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死活不愿意

    

    宇文皓确实快疯掉了。

    他听得明元帝叫他娶一个什么胡瓜小姐,气得都要上房揭瓦。

    他跪在地上,倔强地道:“不娶,谁都不娶,什么胡瓜冬瓜,一概不娶。”

    “逆子,你大胆!”明元帝就知道是这个情况,但是还是气得脑仁儿一阵阵的发痛,就没一个省心的东西。

    “儿臣此生,只有元卿凌一个王妃,没有侧妃。”宇文皓道。

    明元帝气得一巴掌就盖往他的脑袋上去,“你有什么出息?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你娶回去,不喜欢就不碰,叫她在王府里头待着就是,碍着你们夫妻什么事啊?”

    宇文皓头骨铮铮,反而打得明元帝手痛。

    宇文皓额头青筋跳动,“父皇,如果是这样,何必娶她?我不喜欢她,不会和她好,娶她回去就是害了她一辈子,我做不来这种阴鸷的事情。”

    “阴鸷?还阴鸷!”明元帝听罢,气得又盖了两下,“这是权谋,这是制衡术,你懂不懂?朕是在为你以后铺路,你却不知领情,你真是气死朕了。”

    气得明元帝又连骂了几声逆子。

    宇文皓白着脸,“反正儿子不同意,儿子就不娶。”

    明元帝怒道:“你不同意也得同意,镇北侯已经班师回朝,扈小姐也会跟着回来,等他们抵达京师,便开始筹备婚礼,你若不同意,就去蹲大牢,朕要严查你杀褚明翠一事。”

    “那父皇就查吧,就是丢了这条命,儿子都绝不纳妾,www.xgchotel.com

    这是儿子对老元的承诺。”宇文皓犯倔起来,还真是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

    明元帝气得差点升天,又是一巴掌盖了过去,“老元老元,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眼里就只知道老元,我北唐的江山,岂能交托到你这种蠢货手中?你皇祖父真是瞎眼了。”

    宇文皓被盖了几巴掌,依旧岿然不动,“父皇,那您另选贤能,儿臣不才。”

    明元帝嘴角抽搐了一下,大气一口没喘上来,白眼翻了翻,只www.jxpxxs.com差点晕过去。

    他都说得这么明显了,只差没说要把他立为储君,他竟还这般冥顽不宁,真是选错了,选错了。

    明元帝忍住一块墨砚扔过去的冲动,怒道:“这是朕的旨意,元卿凌已经叫朕打发回娘家去,你如果敢抗旨,朕便要你永远见不了她。”

    宇文皓道:“如果她回娘家,那儿子就去静候府问问他们家要不要上门女婿。”

    “静候敢?”明元帝的墨砚,到底还是扔了出去,他上好的湖州墨砚啊,心碎一地,真是没出息的东西。

    “静候不敢,那儿子就在旁边找个屋子住下,每天死皮赖脸地到静候府吃白食,相信静候不敢把我赶走。”宇文皓心底燃起了熊熊的烈火,他也是有底线的。

   &nbswhhryl.comp;要他做什么都可以,唯独不能娶侧妃,不能拆散他跟老元。

    明元帝觉得自己筹谋了好几天的计划,被这逆子破坏了,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抡起个香炉就想砸过去。

    宇文皓轻声道:“父皇何必糟蹋了东西?您方才那墨砚都砸不中,您真是气得要紧,不如就在儿子的脖子上割上两刀,倒是可以对镇北侯交代过去了。”

    明元帝气结,那墨砚,是他真砸不中?他是故意不砸中的,就他一堵墙似的那么大一个目标,他还砸不中了?

    “你以为朕就不敢杀你了?”明元帝沉郁怒道。

    “不是不敢,您是不舍。”宇文皓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这招死皮赖脸,满地打滚,“您要是真舍得,就直接休了老元,而不是只叫她回娘家,您心疼儿子,儿子知道,可您可以想别的法子啊,为什么总得要儿子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情?”

    “那做得来什么?”明元帝没好气地道,他若是一味顶撞,倒气得他真动杀机,如今这般看似撒泼,还叫他心里生出几分疼惜来。

    这儿子,倔强是倔强了点儿,但是还真有那么几分本事。

    就是欠点火候。

    这不,本是委托重任的时候,就开始犯倔。

    宇文皓道:“父皇若是忌惮镇北侯,不一定要儿子娶扈小姐,您把那扈小姐认作义女,封个公主,叫她入宫陪伴母后,不是一样吗?”

    明元帝怒瞪着他,“怎么一样?”

    这小子,就是不知道轻重。

    娶了扈小姐,那镇北侯就是他的老丈人,这对他是多大的抬举和护荫?

    看来,真还需要再磨一下,哪怕没把棱角都磨圆,起码也得把尖锐给磨圆润一些。

    明元帝真是火大,认那扈小姐为义女,封个公主,之前倒是没想过。

    如今看看,倒是可行之策。

    可难已经发了,元卿凌又给撵回娘家去,这小子顽固若此,若不给点教训,只怕日后无法无天。

    还有元卿凌,她对老五的影响力太大,尽可能这段日子就叫他们分开一下。

    想到这里,他冷冷地道:“褚明翠死在牢里,已经有人上奏说你私自灭口,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到底是犯了大错,此案朕会命人调查,你继续停职,至于元卿凌她自作聪明回了娘家,便叫她在娘家住上一阵子,你若敢去静候府捣乱或者不依不挠,朕饶不了她,杀你不舍,杀一个元卿凌,朕难道还会手软不成?”

    “她怀着……”

    明元帝一本书砸过来,“朕就杀鸡取卵。”

    狠!宇文皓倒吸一口凉气。

    “滚!”明元帝眯起眼睛,“你如果敢到静候府去闹事,朕就马上叫人把她送明月庵去。”

    宇文皓摸摸鼻子,闷闷地走了出去。

    其实听老子最后的意思,倒是一切有商榷的余地。

    但是犯愁的是老元回了娘家,他又不能明目张胆地过去,而且老元心思敏感,不知道这会伤心成什么样子了。

    难怪今晚抱着他死活不愿意撒手。

    还有静候府,一大堆的牛鬼蛇神,老元这只小绵羊还不堕入了狼窝里头去?

    定会被他们蚕食得血肉不全。

    那边厢,元卿凌这只小绵羊已经回到了静候府。

    静候府对于元卿凌忽然被撵回娘家,都赶到震惊以及愤怒。

    尤其静候,他看着元卿凌带着家当灰溜溜地滚回来,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当场就掌掴她一巴掌。

    不过,元卿凌看着满脸怒火的静候,慢条斯理地道:“父亲,女儿回来养胎的这几个月里头,就劳烦父亲多照顾,不过也不会太麻烦府里头,我的吃喝用度,一概有人照应,这位是喜嬷嬷,是太上皇特意命她来照顾我的,我贴身事宜,一切交给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