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纪王妃求药

    纪王府的人,再一次来到楚王府。

    不过,这一次来的不是其他人,而是纪王妃本人。

    她下轿子之后,直接再用肩舆抬进来的。

    她也不是自己来,而是叫了镇国大长公主陪同来的。

    镇国大长公主是明元帝的大姑姑,也是太上皇的姐姐,已经七十多岁。

    若纪王妃一个人来,元卿凌还能避而不见。

    但是镇国大长公主陪着来,这面子还是要给的,当初有孕的消息传出去之后,镇国大长公主马上就叫人送了礼过来祝贺。

    元卿凌带着口罩出来,她如今怀有身孕,可不能轻率的。

    镇国大长公主身穿一袭黑色团花图案绸缎衣裳,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粒粒圆润起了包浆,面容慈祥温和。

    元卿凌先给她见礼,大长公主上前托了一下她的手,含笑打量着她,道:“快别多礼了,你身子重。”

    元卿凌致谢之后向了纪王妃。s11();

    有日子没见纪王妃,这一次见到她,元卿凌心里也比较震惊。

    她老了很多,憔悴了很多,元卿凌记得她才刚满三十,如今鬓边已经现了白发。

    她的脸色十分蜡黄,眼窝深陷,瘦得很厉害。

    她也带了一个自制口罩,遮住口鼻,但是,或许是因为口罩的缘故,让她的眼角和鼻梁上去很多细纹,眼底还有些黄褐斑。

    元卿凌得出,她已经是打了一层薄薄的粉。

    她穿了一袭比较宽松的衣裳,也或许是因为瘦,才显得衣裳宽松,外头

    裹了一件黑色夹棉披风,手里还捧着暖手小炉,身子有些发抖。

    她着元卿凌,脸上有勉强的笑,“见楚王妃一面真难。”
jxpxxs.com
    元卿凌略微诧异,“难?这怎么会?我们妯娌以往也经常见面。”

    纪王妃着她,道:“我日前派人来请你,听说连你的面都没见着。”

    语气,竟是有点埋怨,倒是叫镇国大长公主轻叹了一声,“妯娌之间,大可不必如此的。”

    元卿凌道:“前几日我都在宫里,疲惫了几日略动了胎气,出宫之后,王爷便不许我出来,叫我卧床休息,怠慢了纪王府的下人,着实不好意思。”

    元卿凌心底冷笑,真没见过求人还会摆这么高的姿态,你叫一个下人来,我就得出来见他了?

    镇国大长公主听了元卿凌的话,不由得眉头一皱,“动了胎气?那可不行,必须得养着。”

    她着纪王妃,“这事,你遣来的人回去没说吗?你应该告知老身,那样老身来的时候还能带点药来,老身别的不知道,可保胎的药是有的。”

    语气,竟是有几分轻责了。

    楚王妃这一胎,整个皇族的人都很紧张的,尤其镇国大长公主,心里一直都很着急的。

    纪王妃致歉,“我遣来的这奴才着实是办事不力,回去竟也没说,弄得我今日也没带什么来。”

    元卿凌道:“不打紧,纪王妃先前也命人给我送了一尊送子观音,十分名贵,我很喜欢。”

    聽聽聽&nbs

    p;喜嬷嬷微笑

    道:“是啊,若那尊观音没有裂缝,那可真是上品。”

    镇国大长公主怒道:“责罚?按老身说打杀就对了,这礼物出门,先检查一次,送到之前,再检查一次,确保无误才可送出去,这不是寻常的物品,而是送子观音菩萨,送的又是已经有孕的亲王妃,简直岂有此理。”

    镇国大长公主也着实是菩萨心肠,听了这话,道:“你去照顾老六,也是出于长嫂的仁爱之心,你先是染病,之后你府中侧妃也出事,确实是乱作一团的,你也别想太多,等身子好了,就一切都好了。”

    陪老大媳妇来,便是为了治病一事,你如今怀有身孕,给她治病,老身是第一个反对的,但是,老身听得鲁妃说你有治这种病的药,能否给她一些?”

    镇国大长公主信佛,这些年修得脾气都快没有了,如今动这大怒,一则是损坏观音座乃是亵渎神灵,二则,她在乎皇家的骨血,这传出有孕,送来一尊有裂缝的送子观音,这简直是荒唐!

    鲁妃?事怎么那么多啊?

    “是府中的那些奴才手脚不仔细,已经责罚过了。”纪王妃淡淡地道。

    元卿凌觉得需要简单科普,她道:“这病是十分凶险的,病菌的繁殖能力也很强,用药恰到好处,便能压制或者杀灭病菌,如果服药半年,病菌全部杀

  www.zyxta.com  纪王妃虽然是皇家的人,可老六是她嫡亲侄孙子,地位当然不一样的。

    元卿凌道:“大长公主,这药我确实是还有的,但是,余下不多了,老六那边还得坚持用药,半年之内,是断不得的,而我如今怀了身孕,不能炼药,如果纪王妃要的话,我只能是从老六那边分一些出来,可这样的话,那就有可能两个人都没办法痊愈。”s11();

    镇国大长公主听了这话,就有些错愕了,“送子观音?这送子观音怎么能有裂缝?是下人摔了吗?”

    元卿凌摇头,解释道:“他如今只是不具有传染性,但是,病还没好,如今每隔几天,我便命人去给怀王送药,这药是断不得的,一断药的话,情况会比原先更严重。”“

    大长公主一怔,“老六还没痊愈吗?鲁妃说他已经好了。”

    大长公主也点头,“对啊,病情都已经稳定了,继续慢慢调理,不是一样可以痊愈吗?”

    镇国大长公主着元卿凌道:“老五媳妇,今日老身

    纪王妃便有些不安了,长叹一口气,“也怪我去照顾老六的时候,没有注意,染了这个病,府中又没有一个得力可靠的人去打点,自然就xgchotel.com出纰漏了,所以今日登门,我只要是想跟老五媳妇赔个不是,其次,才是为这病来的。”

    纪王妃眸色低垂,甚是悲怜。

    死,那么,人就痊愈了。可在病菌没有被全面杀灭的时候停了药,病菌会不断地繁殖生长,同时没有药抑制,则一发不可收拾,怀王用药,是刚到了关键的时候,所以他现在断药,对他来说还是有生命的危险。”

    大长公主似懂非懂,但是听得最后一句,说怀王还有生命的危险,当下就摆手,“那不行,那不行的。”

    纪王妃依旧眸色不动,只是淡冷地笑了笑,“楚王妃这话,大概也只能糊弄一下不懂得药理的人了,病已经治愈了大半,如果断了你的药,继续服用御医开的药慢慢调理,也是能好,怎么就说得会比原先更凶险了呢?这也是好没道理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