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真没诚意

    宇文皓便没了反驳的话,但是,他始终是不放心,哪怕元卿凌每天穿着盔甲出门,他还是不放心。

    他想了想,“要不,我入宫找太上皇,问他借两个鬼影卫,暗中保护你吧。”

    元卿凌失笑,“至于吗?”

    “至于!”宇文皓很认真。

    元卿凌耸肩,“你喜欢吧。”

    她对阿四很有信心,而且,不还有徐一吗?

    宇文皓对阿四和徐一一点信心都没有,因为他们两人都是同一类人,粗心大意,警惕性不高,且容易相信人,更容易被人引开。

    鬼影卫则不一样。

    两人躺了下来,宇文皓的大掌抚上她的小腹,好奇地问道:“你说他在里头做什么呢?”

    “睡觉!”元卿凌说。

    “先聊会儿再睡嘛。”宇文皓不满地道,“你很困了吗?”s11();

    接下来他有一段日子要被冷落的,就不能聊会吗?

    元卿凌侧身着他,唇角扬起,“我说,孩子可能在里头睡觉。”

    宇文皓噢了一声,神情很是无辜,“他其实挺无聊的,在里头什么都不能做。”

    “他不会觉得无聊。”元卿凌警告地着他,翘起尾巴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

    宇文皓嘀咕,“什么时候才能进去探望一下他呢?”

    元卿凌把胸口上的大手扒拉下来,“等他出生你就能见着了,而且你某个地方也没有眼睛,不了。”

    他抱着她软玉般的身子,轻叹道:“日子真苦。”

    “我都还没叫苦呢。”

    宇文皓唇瓣

    轻触她的白皙的脸颊,幽幽地道:“我也没办法替你受这份苦,哎,还有好几个月要熬的。”

    “其实你心里头高兴吗?”元卿凌着他的浓眉,问道。

    宇文皓想了一下,道:“高兴,开始的时候很高兴,但是慢慢地发现竟然有其他人比我们更高兴,我就觉得心里头有些不舒服,仿佛你那么辛苦,只为了别人的高兴,又甚至,怕这孩子生出来之后,不招人喜欢,因为,有一半的机会是姑娘。”

    元卿凌其实也有这种感觉。

    她怀孕以来,备受各方关注,宫里原先不喜欢她的,例如太后和贤妃,都对她关爱备至,所有人都盯着她的肚子,也很多人都盼着是个儿子,她可以想象,如果生出来是个女儿,多少人的希望落空啊?

    “你呢?如果不管周边所有人的眼光,你希望是女儿还是儿子?我要听真心话,而不是敷衍我的话。”

    “不都问过了吗?”

    “你每天也问我吃了没,我都回你了啊。”她枕在他的手臂上,他的寝衣没有熏香,但是整个人还是很好闻。

    她喜欢两个人抱在一块睡的感觉,很亲密,很安稳,听着他的气息在她耳边响起,她只要一侧头,就能触及他的唇和眼。

    “我希望是儿子,但是我喜欢女儿。”宇文皓想了一下道。

    元卿凌问道:“既然喜欢女儿,为什么又希望是儿子?”

    宇文皓道:“你想啊,不管是宫里的还是朝中的

    文武百官,都盼着你生个儿子,好让他们对于皇子帝睿保持希望之火,一旦是女儿,你就得承受各方失望带来的种种不满情绪。而我,真心喜欢女儿,女儿必定像你这样,温润如玉,剔透玲珑。”

    元卿凌道:“你想得很周到。”

    宇文皓问道:“那你呢?你希望是儿子还是女儿?”

    元卿凌想也没想,道:“我希望是儿子。”

    “哦?你原先不是说过喜欢女儿吗?”

    元卿凌道:“只要是我生的,儿子女儿我都一定会喜欢,做父母的,不会jsshcxx.com因为孩子的性别而少爱一点或者多爱一点。”

    “那你为什么说希望是儿子?”宇文皓想着大概www.jxpxxs.com和他是同样的原因了,不禁轻声叹气。

    元卿凌却轻声道:“因为,这个时www.xgchotel.com代,对女性不那么的友好,女人的一辈子,是掌握在男人的手中,很少女人可以反抗,除非你足够强大,可这个时代,不容许女人强大。”

    宇文皓怔住了,着她脸上的一抹忧伤。

    她继续道:“女人的幸福,也多半以嫁人来衡量,嫁得好,夫家有权有势,那么羡慕的人就多,不会管她是否要面对公婆刁难,妾侍的争宠,她们生儿育女,主持家事,伺候公婆,妥帖地安排夫君娶侧妃或者妾侍,妾侍怀孕,做主母的要事事劳心,还要欣喜地抱着其他女人为自己夫君生的孩子说,这个也是我的孩子,我的责任,还必须以此为荣,所以,我

    宇文皓被这番言论惊住了。

    宇文皓了她一下,“长庚星,也叫太白金星,你说金星也不算完全错,不过,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你可知道长庚星意味着什么吗?”s11();

    宇文皓瞪大眼睛,“你好大的狗胆,怎么敢这样说?金星乃是启明星辰,是我北唐仰望所在,你怎么能说是地狱什么球?你这个混球。”

    他们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宇文皓失笑,“你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好,那天上最闪耀的那颗星星,叫什么?”

    她说的,是事实。

    做到以上的,是一个合格的女人,做不到,或者偶尔有所缺失,那就一定不是好媳妇。

    “噼噼啪啪”几巴掌下去。

    但是,他包括很多男人都不会去想,这是否对女人不公平,女人是否会因此委屈难过。

    末了,她悄然抚摸上他的脸,柔声道:“因为,我不确定她是否有她妈妈那么幸运,可以遇到像她爹这样的男人。”

    不知道金星是你们的信仰,那好,我说错了。”

    元卿凌笑了,“我说事实而已,我

    元卿凌笑笑,“金星还能意味着什么?金星就是一颗离我们几千万公里的地狱星球。”

    纵然很喜欢女儿,我却不希望我生女儿。”

    “金星啊!”

    元卿凌道:“如果我遇到的不是你,那么以我受过的教育,我的想法,我的性子,可以预想我的命运比现在悲惨一百倍不止。”

    他侧身转到一边去,闷声道:“睡觉,本王困了,一点诚意都没有聽。”

    元卿凌扬唇,“怎么样才是有诚意?”

    “我……”元卿凌诡秘一笑,“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知啊。”

    “你道歉!”

    “对不起!”

    “当然,那是子息的传承。”他义正辞严地道。

    “你得有点诚意。”他瞪眼。

    他怔怔地问道:“你受过什么教育?”

    元卿凌瞪大眼睛,“金星和它有什么关系吗?”

    宇文皓把她的手拽到某个位置,“你得跟它表示诚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