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战斗力惊人

    齐王府今晚宴罢,齐王去了新房。

    掀开红盖头之后,屏退了新房里的人,他着袁咏意那张圆脸,道:“本王需要和你谈一下。”

    袁咏意眨巴眼睛,揉了揉脖子,“王爷请说。”

    齐王道:“今晚,本王不会留在这里过夜。”

    袁咏意伸手抚住胸口,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吐舌头道:“那就真的太好了。”

    齐王一怔,“你……不难过?”

    袁咏意站起来,把头冠卸掉,走到桌子前坐下来大快朵颐,“我都快饿死了,这一整天,就是早起梳妆的时候吃了点儿面片汤,一直饿到现在,太刻薄了。”

    齐王着她,见她真没有半点不悦或者难过之情,才略略放心,“那你吃,本王先出去了。”

    “等一下。”袁咏意放下筷子,道。

    齐王心中微沉,来,没那么容易打发的,遂沉了沉脸。

    袁咏意着他,露出了讨好的脸,“您跟楚王妃是不是很熟?”s11();

    齐王蹙眉,“还行,怎么了?”

    “那您去楚王府的时候,能带上我吗?”袁咏意祈求地着他。

    “你去楚王府做什么?”齐王疑惑地问道。

    “找楚王妃说话啊。”

    齐王着她,心道,这个女人还真狡猾,以退为进,和他单独外出的话,自然就多了相处的时间。

    来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他淡淡地道:“改天去的时候告诉你吧。”

    “明天去吗?”

    “不去!”

    袁咏意懊恼,“那后天呢?”

    齐王冷道:

    “后天不是回门吗?”

    “大后天呢?”袁咏意再追问。

    齐王冷冷地拂袖而去,“你别咄咄相逼,吃相难。”

    袁咏意一怔,吃相难?www.whhryl.com她饿啊!

    饿还得顾什么吃相?

    她是将军府出来的女儿,她祖父是武夫,她爹是莽夫,不兴讲究这个。

    袁咏意继续吃。

    陪嫁的丫鬟明月清风进来,泪眼模糊,悲声对袁咏意道:“小姐,您真是命苦,今晚是您新婚之夜,王爷竟也没在您房中过夜。”

    袁咏意翻翻白眼,“他不在这里过夜我就命苦了?这什么道理?他死了我才命苦……也不是,他死了我还能改嫁。”

    若不是楚王妃说嫁给齐王做侧妃好,她才不上齐王那文弱生呢,一就知道手无缚鸡之力,怕是连行房的力气都没有的。

    不过,楚王妃说好,那就一定是好的。

    过了几日,元卿凌身子好转,按照规矩,也得入宫请安了。

    天气渐冷,入宫请安得早起,宇文皓本来不太同意的,毕竟她现在不去请安,也没有人说什么。

    不过,元卿凌想见太上皇,确实总是留在府中很无聊,哪里都去不得,如今怀王情况稳定,一给就是十天的药,所以不必常去。

    喜嬷嬷和绿芽徐一陪同入宫去。

    今日,除了亲王妃入宫请安,还有诰命命妇获召入宫。

    元卿凌鲜少理会宫中的事情,所以不知道宫里还在酝酿着什么大计划,但是到清一色的妙龄姑娘,她心头就

    一阵惊跳。

    在太后寝殿外等的时候,到褚明翠带着袁咏意和褚明阳进来。

    褚明翠

    是一袭红色锦缎衣裳,有些老套,中规中矩,但是,元卿凌仔细辨认了一下,这应该是亲王妃的朝服。

    褚明身穿如意纹百褶裙,脖子上挂了一串殷红的珊瑚项链,粒粒红灿如火,璀璨夺目。

    一如她的容颜,艳若桃李。

    至于袁咏意则穿得有些跳脱,黄配绿,绾着单螺髻,插着响铃簪子,这打扮得有些不像成亲的女子,倒像是还待字闺中的少女。

    “闭嘴,你这个猴子

    姐前姐后三分险,元卿凌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但是,袁咏意一点都不生分www.zyxta.com,笑盈盈地道:“楚王妃姐姐早。”

    “袁咏意,你好大的胆子,太后殿前,你也敢这般放肆?”褚明阳丢了颜面,哪里甘心?

    “二姑娘不必多礼。”她扬起了假笑虚伪的脸道。

    屁股,羞耻两个字你也配说吗?嘴巴怎么那么臭?你是早上起来不漱口还是不擦屁股?”

    褚明阳见对付不了袁咏意,又见袁咏意一味巴结元卿凌,便上前对元卿凌福身道:“拜见楚王妃。”s11();

    “缩开你的手指,否则我当场给你掰断了。”袁咏意瞪着眼睛,像露出獠牙的狼,凶狠而恶劣。

    任褚明阳再深沉和牙尖嘴利,对着动手党的袁咏意,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是恼羞成怒瞪着她。

    不过,她回头对着元卿凌的时候,却是温和而讨好的,“楚王妃姐姐,别管这些烂臭嘴狗,咱到一边说话去好吗?”

    惊呆的不止元卿凌,还有褚明翠和褚明阳。

    元卿凌虚伪的笑容顿时僵硬在嘴边。

    元卿凌戏得津津有味,忽地见褚明阳过来福身,这黄鼠狼给鸡拜年哪里有安好心的?

    褚明阳着她,阴沉一笑,一字一句地道:“礼数不能少,以后我进门之后,我们就是姐妹了。”

    元卿凌不答话,褚明阳牙尖嘴利,她自问不是对手,最好是不回应。

    她一到元卿凌,就眼睛绽放光芒,飞快地上前,拘谨又热烈地着元卿凌,“楚王妃姐姐,您也在啊。”

    殿外,已经有陆续的命妇和亲王妃等

    这么多人,听着袁侧妃出言不逊,目中无人嚣张跋扈,都为之震惊,但是,谁都没敢上前阻拦半句,袁家所有的人都是破落户,无赖,招惹不得www.jxpxxs.com。

    候了,嫔妃娘娘们还没到,一般她们都会稍稍迟一点的。

    袁咏意一个回头,箭步上前,一手提起褚明阳的领子,威胁道:“你再噉吧噉的,我就把你的衣裳全部脱光丢到城外让人观赏,你信不信?”

    褚明阳脑袋有片刻的空白,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伸出手指几乎戳到了袁咏意的鼻子,“你……你放肆!”

    不过,袁咏意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元卿凌整个震惊了。

    从来没人敢这样跟她说话,她是褚家嫡出的二小姐,谁敢对她无礼?

    元卿凌微微笑,着那张圆脸,自从出了小兰的事情之后,她最近对可爱的圆脸有些排斥,所以,她回应就有些冷淡,“是的,袁侧妃早。”

    袁咏意放开褚明阳,了褚明翠一眼,“你别对我摆王妃的架子,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本来昨天齐王哥哥说要带我去楚王府的,你故意装病坏我的好事,总有一天,我要把你扒光了丢到城门去。”

    褚明阳冷冷地道:“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也不知道羞耻,人家得上你吗?人家如今可是皇家的心肝宠,眼睛都长在额头上的。”

    褚明翠上前,冷声道:“侧妃不得无礼。”

    至于袁咏意受不受委屈,她还真干涉不了,这小丫头也不是褚明阳的对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