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纪王妃的条件

    宇文皓第二天得空一点就马上入宫去给太上皇请安。

    所谓有求于人,不能空手而来,这个道理他是懂得的。

    大街上转悠了一圈,因着时间着实紧凑,买了几块上好的烟叶便屁颠屁颠地进宫去了。

    太上皇斜了一眼这几块所谓的上好烟叶,遂叫常公公取出逍遥公寻给他的来,两种一对比,一级上好烟叶顿时被秒成渣渣。

    宇文皓厚颜无耻地道:“烟叶不能光颜色,也不能光闻香味,更不能只产地。”

    “那什么?”太上皇问道。

    “心意。”宇文皓狗腿地上前,哈腰捶肩地,“您,好歹是孙儿的一番心意,您就将就着收下,且老元说了,老人家抽烟不好,这烟叶若不太好的话,您就能少抽点儿,对您的身体也是好的。”

    “无事献殷勤,说,有什么事?”太上皇冷冷地,如今娶了个媳妇,越发没正经了,不过,总比往日端着要好,小小年纪,像个老头一样严肃,着实叭可爱。

    宇文皓连忙凑到跟前去,堆起嬉皮笑脸,“这不,跟您借两个人用用。”

    “谁?”

    “借两个鬼影卫保护老元,最近她又得去怀王府了。”宇文皓道。s11();

    “为什么?”太上皇一怔。

    宇文皓自然不敢说鲁妃卖药,鲁妃的用心,老头一听便知道,这得连累老六。

    “说是天气转冷,唯恐病情生变,遂多走几趟。”宇文皓道。

    太上皇扬了扬手,常公公立马上了烟

    袋,老头像个老大似地,懒洋洋地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烟雾全部喷在了宇文皓的脸上,宇文皓呛得脸色涨红,死忍着不敢咳嗽。

    烟雾萦绕中,老头淡淡地道:“不必求了,在上次出事,孤就已经派了鬼影卫保护她。”

    宇文皓一怔,“孙儿怎么不知道?”

    老头轻哼一声,“你知道的话,还叫什么鬼影卫?”

    宇文皓讪讪地道:“是。”

    “谢恩,滚蛋!”太上皇扬扬手,最近是越发懒说话了。

    宇文皓规规矩矩地磕头,“孙儿谢过皇祖父。”

    常公公送他出去,笑着道:“王爷,您就别担心,太上皇比您更紧张王妃肚子里的孩子呢。”

    宇文皓纠正,“天下间除王妃之外,不可能有人比本王更在乎的,有人比本王更在乎也不合适。”

    “是,”常公公笑了,“只是您这醋吃得不合适。”

    宇文皓小声问常公公,“皇祖父真的派了鬼影卫出去保护王妃了?”

    “派了。”常公公说。

    “真的?”宇文皓再确定一下。

    常公公着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王爷,您以前是这么唠叨的吗?怎么老奴记得您说话做事都特别爽脆?”

    宇文皓飞了常公公一眼www.xgchotel.com,走了。

    元卿凌刚从怀王府回来,又被纪王妃堵在了门口。

    元卿凌扶额,无奈地着她,“纪王妃,我真的没有药了。”

    “我想很你谈一下。”纪王妃轻声道。

    元卿凌觉得这样纠缠也不是办法,道:“

    进来吧,有什

    么一次说清楚。”

    她回屋之后,吃了叶酸才带着口罩出去见纪王妃。

    “你叫人下去吧,我想单独跟你说说。”纪王妃着屋中站立的阿四和喜嬷嬷,轻声道。

    “不,我们不出去。”阿四说。

    纪王妃着元卿凌,淡淡地笑了,“莫非,我现在还能伤了你不成?我连走路都走不了太久。”

    “阿四,嬷嬷,你们在门口等。”元卿凌道。

    “王妃!”嬷嬷觉得小心为上。

    “不碍事,去吧。”元卿凌淡淡地道,“叫多宝进来。”

    “所以,你是要背叛纪王了?”元卿凌问道。

    必虚伪,咱就直来直去地说,你救我,我帮你,有我帮忙你们事半功倍,这事你不着急回答我,可以跟老五商量商量,只要我帮你,纪王门下官员,我可以带走一半,叫他们为老五所用。”

    纪王妃挺直了腰,着元卿凌,“我今天是来跟你谈条件的,你给我药,我扶宇文皓登上太子之位。”s11();

    纪王妃着她,神情笃定,“你会同意,你难道就不想做太子妃吗?太子妃之后,是皇后,是这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你敢说你不想吗?你说不

    纪王就不必说了,为了太子之位,丧心病狂了。

    元卿凌陷入了沉默。

    知道有什么居心。”

    “这个条件,我不同意。”元卿凌道。

    “必须得起,纪王妃的手段我见识过,咱今天不废话,有话就说吧。”没了外人在场,元卿凌连客套都懒得了。

    纪王妃冷冷地笑了起来,“背叛?他早就背弃了我,等他从护国寺回来,就要迎娶褚家二小姐为侧妃,我就算能活到那个时候,皇后的位置也不会是我的,既然这样,我何必成全了褚家的人?又何必成全那负心汉?”

 &nbswww.zyxta.comp;  元卿凌托腮,“纪王妃真是奇怪,无端端来跟我说这些,也不

    不是为了这个交换条件,而是,纪王和褚明阳的联手,还是比较难对付的。

    宇文皓摇头,“没兴趣。”

    晚上,宇文皓回来的时候,元卿凌跟他说了这事。

    听得叫多宝来,嬷嬷才放心。

    说完,她慢慢地走了出去。

    纪王妃笑着道:“这般严阵以待,倒是得起我了。”

    神犬多宝被牵进来,匍匐在元卿凌的脚边,对纪王妃虎视眈眈。

    元卿凌着他问道:“你真的一点都不心动?”

    “纪王妃这个人信不过,就算信得过,咱也不给她治,你有孕,不宜劳碌奔波。jxpxxs.com”宇文皓一口拒绝。

    元卿凌到她眼底的绝望与愤怒,但是她也只能道:“对不起,爱莫能助。”

    元卿凌十分意外,对纪王妃来说,太子之位,不是纪王势在必得的吗?

    “不要搭理她。”宇文皓对老大夫妇是深恶痛绝。

    纪王妃扶着椅子扶手站起来,意味深长地道:“我说过,你不必着急回答我,先跟老五商量商量。”

    褚明阳不知道为什么像疯狗一样喜欢逮着她来撕咬。

    “不信?”纪王妃淡淡地笑了,神色渐渐露出了悲苦,“命都保不住,还要什么尊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