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我也不知道啊

    

    问了喜嬷嬷之后,宇文皓回去拉着元卿凌去院子里走走。

    元卿凌心情明显还是很差,宇文皓牵着她的手走,她也似乎迈不动步子。

    “很累吗?”宇文皓扶着她坐在凉亭里,风有点大,他脱了披风抱着她,“要不要回去?”

    元卿凌摇摇头,拉着他坐好,然后从袖袋里取出药箱,药箱变大,她打开,推给宇文皓,“你。”

    宇文皓凑过去了一下,“什么?”

    这些东西,他也不懂,甚至盒子上的字,他能懂的都少,很多鸡肠子。

    元卿凌把药一盒一盒地拿出来,越拿越多,她都做了几个分类,最后,眸光定在了一个眼镜盒上,眼镜盒拿起来,底下还有一层东西,但是,这层东西是上了锁的。

    宇文皓膛目结舌。

    “你……你这箱子不大,但是为什么能装这么多东西?”

    元卿凌被他一提醒,才惊愕地着满桌子的药,这箱子里的药竟然摆了满满一桌子。

    而她再自己的箱子,才拿了半箱子的药不到。s11();

    她跌坐在椅子上,喃喃地道:“疯了,真的疯了。”

    宇文皓伸手去帮她拿出来,越拿越多,到最后,底下竟然还摆放着一层东西,“怎么还有刀啊?这是什么?镊子?钳子?”

    元卿凌凑过去,哭笑不得,竟然连手术器械都有。

    而底下,还有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封着一一层白膜,她都没勇气撕开白膜。

    宇文皓震惊地着她,“

    老元,你真的要认真地追究一下这箱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元卿凌可怜兮兮地道:“我不知道啊。”

    宇文皓皱起眉头,着她,“你该不是遇到什么大仙之类的吧?明天我带你找护国寺的住持。”

    “别了,纪王在护国寺,这东西……没什么玄妙的来历。”元卿凌艰涩地道。

    宇文皓道:“这还不算玄妙?按照正常说,你这个箱子能装得下这么多东西吗?”

    元卿凌硬着头皮道:“显然是可以的,你,这不都装下来了吗?眼睛有时候是最大的撒谎者,它总是迷惑我们的大脑,不,不,出错的是我们的大脑,它发出了错误的信息,我们眼睛到的不是真实的……”

    她无奈地着他,好,她编不下去了。

    宇文皓着她躲闪的眸光,“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这箱子的来历,你其实是知道的,不是你原先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理由,你确实知道,是不是?”

    元卿凌惆怅地道:“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这已经超出我理解的范围,我没学过这些。”

    她不知道是什么控制了药箱,在这个时代,连电脑都没有,不要说超级电脑了。

    她苦笑,药箱已经不像蚁人那样可以变大变小了,它甚至还有自己的意识,可以自主添加药物,而最重要的是,药箱到底是连通了谁的意识?抑或说,连通了谁的大脑?

    作为一名研究大脑开发已经有日子的人

    ,她百思不得其解。

    宇文皓下了决定,“不行,明天要去护国寺。”

    元卿凌着他,一个信念如此坚定的人,都被弄得神经兮兮的,还去求神拜佛了。

    &

    nbsp;聽聽聽两人慢慢地把东西往回装,那小小的药箱,愣是把所有的东西都吞到了肚子里,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元卿凌觉得这药箱的原子排序应该是发生了改变,但是,就算是这样,也需要控制,那么,是谁在控制药箱?

    元卿凌脑子里迸出一个人来,她自己?

    但是,随即吓了一大跳,这不可能,因为如果是她的话,她特别不想救纪王妃,潜意识不可能会安排这么多药。

    再者,之前救八皇子,她要用的那些药,药箱也没出现啊。

    所以,她认为控制药箱的不是她自己。

    她现在就想梦回实验室一次,研究一下到底药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但是,她最近的睡眠很好,没有做梦。

    翌日一早,他们便先去了一趟怀王府,然后坐上马车往护国寺去。

    她实在不敢拿自己来冒险,纪王府就是一个狼虎深潭,闯不得。

    宇文皓见她耷拉着脑袋,心事重重的样子,正色道s11();

    元卿凌含糊地whhryl.com道:“是啊,连纪王妃都够了。”

    但是,作为一名从医者,她的心就很过不去了,仿佛时刻有一条鞭子在鞭打着她的心脏,时刻提醒她是在眼睁睁地着一条生命的流逝。

    她能救,但是她选择袖手旁观。

    宇文皓诧异地着她,“什么?”

    脑子里天人交战。

    元卿凌点头,“我知道她是这样的人,如果我去给她治病,我会很危险。”

    楚王妃不断劝说自己,我现在不是什么劳什子医生,就算是前生,也只是科研人士,不算医生,只是学过而已。

    当没有药的时候,她心安理得。

    “从明天开始,你不能出门一步,就算去给老六治病,也不能再去,让老六来咱府皓说。

    但是现在有药,她就显得很心虚。

    宇文皓道:“现在药多了出来,你也别给其他人知道,反正,该给老六多少你就给老六多少,其余的,一律先藏起来。”

    楚王妃和原先的元卿凌在天人交战。

    :“元,咱商量个事。”

    本来嘛,她不给纪王妃治病,是天经地义,谁也道德绑架不了她,毕竟,纪王妃害过她,差点要了她的命,当然了,这事也有可能是纪王做的,但是纪王妃撇得了关系吗?

    估计连她自己过来辩解都不敢保证说她没有害人之心。

    不管再多,都不能去给她治病,xgchotel.com不是为了私怨不是为了其他,而是她本身就是一条毒蛇,她痊愈的那天,就一定会咬死你。”宇文皓严肃地道。

    “知道了。”元卿凌轻声道。

    “什么?”元卿凌抬起头他,他的神情无比严肃郑重。

    “昨晚,我把药拿出来给你,其中有一些药,就是jxpxxs.com治疗怀王用的药。”元卿凌斟酌良久,还是忍不住道。

    元卿凌怯怯地着他,“我保证,我没有为她治病的念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药箱会忽然多了那么多的药。”

    “嗯。”宇文皓点头,“有这么多,应该够他用了吧?”

    她心里头其实有些不是滋味。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