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你没打算死

    

    元卿凌略安心了点,除了安心自己,也放心其他人。

    如果因为距离遥远一些,或者是她曾服下无忧散便可无恙,那这个毒也不霸道,御医或能解。

    不过,元卿凌也十分配合褚明翠,褚明翠已经偏执,眼下激怒了她,对自己没有好处。

    而褚明翠大概是不能叫她好死,想找个地方慢慢折磨她,所以才叫用其他人的性命要挟。

    如果这个目的她知道不能达到,保不准现在就会下手。

    她不知道鬼影卫的武功有多高,所以轻易也不拿自己的性命冒险,且她到底要做什么。

    马车一路到码头,褚明翠先下了马车,伸手去接元卿凌。

    元卿凌就着她的手下来,两名苦力一左一右地夹着她。

    码头有商www.xgchotel.com船在卸货,力巴们扛着麻包袋飞快地跑着,其中有一人差点撞在了元卿凌的身上,元卿凌下意思地扶了一把,不过,一名苦力随即上前拦开,厉声道:“瞎了你的狗眼,差点撞到我家夫人了。”

    那力巴连忙赔不是,听声音竟是女子。

    元卿凌被拽着走了,不过,这一次是她第一次表现出不合作来,怒道:“你放开,我自己会走。”s11();

    褚明翠回头,眸光如刀片一样剐在她的脸上,冷冷地道:“你最好识时务一些。”

    元卿凌便垂下头跟着她走,没有再辩驳。

    船停靠在岸边,苦力抓住元卿凌的手臂,把她拖上了船上,褚明翠也随即上了船。

    除了褚明翠之外,

    还要几名苦力也上了船,这船算大了,需要几个人开船。

    上了船的元卿凌,是暗暗担忧的,因为若说之前在陆地上,鬼影卫还能暗暗跟随,可如今,鬼影卫怎么跟来?总不能凌空站在上头飞过来,又或者潜在水底里头跟着。

    如果要出手,在上船的之前,就应该要出手了。

    褚明翠这会儿却十分踏实了,坐在船舱的靠背椅子上,神定气闲地道:“等着鬼影卫?”

 jxpxxs.com;   元卿凌脸色微变,着她。

    褚明翠眸子如冰,皮笑肉不笑,“你以为鬼影卫跟着你,我会下手吗?这齐王府刚走水的时候,鬼影卫便已经前往施救,火势是从齐王的屋中开始蔓延的,齐王生命受到威胁,鬼影卫必定是要过去的,可惜,过去了也无用啊,齐王注定是死。”

    元卿凌着这个蛇蝎一般的女人,不禁齿寒不已,“你和他夫妻一年,又是你的亲表哥,你竟下得了这样的狠手,褚明翠,你畜生都不如。”

    “尽管骂!”褚明翠半靠在椅子上,整个人是放松的状态,仿佛元卿凌已经无法逃脱,“骂完之后,你就要陪着我一块死了。”

    船已经在航行,元卿凌走出甲板,到远离了码头有些距离了,呼救也无用。

    这是一条大江,宽度很广,她不会游泳,不可能游得回去。

    “我一路挟持你来,就是想让你陪我死在这里。”褚明翠忽然显得很疲惫,“一个人死,太寂寞了,能

    有你陪着,我死也甘愿。”

    她慢慢地撑起身子,着走回来的元卿凌,眸子里便有了一丝光芒,“我之前问你怕不怕,你还没说呢。”

    “她们没有中毒,是吗?”元卿凌问道。<

    br />

    褚明翠摇摇头,“只是一些迷药,叫她们睡上一阵子,我冤有头债有主,不滥杀无辜。”

    元卿凌冷笑,“孙王府里头几名下人,已经死在你的手中,这难道不是滥杀无辜吗?”

    褚明翠笑得不屑,“蝼蚁罢了,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元卿凌着她,“你要怎么杀我?”

    褚明翠直勾勾地她,恶意地笑着,“不用着急,这船底是破的,会慢慢进水,到时候船沉下去,你我自然就死了,只是会有些久,你慢慢害怕着就是,叫你死在这里,尸体也叫人找不到,永久地做个水鬼。”

    元卿凌马上到处翻找入水的地方,终于从下层发现有一个手臂粗壮的口中,正在汩汩入水。

    她粗略估计了一下,船要沉没,起码需要半个小时。

    那几名苦力是不会死在这里的,他们想必准备了救生艇,她找到船尾,果然到有一页扁舟。

    她已经抱着必死的心了。

    机会虽然渺茫,但是眼下着,是唯一的机会了。

    s11();元卿凌道:“那你一定会死在我的前面。”

    至于进去挟持褚明翠,大概也没有作用,

    元卿凌着她,“我想说,我敬畏死亡,真的要死,我也不怕,可但凡有一线生机,我也会拼尽全力去抓住活命的机会。”

 &nwhhryl.combsp;  他们是等船到了距离码头远一些的地方再丢下她们逃生。

    褚明翠着这茫茫地江水,淡淡地道:“你逃不了,只能陪我死在这里,所以,别徒劳了,为了今日,我已经是倾尽所有,本来我只想杀了你,然后想找皓哥哥重修旧好,可惜我知道他的性子,他不会再我一眼,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算是便宜了你,陪着你死吧。”

    她回头,见褚明翠站在了她的身后。

    褚明翠充满戾气地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元卿凌心底已经有了主意,要逃生,就只能等苦力放下救生艇之后,她用喷雾对付他们,哪怕伤不了他们,也可夺得先机先滑下去。

    褚明翠毒笑起来,“不,我着你死。”

    元卿凌觉得时日久远了,“其实,那天我自己也处在濒死的边缘,我私自为太上皇治病,治不好,我就是死路一条。”

    褚明翠怪笑起来,“可你今天没

    她凉凉地着元卿凌,“我得不到的人,你也别想得到。”

    有活命的机会。”

    元卿凌静静地着她,“褚明翠,还记得太上皇病危那一次吗?”

    褚明翠见她全然没露出害怕之色,终于忍不住了,面容扭曲了一下,厉声道:“你真不怕?”

    褚明翠眸子锁紧她,“你想说什么?”

    她不会游泳,所以如果要逃生,必须要拿下这扁舟。

    但是,她的辣椒喷雾,未必能拿下这几个人,就算能拿下,她一个人也没办法把扁舟放下水逃生。

    元卿凌笑了起来,“所以,其实你是没打算跟我一块死,你到时候还是要跟他们一块逃生,是不是?否则,这船一沉,你是没办法着我死的,因为到时候你都自身难保了。”

    她没搭理褚明翠,慢慢地坐下来,养精蓄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