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卖药的原因

    

    元卿凌道:“我帮王爷检查一下。”

    怀王连忙伸手阻止,“不,不,听母妃说五嫂怀了身孕,不可靠近小王。”

    元卿凌道:“没事,你的病现在已经没有传染性了,只是检查检查。”

    怀王只得道:“那好,到屏风后头去。”

    正厅里有屏风,阻隔开来,元卿凌进去为他检查了一番,竟听得肺部杂音比较明显。

    他的病,反而比原先严重了。

    元卿凌和他从屏风后走出来,她问道:“王爷没有每天按时定量吃药吗?”

    “有吃药,每天都吃。”

    元卿凌问道:“一天三次?一次八颗?”

    鲁妃笑着道:“一天一次,这药吃多了总不是好事,他现在已经好很多了,而且减药之后,他说明显精神了很多。”

    元卿凌一听这话就来气,但是到底是长辈,只能是摇摇头问道:“减药多久了?减的是哪些药?减掉的药呢?”s11();

    大长公主道:“卖给纪王妃了啊。”

    怀王惊愕地着鲁妃,“母妃,您怎么能拿五嫂的药去卖?而且,不是是五嫂叫我减药的吗?”

    鲁妃笑着道:“瞧你们紧张得那样,那天御医来给你诊脉,说你现在都好一大半了,既然是好了一大半,那减掉一部分药也没问题的,再说,那些药卖给纪王妃,也好叫她出点血。”

    元卿凌真是哭笑不得。

    她想了想,道:“鲁母妃,我能私下跟您说几句话吗?”

    鲁妃瞧了瞧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扬扬手

    ,“去吧。”

    公主佛心,自然知道元卿凌言语是要严苛一些了,不好当着她的面说。

    鲁妃和元卿凌进了偏厅,还没等鲁妃坐下来,元卿凌就道:“鲁母妃,您这样做是要出人命的,您知道吗?”

    鲁妃慢慢地坐下来,着她,神色颇有些得意,“本宫知道,本宫是故意的,你当初说过,这药开始的时候不能间断了吃,否则会比原先更严重,甚至会危及生命,本妃故意把一部分药给纪王妃,给了两次之后就不会再给,她肯定得去求你,本宫知道你与她有私怨,自是不会给的,她就只能等着病情加重,最好过不了年。”

    鲁妃的声音充满了怨怼愤恨。

    纪王妃之前的用心,和其险恶?杀手是纪王府派出来的,当初怀儿被下毒,未必就不是她纪王妃的手笔。

    鲁妃恨不得纪王妃死,但是,她知道自己没办法动手,更不能跟秦妃斗,纪王妃要买药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用这种方式,加速纪王妃的死亡,神不知鬼不觉,纪王妃死了,她才可安心回宫,否则,她日夜不安。

    元卿凌听罢,忍不住气道:“鲁母妃您是何其糊涂啊?这药本来就不足,你还给了她,若没有的时候,你就是用万金或者再用纪王妃的命都换不来。”

    鲁妃没好气地了她一眼,甚是不悦,“你瞧你,至于这么生气吗?你不记得她曾派杀手伤了你……不,是差

    点杀了你?你还怜惜她的命,她都恨不得你死了,你真是假菩萨心肠。”

    元卿凌气得

    跺脚,“谁怜惜她的性命?我是怜惜怀王的性命,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不能断药吧?你现在就是私自给怀王断药,你会害死他的。”

    鲁妃懵了一下,急忙道:“不啊,你不是说他都好很多了吗?你都说不会传人了,不会传人就是好了啊,不是吗?”

    元卿凌无奈地道:“他只是不具传染性,但是病还没好啊,他是不能断药的,你到底给他减了多少?减了几天啊?说实话!”

    鲁妃慌了,“也没几天,就是就是三四天,或者四五天这样吧,也不是没吃,就是少吃了,这应该不打紧吧?”

    “你说呢?没瞧见他现在又咳嗽了吗?没觉得他在发热吗?”

    她坐在他的身边,拉住他的手,决定动之以亲情,“说实话,鲁妃这样断药,对怀王的病情影响是很大的,我今天是没跟她说实话,怀王现在随时都会有生命危

    她摆摆手,也懒得解释了,放了重话,“鲁母妃,您如果继续给他停药或者减药,他的病就不可能痊愈,您记住吧,纪王妃死不死,什么时候死,有她自己的造化和报应,实在不需要您动手,您先保住怀王的命,再去做其他,行吗?”

    宇文皓还是眉头不展,“但是那些坏人贱人最爱欺负姓元的呢,不行,得想个法子,每天出去一趟,我不放心。”

    现在就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时候。在家里尚且不安全,莫说出去了。

    元卿凌就知道说服他是最难的,他现在都有点被害妄;想症了,动不动就说有人害她。

    险,如果我不去严密观察着,一旦出现并发症或者是结核菌转移的情况,我没及时发现,那就能直接威胁到生命,你和怀王感情那么好,你忍心吗?”s11();

    她对这事本来是挺放心的,但是谁想过,亲生母亲都这么不可靠呢?

 www.jsshcxx.com   元卿凌揉着他的眉心,温言安抚道:“别担心,有阿四保护我,出不了差错,那些坏人贱人都怕姓袁的。”

    鲁妃到她的神色这般凝重,也害怕了,“那……那怀儿现在会有危险吗?他会痊愈吗?”

    元卿凌堵了一口气在胸口,发也发不得,真是最是累事无知人。

    他用针,希望情况没有变得太差吧。”

    宇文皓震惊,“你没骗我?”

&nbjxpxxs.comsp;   元卿凌摇头,正色道:“绝没有骗你,否则我也不至于要犯险出门。”

    只是夸大了一点点而已,但是结核菌转移这种情况,出现的几率也不低,并发症也是。

    鲁妃愧疚万分,“本宫这一次实在是失策了,本宫都叫御医过,御医说没事,本宫才卖药给纪王妃的。”

    元卿凌不想说什么了,毕竟不停也都停了,只能自己再盯紧一点。

    “那是他冷着了。”鲁妃愣愣地道。

    所谓匹夫无罪,怀孕其罪嘛。

    元卿凌道:“从现在开始,我会每天过来,持续十天,监督他用药,有需要的话给

&nbswww.xgchotel.comp;   晚上宇文皓回来,听得元卿凌以后每天都得去一趟怀王府,一张脸皱成了咸酸菜,直接吐槽,“非得去吗?现在多危险啊,大着个肚子进进出出,外头全是坏人贱人,真遇到点什么事,本王又没在你身边,太危险了,还像以前那样给药过去行吗?经过这一次,鲁母妃应该是不敢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