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是他做的

    

    魏王妃是脸色平静地听他完这番话的,脸色几乎没有变过,唯独是在他爱上了故知的时候,她眸色变了变,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她的双手,撑住了床上锦被,眸子扬起看着他,静静地道“你来得正好,我有话跟你,你坐下吧。”

    魏王眼底恨意燃烧,对着她那张平静的脸,却是发不出来,只是心底无名火在燃烧。

    他慢慢地放开她,冷冷地在床边,“有什么话,,这里王不想坐。”

&nwww.jsshcxx.combsp;   魏王妃慢慢地坐好,看着他,语气十分温和,“今天的事情闹得挺不愉快,我后来也知道了,在这里,我给王爷道歉,也劳烦王爷转告故知我的歉意。”

    魏王觉得讽刺无比,“不必猫哭耗子假慈悲,你恨不得故知死,怎么会觉得对不住她?”

    魏王妃道“确实,我恨过她的,但是后来想想,恨她有什么用呢?她努力追求自己所想要的,自私,但是无可厚非,她不是我的谁,只是稍稍搭把手帮过她一次而已,没得叫她非得放弃自己的利益来报答我,所以,恨她,如今是谈不上的。”

    “那你叫楚王妃为你出头,算什么意思?你不要告诉王,你事先不知道她要为难故知,这话你自己都服不了自己,王也不想听到这么虚伪的话。”

    魏王妃道“她们要去找故知,我就知道她们会为难故知。”

    魏王眼底冒着火星,“那你为何不

    阻止?你怎么那么恶毒?故知怀着身孕,你却任由楚王妃她们去羞辱她,你心肠怎么那么黑?”

    魏王妃抬头看着他,眼底有清凉之意,唇瓣竟是微微扬起的,仿佛十分好笑,“我为什么要阻止?故知是我的谁?我为何要保护她?我不恨她,可我也不喜欢她啊。”

    魏王气结,“可楚王妃她们是为你出头。”

    魏王妃轻声叹气,眸子温和,“是的,所以我很感激她们,谢谢她们。”

    魏王盯着她,几乎恨不得撕了她这般凶狠,怒道“你这是什么歪理?”

    魏王妃垂下了眸子,嘴角那一抹笑意似乎是凝在了唇边,不曾变过,“王爷,这世道,也不曾有宠妾灭妻的道理啊。”

    “崔氏,”魏王的声音,忽然地变得十分冰冷,面容也冷酷无情起来,“到底,你还是介意故知,你既与他重续旧情,为何却又要管王是否纳妾娶妃?你心里一直念念不忘青阳君,你如今是否很盼着王能休了你,让你们能重修旧好?”

    魏王妃的神色,有片刻的怔忡,嘴角那一抹笑,也变成了苦笑,从唇间里头,轻轻地飘出一句话,“你不要他,你不配啊。”

    一巴掌,重重地落在了魏王妃的脸上,魏王厉喝一声,“崔氏,你不要命了。”

    “王妃!”婆子丫鬟吓得要死,颤抖着喊了一声,碍于魏王那张狰狞愤怒的脸,谁都不敢上前去。
www.whhryl.com
    魏王妃的头,偏出一边

    ,嘴角有一丝xgchotel.com鲜血溢出,她用手背慢慢地擦拭了一下,寂然而疲惫地道“我想问你一句话,当初你执意要娶我,是因为喜欢我,还是因为想和青阳君斗一下?”

    魏王心底充满了愤怒,羞辱与憎恨蚕食着他心头每一寸地方,他一手捏住魏王妃的下巴,逼着她与他对视,口中残冷地道“王一点都不喜欢你,只是不能叫青阳君轻易娶你而已,去年你无缘无故产,知道原因吗?是王亲自给你端的一碗汤,那不是汤,那是落胎药,是王亲手杀了你的孩子。”

    魏王妃整个人颤了一下,一直平静的脸,如冰裂一般,慢慢地碎开,眼底充满了骇然与惊恐,她双手抓住他的手腕,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来,“你再一遍。”

    这句话,魏王妃自己听不到,她的耳朵,她的脑子,已经被炸得成了粉末,耳边只剩下那嗡嗡的声音。

    但是她知道自己问了出来,便一直盯着他的唇,读着他出来的每一个字,“青阳君和你的孩子,是王亲手杀的。”

    那仅存的一丝丝希望轰然碎裂,她读到的这几个字,如同千万把尖刀刺进了她的心窝,痛得她整个人都蜷缩起来。

    她慢慢地放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神,陌生且充满了恨意。

    她的身子后倾,然后慢慢地倒了下去,面容如死灰一般,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光芒。

    看到她这样,魏王心里头只有无尽的痛

    快,仿佛压抑了一年多的恨意与憋屈,终于在今日释,放。

    他冷冷地道“王会禀报父皇,给你一封休书,你不要占着故知的位子,要装死,回你娘家装去,王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

    完,他看都不看魏王妃一眼,拂袖而去。

    婆子和侍女连忙上前,看到魏王妃脸上那几道赤红色的指印,婆子都哭了,“哎,王爷怎么那么糊涂啊?”

    “王妃,您怎么样?”侍女也哭着问道。

    魏王妃像死了一般,一动不动地躺着,眼底依旧是那碎裂的痕迹。

    “王妃,王妃,您怎么了?您应一下吴妈。”婆子哭着摇她的手臂。

    魏王妃慢慢地转头去看着婆子,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却有眼泪迅速地涌出,从眼角滑落。

    “吴妈……”她的声音柔得没有一点力气,像是从棉团里头挤出来的一般,“这里真冷啊。”

    吴妈连忙道“冷?好,好,加炉子,加炉子……”

    她连忙回头,叫人去搬两个炉子进来,她坐在床边,一个劲地揉着她的脸,为她盖好被子,关切地问道“还冷么?脸痛么?”

    “吴妈,”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慢慢地把头偏进去,像一个努力要把头藏起来的鸵鸟,喃喃地道“我到底是虚荣,当初怎就信了呢?怎还就感动了呢?到底是年幼啊,当朝的皇子对我痴心难忘,不惜以命相搏,我便跟他走了,到底,错还是在我自己,如

    今怨得了谁?”

    吴妈哭了,“王妃,您可别这样想啊,当初王爷是喜欢您的,方才是一时气糊涂了,男人嘛,总是图个新鲜,王爷会回来的,他会知道自己错的。”

    魏王妃闭上眼睛,几不可闻地道“回不去了,我和他,再也回不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