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顾司伤人

    老太太和元卿屏过过晚饭才回,本是想等宇文皓回来的,但是,宇文皓这几天都忙,没等到,她们治好先吃了。

    天色不早,老太太又不愿意留在王府过夜,元卿凌只得让徐一送回去。

    元卿凌想着今晚要等宇文皓回来,之前好几晚都发誓要等他,可总是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所以今晚她带着多宝进屋,交流了一番,交流到最后,她连京中有多少只流浪狗都知道了。

    可还是困。

    好不容易撑到子时,喜嬷嬷已经第五次进来催了,“该睡了,王爷今晚怕是没这么早回。”

    元卿凌迷迷糊糊地爬到床上去,“好,那我睡着等。”

    喜嬷嬷没好气地笑了,王妃其实都困得不行了,从亥时不到就她一个劲地点头,眼皮下耷,偏强撑着等了差不多两个时辰。

    她上zyxta.com前为元卿凌压好被子,刚转身要吹灭灯,却见宇文皓进来了,她吓了一跳,“王爷!”

    元卿凌听得声音,猛地睁开眼睛,果然进他回来了。

    但是,他衣衫和脸上都染了血迹,一张脸憔悴又悲伤。s11();

    元卿凌心中一揪,猛地下床,“天啊,出什么事了?你受伤了吗?”

    宇文皓扶着她的手,让她坐下来,哑声道:“我没事,不是我,是老八,老八出事了。”

    “老八?”元卿凌怔了怔,随即想起八皇子宇文畅,他是皇后嫡出,比齐王小一年多,排行第八,“他怎么了?”

    “顾司伤了他!”宇文皓

    脸色惨白。

    “顾司?”元卿凌冲口而出,“不可能!”

    宇文皓慢慢地坐下来,眼底升上一丝迷惑与痛苦,“但是,他承认了。”

    元卿凌也十分震惊,“为什么?他为什么要伤八皇子?”

    宇文皓摇摇头,沉重地道:“他只承认伤了老八,但是不说原因,死活不开口。”

    元卿凌跌坐下来,顾司,顾司虽然偶尔犯浑,但是

    不至于会这样做。

    可他承认了。

    “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元卿凌问道。

    宇文皓着她,想起今日的事情,眼底不禁笼了一层阴霾,“今日我入宫禀报亭江府的事情,出来的时候,遇到李公公,李公公告诉我母妃有些不适,昨晚请了御医,我便想着顺便过去,刚走到明华殿,便听得老八在里头惨叫了一声,我冲进去,见顾司拿着一把带血的剑,老八已经倒在血泊中,而老八的贴身太监,死了,我抱着老八离开的时候,顾司着我经过,慢慢地跟着我走,却一句话都不说,等父皇来了,他只说了一句话,是他做的。”

    “明华殿?八皇子不是住在明华殿啊。”元卿凌道。

    “是的,明华殿许久无人居住了,但是老八喜欢到那边去作画,今天他就是去作画的时候出事的。”宇文皓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哀戚莫名,也疑惑得很。

    “那八皇子如今怎么样?”元卿凌问道。

    “给了紫金丹了,但是,能不能熬过去,还不知道

    ,御医说他的伤势很重,我出宫的时候,他还吐血了。”宇文皓沉重地道。

    元卿凌握住他的手,他的手微颤,知道他一直当顾司是自己的兄弟。

    “这事很蹊跷,如今是谁接管调查?”元

    卿凌问道。

    “父皇把案子给了我,如今顾司暂时关押在京兆府衙门,我还不知道怎么去问他。”宇文皓沉了一口气,道。

    元卿凌问道:“八皇子和齐王相差一年多,齐王早就封了亲王赐府另居,为什么八皇子至今还没赐府也没有封王?而且我记得他似乎还没成亲吧?”

    按说成年的皇子,是不能留在后宫里的。

    宇文皓道:“父皇其实已经有旨意想封他为禄王了,只是老八他的脑子有些不灵光。”

    “不灵光?”

    “他……”宇文皓也不知道怎么说,“他从话,很孤僻,且他也不认字,只爱作画,有时候可以作上一整天,可他喜欢我和老七,自小粘着我们,今天到他连呼吸都没有的样子,我心里特别害怕。”

    元卿凌听着这个病症像是孤独症。

   www.jsshcxx.com; 孤独症,也就是自闭症,他们有自己的世界,但是智商是正常的,有些智商甚至超过许多正常人,他们只是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

  www.xgchotel.com  嬷进来道:“王妃,您不能这样熬夜,对身体不好,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如果顾大人没有做过,王爷一定会还他清白的。”

    一种是御医能救他。s11();

    元卿凌着他,“你觉得这事是冲你来的?”

    他站起来,“我回来换身衣裳,我还是得入宫去,守着他。”

    宇文皓去沐浴,换了一身衣裳进来,到元卿凌坐在灯下,还不去睡觉,“怎么还不睡?”

    “未必一定是冲我,但是至少出了这件事情,父皇的注意力肯定就会转移,对亭江府的案子就没那么重,在这期间,有人就能做手脚。”

    喜嬷

    元卿凌握住他的手,有些苍白无力地安慰,“别担心太多,他会没事的。”

    另外一种可能……她有些不敢想,大概,大概是救不回来,给药也无用。

    宇文皓双手擦了一下脸,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你能救他吗?”宇文皓着她。

    “想过,我已经命人在宫里紧密搜查调查,但是最坏的一样是顾司承认了是他伤了八弟。”宇文皓拉她起来,扶到床边,好生安抚,“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不止这案子会调查,亭江府的案子,我也会紧揪不放。”

    元卿凌叹气,“我觉得,八皇子是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人,他如果醒来,此事就能水落石出。”

    元卿凌抬头着他,“此事很蹊跷,你有没有想过,顾司是被陷害的。”

    “我陪你去吧。”元卿凌道。

    摇头,“对不起,我没有办法。”

    元卿凌眼圈发热,道:“我知道。”

    “好!”元卿凌躺下来,着他披着玄色披风出门,风卷进来,有些冷。

    “不,你睡吧,没事的。”宇文皓抱着她,紧紧地抱着,“你必须要好好的,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元卿凌拿出药箱,药箱里还是那些保胎药,她摇

    元卿凌是睡不着的,等他出门又坐了起来。

    药箱里没有药,只有两种可能。

    “嗯,那你去吧,小心点。”元卿凌道。

    宇文皓在她额头上亲了下,柔声道:“知道了,你睡吧,这几天晚上都不用等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