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元卿凌监刑

    元卿凌虽然不想帮着苏嫔,苏嫔死活和她更是无关,但是,她不想办这个差事,不想盯着一个人在她面前断气。

    她是个孕妇,不想见这种残酷的事情。

    “案子都还没调查清楚,皇上为什么要赐死苏嫔?”元卿凌问道。

    穆如公公轻声道:“赐死苏嫔,是太上皇的意思。”

    元卿凌错愕地着穆如公公,“是太上皇的意思?”

    元卿凌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什么冲撞了王妃刺伤了王妃,用这个借口杀了苏嫔,那明华殿里的一切,就掩盖下去了。

    元卿凌道:“我去见太上皇,一会才去办差。”

    穆如公公道:“好,老奴在这里等着王妃。”

    元卿凌快步进去,既然是老爷子的意思,那她去求老爷子让皇上改变主意,派别的人去监刑,老爷子疼爱她,应该不会让她去做一些残酷的事情。

    老爷子在屋中和常公公下棋。

    元卿凌进去之后,跪下来道:“皇祖父,您要帮我。”s11();

    老爷子眸子抬了抬,“帮你什么?”

    “赐死苏嫔,是您的意思是吗?可您知道皇上派了谁去监刑吗?”元卿凌委屈地道。

    老爷子问道:“派谁啊?”

    元卿凌都快哭出来了,“我,父皇叫我去盯着苏嫔喝毒酒,我现在怀着身孕,见不得这种残酷的事。”

    老爷子皱起眉头,“竟有这样的事?”

    元卿凌跪前一步,“是啊,穆如公公就在外头等着了,您得赶紧帮我说一声啊。”

    老爷

    子不满地道:“喝什么毒酒?孤的意思是赐白绫,让你着她吊着断气,还弄什么喝毒酒,宫里的毒酒烈性大,一口下去就断气了,还有什么好的,皇帝真是越发心慈手软了。”

    元卿凌心肝儿颤抖了一下,侧头,“您……您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老爷子挥手,不耐烦地道:“耳朵聋了吗?得了,就这样吧,改上吊,撤走毒酒,你去盯着,断气回来复命。”

    元卿凌跌坐在地上,骇然地着他,“您……”

   &nbwww.whhryl.comsp;老爷子转头盯着她,“杀人你敢吗?”

    元卿凌下意识地摇头。

    “盯着人死你也不敢?”

    元卿凌犹豫了一下,“不是不敢,只是不好。”

    “你死,人家盯着好不好?”太上皇再问。

    元卿凌蹬地一下子跪直,“那我就不同意了。”

    老爷子哼道:“你连着一个诬陷攀咬自己夫婿的女人自尽都不敢,你还有什么出息?你凭什么可以保护你肚子里的孩子?权利场,素来是白骨堆叠,你以为高位者底下踩着的都是什么?都是尸体。”

  zyxta.com  元卿凌知道,她历史不差。

    但是,知道和做到是两回事。

    元卿凌小声地道:“为什么杀苏嫔?”

    “她不该死?”太上皇冷问。

    “或许,罪不至死吧。”元卿凌试图用现代的法律去说。

    太上皇沉声道:“不管明华殿里发生了什么,起码可以肯定一样,那就是她当时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先是与人苟且再诬

    陷亲王轻薄侮辱她,论罪当诛,就别提那层层剥开,种种阴谋诡计了,这宫里从来都不缺魑魅魍魉,事小可以视而不见,事儿大就得杀一儆百。”

    />

    元卿凌沉默了。

    苏嫔是皇上的嫔妃,与人苟且,就已经是当诛了,没办法,这里的律法就是这样。

    对女子很不公平。

    如果是在现代,背夫偷汉,被发现之后顶多也就揍一顿,离婚,个别极端的例子,当然也会上上社会头条和热搜,例如某位经纪人和某宝某容。

    元卿凌告退而出。

    穆如公公在外头等着,到她出来,微笑道:“王妃,可以走了吗?”

    她被人拖了下去,像一条软在地上的

    元卿凌倏然而惊。

    德妃还不知道此事。

    元卿凌脸色煞白,指尖都在发抖。

    s11();现场死一般的沉寂。

    蛇。

    穆如公公着她,意味深长地道:“王妃,如果皇上不信王爷,那现在死的人是谁?”

    她还有什么好心慈手软的?

    元卿凌谢了一声,向苏嫔。

    高高在上的德妃,你深得帝宠,可你享受过什么?明明是皇帝的女人,可你感受过他强壮的臂膀和胸膛吗?你敢贴上去倾听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吗?你敢在他面前放任自己,去感受真正的极乐吗?你再受宠又如何,在皇帝面前还不是只能恭顺低微,甚至连与他四目相凝都不敢。你能想象得到,原来那些事情,也是可以叫人欢喜到极致的?你不知道,你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你就像一个死人,一个即便活着,也死了一大半的人。”

    “你闭嘴!”苏嫔阴鸷地着德妃,“事到如今,你何必假惺惺?我有今日,不都是你害的吗?”

    苏嫔慢慢地抬起头,如毒蛇一般的眸子盯着元卿凌,“你说,要断了我的活路,你果然说到做到,你即将为人母,狠毒至此,我诅咒你的孩子胎死腹中!”

 www.jsshcxx.com   德妃牵着她的手,轻叹道:“本宫陪着你。”

    只有苏嫔急促而凌乱的呼吸声。

    穆如公公念了皇上的旨意之后,便带着人出了门口,屋中,只有元卿凌,德妃和即将要死的苏嫔。

    元卿凌着他脸上的笑容,忍不住道:“公公,咱现在是去弄死一个人,有什么值得笑的?”

    苏嫔笑了,笑得像一朵开到了极致的荼蘼花,嗅到了腐烂的气息,“我有什么错?我为什么只能像那过了季节的花,在这冷宫一般的地方里慢慢凋零枯萎?我还年轻,我为什么就不能为自己追求点什么?呵,你是

    苏嫔在德尚宫。

    虽然说,皇上不会杀了宇文皓,但是,如果皇上不信老五,认定了他轻薄嫔妃,乱了宫闱,老五大概比死也好不了多少吧?

    苏嫔脸色惨白,身子抖得像风中的树叶。

    德妃沉怒一声,“苏嫔,你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你真以为皇上赐死你和楚王妃有关系吗?不过是寻了个借口,为你留身后名声,不至于牵连你的宗族亲人,你不思感恩,竟还口出狂言,你真是死不足惜。”

    白绫,悬挂在了侧殿的耳房里。

    直到穆如公公带着宫人端着白绫来到,德妃脸色微变。

    德妃怒道:“死性不改,本宫待你虽不如亲妹妹亲厚,却不曾亏待过你,你自己做错了事,还敢怨恨迁怒其他人,难不成你犯下的那些混事,都是本宫逼着你去的?”

    她着元卿凌,元卿凌轻声道:“皇上命我监刑。”

    她跪在地上,发鬓凌乱,外头有伺候苏嫔的宫女在哭,被穆如公公呵斥驱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