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一线生机

    

    这番话,仿佛无数把刀子,同时刺进了宇文皓的心。

    他伸手抱住了她,心底疼痛难当,闭上眼睛,几乎压不住翻涌的血气和泪意。

    “对不起,对不起……”他的声音,灼痛而悔恨。

    元卿凌就那样瞪大眼睛,眼底充满了恨意。

    原来,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句话,是至理名言。

    她曾那么心软,曾那么仁慈,曾那么圣母,如今都可笑不已。

    褚首辅的侍从,带来了许多药。

    褚首辅把药一股脑地倒在了桌子上,在里头挑了几瓶,打开盖子倒出来,每一种药,他都先吃一颗,静候一盏茶的功夫,再磨碎了给喜嬷嬷灌下去。

    元卿凌没阻止他,御医也没阻止他。

    在这个房间里,他有权对喜嬷嬷进行任何治疗和救助。

    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了,脸上也没有悲痛关切之色,就像一个木头人,但是他整个人散发着绝望,一个老人的绝望。s11();

    灌下去之后,他还坐在床边,握住她的手,一言不发。

    没多久,常公公和逍遥公也到了。

    逍遥公带来了一朵雪莲,命人熬水,褚www.zyxta.com首辅亲自给喂下去,药汁从嘴角流下,进的少,出的多。

    气息,还是很微弱。

    但是,比方才要略微好一些。

    御医诊脉,答案依旧是不乐观。

    “褚大,先回去吧,一时半会,也不会断气。”逍遥公安慰道,“你也该回去处理一下事情了。”

    褚首辅动也不动,只淡淡地道:“

    急什么?”

    “太上皇说,严惩造谣的人。”逍遥公轻声道。

    褚首辅淡淡地道:“严惩?”

    他笑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想留在这里陪着她。“

    jxpxxs.com;大家都陆续出去,留下他们二人在里头。

    袁咏意借故要陪阿四,就没回齐王府了。

    这一晚上,谁都没能睡个踏实觉,元卿凌一晚上过来几次,继续挂水,每一次过来,褚首辅都总是坐在床边,就那样静静地握住喜嬷嬷的手,凝望着她,贪婪地凝望。

    得元卿凌很是心酸。

    御医和元卿凌的意思都是观察一个晚上,所以,逍遥公在傍晚的时候先回去了,常公公则留在了王府。

    翌日太阳刚出,逍遥公又来了,这次,逍遥公带来了两人,叫宇文皓先在外头招呼,他先来了找褚首辅。

    逍遥公进来,到他还坐在床边,一如他昨天离开的姿势,逍遥公轻轻叹气,眼底有些发热,“褚大,你的头发白了。”

    褚首辅的头发,本只是花白,但是如今却全白了。

    他整个人也苍老了许多,就仿佛一朵本来就凋谢的xgchotel.com花,倏然干透了。

    褚首辅只了他一眼,便问道:“叫王妃和御医来诊脉吧。”

    “你回去休息吧,你年纪大,熬不得了,你以为你还是年轻时候吗?”逍遥公劝道。

    “不着急,我难得可以这样静静地着她。”他转头着喜嬷嬷的脸,伸手撩了一下她的头发,“上一次,我这样碰触她的头发,她那

    时候还没有一根白头发,现在,都白了许多了,老逍遥,我们真的老了,许多事情,

    以为还能再等一等,其实没日子了。”

    逍遥公知道他苦了一辈子,他们三人当中,褚大是最能吃苦也是最隐忍的,更是死脾气,认定了的东西,一辈子都不会改变。

    外头的人,都说褚大有野心。

    他附和,是的,褚大有野心。

    但是,他的野心,从来不在那位置之上。

    元卿凌和宇文皓过来的时候,到褚首辅满头的雪发,都怔住了。

    逍遥公与他有过数面之缘,昨晚听得他来到,今日天色未亮便到江宁侯下塌的盏馆去拜见,果然有良药。

    江宁侯带来了许多药,说都是龙太后送的,其皓心心念念的无忧散。

    元卿凌这话,才仿佛是解咒的佛音。

    褚首辅便亲自取过来,微微撬开喜嬷嬷的嘴,把火焰丹放了进去。

    褚首辅屏住呼吸,着元卿凌,眼底竟有些巴巴之色,似是在等待元卿凌肯定御医的话。s11();

    御医听得是大周龙太后亲自调制的药,当下大喜,急忙便拿了过来,倒一颗在手心上。

    御医神奇地道:“王爷说此药有奇效,果真是奇效,服下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这脉象着就强了起来,来,喜嬷嬷有救了。”

    江宁侯是昨晚抵达

    元卿凌点头,“没错,心跳血压已经渐趋正常。”

    后的药,他的眼底和脸都是闪着光芒,仿佛那干枯了的花,倏然就有了雨水滋润。

    北唐京都,他与夫人前来,是来大周购买良驹的。

    宇文皓道:“江宁侯说,此药可直接压在舌底下,慢慢地融化,不必调水服用。”

    这药通体漆黑,比黄豆大不了多少,圆润的很,发着光泽,有着荷花的香味,这药一倒在手心中,那香味便散发开来,叫元卿凌诧异震惊,比当初他服下的无忧丸更香一些。

    褚首辅目不转睛地着她,仿佛能感觉她嘴里的药再慢慢地融化,被吸收,他的眼底,光芒渐炙。

    宇文皓一个箭步上前扶着他。

    元卿凌知道这位江宁侯就是宇文皓的好基友陈靖廷的义父,方才进去喜嬷嬷的时候,已经和宇文皓一同见过了。

    “快,取过来调水。”褚首辅连忙就道,他的脸上,自打昨天开始,就一直是木然冷漠的,直到如今,听得是龙太

    褚首辅没有大碍,只是全程处于高度紧张绷紧的状态,焦心郁结,听得好消息忽然激动,心脏供血过快,才导致心口绞痛和头晕目眩。

    褚首辅紧绷的身子慢慢地放松,沉沉地舒了一口气,伸手捂住了胸口,嘴唇哆嗦了一下,身子慢慢地软了下去,一头栽倒在地上。

    人还是没醒来,但是御医上前诊脉,到元卿凌上前听诊测量血压,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有喜色。

    这个男人,到底爱喜嬷嬷有多深?

    褚首辅的手沾染过药,也染了一手的香气。

    若说元卿凌曾因喜嬷嬷的事情,对褚首辅有怨恨,那么现在已经没有了。

    御医随后进来,宇文皓递给他一瓶药,道:“这是大周江宁侯带来的药,是大周龙太后亲自调制,叫龙焰丹,本是送给皇祖父的,江宁侯说,若中毒,服用此药也有奇效。”

    在眸光触及褚首辅那一头白发的时候,她的心底,只剩下唏嘘与惨然。

    他歇息了一下,便与逍遥公出去拜谢大周的来客江宁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