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所以你开心吗

    

    御医真不明白王爷火气那么大做什么?不懂算数吗?

    怀胎十月,算上月子,难道不是十一个月吗?按说要十二个月。但是在他的面子上,已经酌情减少了一个月了。

    汤阳知道。所以连忙催促御医,“您继续说。”

    御医了汤阳一眼,继续道:“第二样。也是至关重要,王妃暂时不可活动。必须静卧休息。还必须服用卑职开的安胎方子。”

    “行,记住了。”汤阳道。

    “第三……”曹御医郑重了起来,环视了一眼屋中的人。轻声道:“这也是至关重要的。必须谨记,王妃的所有饮食。都必须有信得过的人专门照料,屋中熏香全部撤下,衣裳也不必熏香。任何人送的东西,都必须再三查验。甚至是宫中赏赐之物,因一路出宫,未必都能及时盯紧,也必须严查。除府中的食物。王妃尽量不进食任何人送过来的食物。谨记。””;

    宇文皓的神色也渐渐地凝重起来。

    御医最后这番话,用意何在,他明白。

    若寻常交情,这话御医大可不必说。

    他收敛了脾气,拱手道:“曹御医,内子所有的汤药伺候,都由您来主理,本王会入宫奏明父皇,请您入府暂住。”

  &www.zyxta.comnbsp; “是!”御医应道,着元卿凌,叹息道:“皇上一定会很高兴,王妃,卑职一定会尽心尽力,为您保住世子。”s11();

    元卿凌着屋中的人,每一个人都凝重紧张,想起自己方才的念头,她觉得很羞xgchotel.com耻,充满了罪恶感。

    “谢谢!”元卿凌轻声道。

    心头很复杂。

    喜嬷嬷着御医,“王妃有孕之事,对外公布是否不合适?”

    “公布不公布,这是王爷和王妃的决定,只是,这事估计也瞒不住,宫里必须是要告知的,卑职不认为宫里能沉得住气不命人往王府里跑,而许多人眸光锐利,未必就不会出端倪来。””;

    喜嬷嬷惆怅了,“但是此事一旦公布……”

    喜嬷嬷这话没说完,大家都明白。

    亲王妃有孕,这是多大的事情?

    尤其还曾出了齐王妃假孕一事,闹得宫中的人一场欢喜一场空。

    御医道:“嬷嬷说,王妃曾服用紫金汤,不妨把这事往外说说。”

    “只是这样一来,外人不免会猜疑,王妃到底做错了什么,竟会服下紫金汤。”喜嬷嬷为元卿凌的名声着想,这紫金汤是用来给犯人服下逼供的。

    “随便寻个借口吧,误用,或者其他,这原因不打紧,且也可以把王妃胎儿不稳需要坐胎的事情说一说。”

    这般示弱,其实也是为了换取安静的日子。

    王妃有孕的事情一旦公布,很多眼睛就会盯着楚王府。

    如果说王妃情况不甚好,反而会让人心存侥幸,觉得不必冒这个险来对付,那胎儿也未必留得住。

    总之,现在局势未明,丢出去的信息越多越乱,反而府中就能越稳。

    喜嬷嬷随即对汤阳道:“汤大人,明日一早,必须对府中所有的下人下严令,除非是我们放出去的消息,其余的一律不准在外头乱说,但凡发现乱说的,送出京城。””;

    汤阳道:“嬷嬷放心,明日一早我便召下人过来。”

    嬷嬷继续道:“王妃身边伺候的人是其嬷嬷,钱嬷嬷,绿芽,绮罗,还有我,除我们五人之外,府中下人不能再接近王妃。”

    聽&nbs

    p;聽聽宇文皓也吩咐道:“徐一,你从明天开始,不必跟着本王,留在府中好生照应,记住,但凡有访客,都必须先告知汤大人和喜嬷嬷,他们二人在场的情况下,才可让人进来,而且你谨记,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放进来。””;

    如果有孕的消息传开去,亲王妃们,公主们,还有静候府乃至静候府的那些亲戚,都会过来。

    人多口杂,这就不能不防了。

    “知道!”徐一大声道。

    汤阳着他,叮嘱道:“你这一次千万不能出任何纰漏,知道吗?”

    “知道,汤大人就放心吧,徐一一定会以命保着小主子的。”徐一使命感一下子就上来了,想到王妃要生孩子,他就一阵热血澎湃。

 &nwhhryl.combsp;  比自己夫人要生孩子还要激动,虽然他还没有夫人。

    御医撵人,王妃需要休息。

    终于清走了满屋子的人,宇文皓躺在元卿凌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抱着她。

    “踏实?”她不解。

    他深深地着她,“是的,你是元卿凌,是我儿子的娘。”s11();

    “我为什么要逃?”元卿凌更是不解了。

    他心里又猜测什么了?

    “或许是因为你忽然懂得医术,忽然有个药箱,又忽然变了一个人,其实我一直都不太敢深究,自打我们两人好了之后,你见我几时仔细问过你关于这些?”

    “我就是元卿凌啊!”她怔了一下。

    “以后不要胡乱猜测了,把脑袋想坏了你也猜不到我就是元卿凌以外的可能性。”元卿凌道。

    他也笑了,“不知道,只是有时候我会胡思乱想,这种可能是猜测过的,毕竟那药箱很神奇。”

    “那也不敢深挖,只是试探一下,我是想知道,又不敢知道。”宇文皓舒了一口气,“但是现在我放心了,你怀了孩子,有了牵绊,你就再也不会走了,上都是这样写的,仙女下凡之后,若有了孩子,都舍不得离去。””;

    “是的,静下来的时候,会想你到底是谁。”

    宇文皓望着她,眼底渐渐有了茫然,“不知道,我心里总是这样认为,觉得有一天你会离开我。”

    元卿凌心底悄然叹气,他是信还是不信啊?

    “这两天还有问啊,你说我有事瞒着你,我们还用紫金丹和药箱辩了一场。”元卿凌道。

    “你猜测过很多种可能?”元卿凌有些动容,总觉得他跟自己作对,但是没想到他竟然会私底下想这些事情。

    她笑骂道:“什么仙女?胡说八道!”

    宇文皓笑了一下,眉角扬开,“是的,踏实,觉得你再也逃不了了。”

    手慢慢地从她的身侧漫上她的小腹,轻声道:“辛苦你了。”

    元卿凌诧异了,“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他侧头,“所以,真不是什么仙女?”

    她伸手抚摸他肿胀的眼角,眸色缱绻,哑声问道:“你开心吗?”

    元卿凌侧头着他,他整个人都是诚惶诚恐的,没见过他这般虔诚的时候。

    他松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不是,就你这样,怎么可能是仙女?差点破坏我对仙女的想象。”

    “什么鬼?我又不是仙女。”元卿凌失笑。

    “不止是开心,更多是踏实。”宇文皓握住她的手,贴在自己的唇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