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是我错了

    

    魏王一怔,问道:“什么幻术?谁精通幻术?”

    魏王妃迎风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和幻术无关,我也中过幻术,可我依旧记得自己爱的人是谁。”

    魏王急了,“你到底在说什么?”

    魏王妃不搭理她,回头看着故知,问道:“你是否对我用过幻术?”

    故知哭着说:“王妃,我没有,我是一时糊涂才与王爷在一起的,您放了我吧。”

    魏王妃淡冷地笑着,“你不是一时糊涂,你是处心积虑,可我那时候不知道,不过,我问你幻术的事情,你说那些做什么?我并不在乎你们在一起。”

    魏王见故知哭得快要昏过去了,一时激愤,竟取了一块银子朝魏王妃砸过去。

    魏王妃躲不开,银子砸在她的额头上,她额头原本就有伤痕,如今,更是汩汩出血。

    可她没有倒下去,那银子倒是落在了下面,被百姓哄抢。

    她的匕首,扎在了故知的手背上,一刀子进去,鲜血溅出,故知惨叫一声,痛得浑身颤抖,惊骇地看着她。

    魏王妃的脸,渐渐地变得阴冷起来。

    那血披面而下,更是增添了几分恐怖阴沉。

    魏王没想到她忽然就出手伤人,他倒吸一口凉气,口气冷冽地道:“崔氏,你实在是太狠毒了,亏本王往日还以为你仁慈心软,贤良淑德。”

    魏王妃自己都笑了起来,侧头仿若天真的模样,“仁慈心软?这些年不就是这样么?”www.whhryl.com

    “你不要说那么多废话

    ,你告诉本王,要怎么样才能放了故知。”魏王厌恶地道,实在不想与她在这纠,缠。

    魏王妃慢慢地爬上了城墙之上,坐下来,双脚悬空,底下的人,发出一阵惊呼。

    魏王眸子一紧,“崔氏,你想做什么?”

    魏王妃慢慢地回头,冲他笑了起来。

   &nwww.jsshcxx.combsp;那笑容,仿佛还是那年的稚气少女,只是眉梢眼底,都是疲惫之色了。

    “算了,我不怪你了,都是我自己选错了。”她静静地说着。

    “你回来,你想做什么?你回来。”魏王心里一阵狂跳,他从她的眼底,看到了决然的死意。

    “我总是听到他在哭,说一个人很害怕,叫我去陪他,我舍不下他啊,他太孤独了……”魏王妃喃喃地道。

    魏王狂怒一声,“事到如今,你还想着你与那恶棍的孩子?”

    “宇文蔚!”魏王的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怒喝。

    魏王回过头去,却见楚王妃元卿凌被人扶着上来,她一张脸惨白,额头却渗着汗珠。

    是吴妈跑到静候府里头去找元卿凌,说魏王妃雇了人绑了故知到城门去,且说了魏王妃已经调查清楚故知的所有来历和这一年头里发生的事情,她便马上赶来了。

    这才上了城门,就听到了魏王那句话,气得她都想杀人了。

    如今看到魏王妃血流满面地坐在城墙头上,吓得心脏都停顿了。

    魏王冷冷地道:“帮手还挺多啊,都冲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你们这些亲王妃,倒是能耐得很。”

    元卿凌快步过去,蛮儿在旁边喊道:“小心。”

    元卿凌眼底只剩下怒火焚烧,其余的都看不到,她走到魏王的面前,怒道:“故知对你用了幻术,告知你魏王妃与人私通,你信了个十足,还打掉你们的孩子,你这个当爹的,心狠手辣,如今竟然有脸伙同故知贱人来指责受害人?”

    魏王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故知哪里会什么幻术?你别血口喷人。”

    元卿凌破口大骂,“她不会谁会啊?当初她对魏王妃用了幻术,找了一个男人来造成魏王妃与人私通的假象,可惜魏王妃虽然中了幻术,却意志坚定,故知没有得逞,只能用幻术对付你,可惜,你对自己千辛万苦求来的妻子,全然没有半点信任,甚至没给她辩解的机会,便以一碗落胎药送了你们的孩子走,宇文蔚,你不是人。”

    魏王冷道:“胡言乱语,本王不会信你们半个字。”

    元卿凌气得发昏,如今也懒得搭理他,只是慢慢地走过去看着魏王妃,小心翼翼地道:“魏王妃,你下来,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的。”

    魏王妃看着她,眼底才有了微微的暖意,“谢谢你来,你能送我最后一程,我很开心。”

    元卿凌看到她这个绝望的笑容,心里头别提多难受,眼圈涩红,道:“不值得,听我说,为了这些个狗男女放弃自己的生命不值得,你想想你的父母亲人,他们是真心疼爱你的,如果你死了,他们会多难受?”

    魏王妃幽幽地道:“我知道,这一年来,支撑我的就是他们,可我真的太累了,我也不能让我的孩子孤零零一个人,我总是听到他在哭,哭得我心里好难受。”

    “是幻觉,是故知对你用了幻术,你别上当,你死了就如她所愿了。”元卿凌上前,伸出手,巴巴地看着她,“来,把手给我,我们家去,好吗?”

    魏王妃泪水混着血水滑落,喃喃地道:“家去?可我没有家啊。”

    魏王趁着这当下,已经冲过去救故知了。

    他解下故知之后,一手抱在了怀中,整个舒了一口气。

    故知哭倒在他怀中,浑身颤抖,却不忘为魏王妃求情,“王爷,别怪王妃,王妃也是一时糊涂,你别怪王妃。”

    魏王抱着她,先为她包扎手上的伤口,再为她擦去脸上的血迹,整理头发,眼神宠溺疼爱。

    魏王妃一直看着,那眼底逐渐地变得灰暗到死寂。

    元卿凌不知道身后的魏王在做什么,她不敢回头,怕一回头,www.zyxta.com魏王妃就会跳下去,所以,她一直伸出手,只等她伸手过来。

    魏王妃眼底有片刻的犹豫,指尖动弹了一下,定定地看着元卿凌张开的手,元卿凌看得出她在努力求生,要遏制她心底对于死的渴望。

    她轻声鼓励,眼底笼了一层泪意,“回来,我在这里,你过来,我们一同回去。”

    身后,却传来魏王冰冷的声音,“既然要为你和青阳君的儿子殉葬,你就去死吧。”

    魏王妃笑了,她说:“是我错了。”

    她的眼睛没有再看着元卿凌的手,而是转头去看着那漫无边际的天空。

    天空什么都没有,灰沉沉的,一丝光芒都看不见。

    她闭上了眼睛,身子往下坠。

    底下,传来一片惊叫声。

    元卿凌扑过去,手抓了个空,她眼睁睁地看着魏王妃的身子飞快地堕了下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