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审问蛮儿

    

    她不是要护着那蛮儿,或者是不顾危险,不理自己的安危。

    她只是认为蛮儿这样入府,肯定是有问题的,为什么不把问题弄明白再赶走?这样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事情还要发生几次?

    她知道自己怀孕之后确实很多人不待见她,想要除掉她的孩子,可她也厌倦这种草木皆兵,人人都是鬼的生活,大家都这么紧张,弄得她不紧张就是一种罪过了。

    她轻轻地叹气,希望日子能松弛下来,别再这么紧绷了。

    她觉得自己的神经都要绷断了。

    她站起来,算了,还是出去听听吧。

    出到外头,宇文皓到她来,也不搭理她,只是坐在正座上,脸色有些冰冷。

    元卿凌坐在客座的椅子上,也不跟他说话,只是问阿四,“人呢?”

    “徐一去带了。”阿四轻声道。

 &nzyxta.combsp;  当蛮儿到徐一过来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败露了。

    她也没逃,任命地上前,灰白着脸道:“徐大人。”s11();

    徐一冷冷地道:“王爷要见你,我劝你乖乖地招供,少受皮肉之苦。”

    蛮儿道:“徐大人请带路。”

    “你走前面,谁知道你在后头会出什么鬼招?”徐一道。

    蛮儿便走在了前头,背影显得有些落寞。

    元卿凌着蛮儿走进来,她眸色低垂,神情寂然,有些忐忑,却没有太过害怕,整个人是一副认命般的坦然,额头上有一条鞭痕,已经褪去了鲜红之色,留下淡淡的淤痕。

    她直接就跪在了地

    上,“参见王爷!”

    她认得宇文皓,但是没见过元卿凌,所以,并不知道坐在一旁客座的就是元卿凌,毕竟,如果是王妃,应该是坐在正座右侧。

    宇文皓盯着她,冷道:“别废话,说,是谁让你来楚王府的?有什么目的?”

    蛮儿垂头道:“回王爷的话,奴婢是自个来的,不是谁叫奴婢来,奴婢只是想找个活儿,有吃饭有睡觉的地方。”

    “褚府没有你吃饭睡觉的地方吗?”宇文皓声音扬高,带着微愠。

    蛮儿道:“奴婢被褚大人赶出来了,无处可去。”

    “褚首辅赶走你,褚明阳不也能安置你吗?”阿四忍不住出声了。

    蛮儿眸色扬了扬,有一闪而过的失望甚至是绝望,“奴婢伺候不好二小姐,二小姐也不要奴婢了。”

    “谁都不要你,你就来楚王府,你把楚王府当什么了?”阿四哼道。

    蛮儿白着脸道:“奴婢来的时候,不知道是楚王府,否则奴婢就不敢来了。”

    宇文皓薄唇一扬,露了嘲讽冰冷之色,“好一句不敢来,你敢带着褚明阳到府衙去**了本王,敢在褚府以一个侍女的身份与本王过招,你有什么不敢?”

    蛮儿辩解道:“当时奴婢的主子是二小姐,自然要听二小姐的吩咐,再褚府的时候,您出手伤了二小姐,奴婢一时护主心切,跟王爷动了手,还请王爷恕罪。”

    宇文皓一拍桌子,“那你如今也是护主心切,想来楚王府谋

    害王妃,是不是?”

    蛮儿错愕地抬起头,有些受到惊吓的模样,双手连忙摆了一下,“不,不,王爷,奴婢想都不敢这样想,奴婢已经离开了褚府,二小姐也不是奴婢的主子,奴婢没有理由这样做,奴婢只是想找个地方干活儿,

    完全没有谋害王妃的心,求王爷您明鉴。”

    阿四问道:“你是说,你来楚王府是你自己的意思,没人叫你来吗?”

    蛮儿摇头,“没人叫奴婢来……”

    她顿了一下,想起了那少年,道:“奴婢被赶出褚府之后,流落街头,遇到了一名跛脚少年乞丐,他告知奴婢说西集有人家在找会拳脚功夫的丫头,奴婢便来试试,事前实在不知道是楚王府。”

    “那跛脚乞丐在哪里?”阿四压根不信她的话,但是且她怎么圆谎。

    “就是在西集不远,他占了一块土墩为家。”

    元卿凌忽然开口了,“你说那个跛脚乞丐,是不是穿着一身土灰色衣裳,腰间挂着一个黑色田螺壳,脸瘦瘦,颧骨突出,大眼睛,嘴唇厚的?”

    至于为了她跟本王吵架吗?”

    宇文皓冷道:“如果不是这样,本王实在想不明白,分明是个祸害,你为什么还要留在身边,你就是喜欢到大家都担忧你,使劲护着你的样子,你把所有人都当猴子耍,着我们着急跳脚而你在一旁捂嘴笑!”

    了徐一的手腕,“不,和他没有关系,你不能去找他,你会吓坏他的。”

    蛮儿着她,眼底有些不安和忐忑,“只是,他和此事无关,他不知道我是个坏人。”s11();

    “我没想跟你吵架,我说过我只是想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元卿凌听他语气不善,也寒脸道。

    元卿凌向宇文皓,他眼底还蕴含着狂怒,她轻声道:“你先回去,我来问,可以吗?”

    蛮儿低下头,不敢言语,满眼的羞愧难当。

    宇文皓对徐一道:“西集离这里不远,你去找一下,把这个乞丐带过来。”

    阿四哼道:“你还知道你是坏人?南疆人的名声就是被你这样的人搞坏的。”

    蛮儿猛地跳起来,急匆匆地去拦住徐一,伸手抓

    蛮儿想起少年曾说过他的名字,便道:“叫胡名。”

    “大胆!”徐一厉喝一声,一掌打在她的肩膀上,蛮儿避过,却继续拦住徐一,“你不能去,别吓坏了他,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宇文皓眸子跳跃怒气,“到现在,你还护着一个要害你的人?你是不是疯了?”

    “他叫什么名字?”阿四再问。

    “我不护着任何人,我只是想弄清楚。”元卿凌也执拗起来了,口气有些冷。

    蛮儿猛地抬起头,眼底注入了惊慌,连忙道:“王爷,这事和他没有关系,原先奴婢不认识他的,只是萍水相逢,他介绍奴婢到码头去扛包,但是码头那边不收女子,才介绍奴婢到这里来的,王爷您不能为难他。”

    宇文皓反唇相讥,“你分明就是挑事,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本王为你疯狂的样子?是不是故意大家为了你的安危焦灼担忧?这样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满,足了你的虚荣心?”

  &www.whhryl.comnbsp; “我见过他,徐一,你去带他来。”元卿凌吩咐完徐一,再着蛮儿,“你放心,我不会难为他,只是找他来问清楚。”

    元卿凌气得脸色发白,“是你在挑事,你是故意要吵架是吗啊?”

    宇文皓生气地道:“你要弄明白什么?她是褚明jsshcxx.com阳的人,这没错吧?褚明阳是什么人,还需要本王跟你再三说吗?再不论这些,她只是一个外人,一个奴才,你

    徐一领命道:“属下马上去。”

    蛮儿连忙着她,“是的,是的,夫人,您见过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