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烧到嬷嬷的身上来

    

    宇文皓和元卿凌和好了。

    但是,两人的态度都有些微妙,刻意不去提之前的事情,甚至,宇文皓也没有去问那跛脚乞丐胡名,听得徐一说元卿凌收留了胡名在府中,他也只是微微点头。

    早上他回衙门的时候,在元卿凌的脸上亲了一下,“我今晚早些回来陪你吃饭。”

    元卿凌执着他的衣袖,站起来为他整理领子,“好。”

    目送他离去,元卿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昨晚一晚上都抱着她睡,不曾松开过,但是,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小心翼翼,唯恐得罪了她或者是让她难受。

    她其实不喜欢这样,她觉得以前互相顶嘴互损的模式更适合两人。

    说了那一句话之后,她能感觉到他的爱恋与感动,他也似乎更在乎她,半夜里她动了动身子,他马上惊醒着她。

    或许,什么原则什么价值观,真的不是那么重要。

    以后尽量避免类似的事情就好。

    她也尽量忘记苏嫔的死带给她的恐惧。s11();

    出府之后,她努力去遗忘,对谁都不会提起,因为那是一个噩梦。

    甚至这件案子最后如何处置,她都不去管。

 &nbwww.jsshcxx.comsp;  连药箱里有一副眼镜,着是给老八的,她也暂时不送入宫去。

    “王妃,纪王妃到了。”喜嬷嬷进来道。

    元卿凌点头,“我出去。”

    纪王妃今天穿了一袭湖蓝色的绸缎衣裳,披着一件狐裘披风,人显得精神一些了,脸色没有那么苍白。

    她眉目里似乎蕴含着一种

    幸灾乐祸,但是她的眼睛一直是盯着喜嬷嬷的。

    元卿凌为她挂针之后,问道:“有话你就说吧,憋着可不好。”

    和纪王妃相处了那么多天,发现她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猜。

    纪王妃仿佛真的是憋了许久,听得元卿凌这样说,她道:“今日一早,我听到一些有趣的事情。”

    “有趣无趣的事情,我不爱听。”元卿凌淡淡地道。

    “和喜嬷嬷有关,或许你该听听。”纪王妃道。

    元卿凌飞快地抬头了喜嬷嬷一眼,见她眸子转了过来,微怔之后,是一种苍白。

    “喜嬷嬷你出去吧。”元卿凌道。

    喜嬷嬷却着纪王妃,“不知道王妃听到了什么?”

    纪王妃着她,道:“其实本妃知道是无稽之谈,但是外间都传遍了,说喜嬷嬷当年以太上皇殿中首席宫女的身份,在太上皇跟前跪了三天三夜,要太上皇下旨让褚首辅娶她为正妻,褚首辅自是不愿意,喜嬷嬷便上吊自尽相逼,弄得最后被太上皇打了一顿,却也不安分,趁着褚首辅入宫的时候,企图用姿色诱之,被褚首辅严词斥责羞辱一番,自此褚首辅甚至不敢入宫,就是故意避开她的,这些,是本妃总结出来的,外头传得可难听了,那以姿色诱之却被褚首辅斥责的过程都说得绘声绘色的,不,堪入耳。”

    喜嬷嬷的脸色,一下子白得难,她冷冷地道:“这不是事实。”

    “事实如何,压根无人

    知道,传的人也不在乎事实是什么。”纪王妃捂嘴偷笑了一声,继续道:“还有更难听的呢,说楚王府净出这种人,就连楚王

    妃都是这样来的。”

    喜嬷嬷嘴唇微颤,却强自冷静,“随便别人怎么说吧,说的人不在乎,那自然是没人应该在乎的。”

    元卿凌担忧地着她,“嬷嬷,外头的人嘴巴都是烂透了的,你别放在心上。”

    喜嬷嬷微笑道:“王妃放心,您说过一句话叫我一直记得,流言,只有自己在乎了,才能伤到自己,我不在乎。”

    说完,她福身退了出去。

    元卿凌不放心她,叫阿四去着。

    纪王妃一边挂针一边微笑,仿佛一场顶好的戏。

    元卿凌淡淡地道:“你似乎很高兴。”

    纪王妃摇摇头,“这有什么高兴的?只是觉得有趣罢了,当年的事情我虽然不清楚,但是知道不是这么回事,时隔多年,竟然有人传这样的话,岂不是有趣?”

    元卿凌着她,“纪王妃八面玲珑,耳目众多,一定知道是谁传这话出来的。”

    要你帮忙,”元卿凌打断她的话,“我要确定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我需要证据,如果你找不到这个证据,你明天也不用来了。”s11();

  &nbswww.xgchotel.comp; “这点不需

   &nzyxta.combsp;除非是在特定的环境或者有特别的事情。

    必费事,这事哪里有什么公道?就算王妃出去帮老奴澄清,也无用,正如纪王妃所言,无人在乎真相是什么,他们说得高兴就行。”

    来到喜嬷嬷的屋中,喜嬷嬷正在扫地收拾,阿四在旁边着,想帮忙,却被喜嬷嬷阻止。

    元卿凌着她,喜嬷嬷一般很少时候会自称老奴。

    喜嬷嬷笑着道:“王妃是担心老奴吗?不必担心,老奴真的不在乎那些话,倒是连累了王妃也被人说,叫老奴心里很难受。”

    元卿凌压住她输液的针口,眸子冷凝,“纪王妃,如果你对我一点用处都没有,我为什么要救你?”

    “我知道是一回事,你给我证据是另外一回事,我需要证据,纪王妃办事效率很高,明天过来的时候,想必能拿到证据了。”元卿凌说完,便站了起来走出去。

    纪王妃抬起头她,“什么意思?”

    “你……”纪王妃冷冷地盯着她,两人眸光僵持一下,最后,纪王妃服软,“你不必我去调查,也应该知道是谁传出来的。”

    她拉着她坐了下来,“嬷嬷,你放心,这事我会为你讨个公道。”

    “是!”元卿凌眸光不避不闪。

    见元卿凌来到,阿四努努嘴,打了个眼色,示意喜嬷嬷很不寻常。

    她得去喜嬷嬷。

    纪王妃道:“我说过,我可以助老五……”

    这些话,传得太难听了。

    纪王妃微愠,“你威胁我?”

    这个时代,无论什么女人,都在乎自己的名声清誉。

    元卿凌过去拿了喜嬷嬷手中的扫帚,“您先别打扫,坐下来我们说说话。”

    元卿凌冷冷一笑,“是吗?那来纪王妃没记清楚我第一天给你治病时候说的话。”

    纪王妃努嘴,“这可不知道了。”

    褚家那位大夫人,真的过分。

    喜嬷嬷摆摆手,“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