儿不稳,有小产的迹象。”

    宇文皓瞪着眼睛,“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胎儿不稳?她什么时候怀上了?你到底懂不懂啊?”

  www.jxpxxs.com  曹御医慢条斯理地掏了一下耳朵,指控他的声音太吵,“滑脉,是断错不了的,至于王妃如今肝气郁结,想来是今晚受了气,急怒攻心,才会导致滑胎迹象,卑职先开一副药,马上让王妃服下,这胎儿不稳,且有见血的迹象,未来几天,必须卧床休息。”";

    宇文皓怔怔地看着元卿凌,元卿凌也怔怔地看着他,宇文皓的唇角慢慢地扬起来,元卿凌的唇角慢慢地下弯,嘴巴微扁,有想哭的冲动了。

    “怀了?”宇文皓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声,慢慢地坐过去看着元卿凌,还是不太相信的样子。

    “御医,王妃之前服用过紫金汤。”喜嬷嬷道。

    曹御医一怔,“这……这怎么可能?”

    “确实!”钱嬷嬷道。

    曹御医急忙又再伸手去诊脉,诊了片刻,抬起了狐疑的眸子,“确实是喜脉啊。”

    “但是服用过紫金汤啊。”喜嬷嬷道。

    “但是确实是喜脉啊!”御医道。

    宇文皓觉得自己的心在惊和喜之间徘徊,有点要疯的冲动。

    元卿凌也是,但是她的惊和喜与宇文皓的刚好相反。

    “到底是还不是啊?”他急了。

    “是!”御医确定地道。

    宇文皓盯着御医,“你可必须断准了,免得王妃空欢喜一场,你看,王妃都快喜极而泣了。”

    他俯身,轻轻地拍着元卿凌的手臂,“我们先别太高兴,或许是误诊。”

    紫金汤的副作用他是知道的,这极为损害身体,这些日子他一直都有叫钱嬷嬷为她做滋补的汤水。

    元卿凌哭笑不得,他哪只狗眼看到她是喜极而泣?她是怕得快哭出来了好吗?

    你丫的十七岁生孩子你不怕啊?

    她看着宇文皓,伸手抚摸他略带彷徨略带青肿的俊脸,温柔却咬牙切齿地道:“如果我真的怀上了,我第一个就要杀了你。”

    宇文皓惊愕,老元疯了!

    他猛地看着御医,咬牙切齿地道:“你赶紧诊断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