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顾家提亲了

    

    他笑了起来,那笑容阴沉绝望,眼底是一派的死寂破碎。元卿凌看着,心头竟有些发酸。这就是悲剧的起因。

    病的人,不止是静和郡主。还有他。

    疑心,偏执,妄。想。

    他的脖子伸长了一下,像是从龟壳里慢慢地钻出来。“但是,我想到一个更好的办法。那就是让她和青阳君的孩子死在腹中,那一碗药,我下了很重的分量。我想着,她或许会死的。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不是?她再也不可能和她的青阳君见面了。”

    他的身子慢慢地又蜷缩起来,不话了。

    元卿凌等了许久,他都没后面的事情。

    仿佛他认为。整个故事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或许,后面的那些事情。连他jxpxxs.com都不能面对,不敢碰触了。

    元卿凌开口道“这些话。我不能转告给她,我只能替你转告一句对不起,在适当的时候。如果你完了,就回去吧。”

    纵然有天大的苦衷,天大的理由,他做的事情都令人发指,不可原谅。

    他坐了一会儿,之后一句话也没,便起身走了。

    他走出去的时候,风很大,那宽松的袍子被吹得鼓起来,他的脚步有些踉跄虚浮,元卿凌看着,竟觉得他随时都会被风吹走。

    静和郡主被接走了,但是她不愿意留在府中,她要求去明月庵。

    崔家是反对的,因为那个故知就被送到了明月庵去。

    如果她要静养,可以到任何地方,不必是明月庵。

    可她坚持如此。

    崔家没办法,只能叫了几个得力的丫头婆子,到明月庵里头去伺候她,主要是防着那个故知。

    但是,故知并没有在明月庵,她被送到明月庵之后,第二天就逃了,不知所踪。

    无人关注她的死活,但是,她怀着魏王的孩子,明月庵的主持还是带着人到处找了一下,找不到,便禀报了衙门,衙门再禀报太后。

    太后也没伤心太久,这孩子命不好,有这么一个娘亲,更有这样的一个爹,出生也是遭罪。

    对于静和郡主到明月庵的事情,元卿凌其实是支持的,只要故知不在那边的话。

xgchotel.com     明月庵她去过,佛门净地,庄严宝相,适合在里头思考人生或者疗伤养病。

    人生无非就是一个经历,或许会遇到很多波折凶险,她希望静和郡主静下心来的时候,能真正的平和。

    她才明白,皇上赐这个封号的意义何在。

    魏王在下雪的这天离京去了。

    除了顾司,无人相送。

    顾司是皇命难违。

    只是顾司也唏嘘得很,因为他和魏王认识的日子也不短了,看到他的日子过成这样,心里也很难过。

    他因此也更明白珍惜还有信任的重要。

    顾司回府之后,便再提了亲事。

    因着是心情气和加上有了一部分的人生感悟出来,大家都支持,便使人去提亲。

    顾家提亲之后,老夫人便命人去把“奔丧”的静候从客栈里请了回来。

    静候其

    实一直密切关注府中的事情,虽然知道如今局势有所好转,但是后来静候府又来了一个魏王妃,他始终是怕沾事,还是继续躲着,如今顾家来提亲,他就顾不得了,急忙收拾东西带着妾周氏回来。

    元卿凌也回到了静候府住,元卿屏一头扎进她的怀中,又是娇羞又是不解地着。

    元卿凌想起第一次回娘家的时候,这个妹妹还凶巴巴地指责她,如今变成这副女孩模样,不禁好笑。

    她便笑着道“没什么不解的,顾司早就喜欢了你,至于做父母的,只要儿子喜欢,总归是会支持的。”

    元卿屏绞着手绢,眸子里熠熠生光,“你真确定他是喜欢我的么?”

    “人不喜欢你,为什么要提亲?图你牙尖嘴利吗?”元卿凌笑道。

    元卿屏红着脸,“我怎么知道?”

    姐妹两人了好一会儿话,静候便背着手进来了,

    他先是打发了元卿屏出去,坐下来,问元卿凌,“皇上是否真跟你过那样的话?真是要追究公主府的事情吗?”

    “不追究的话,我为什么要回娘家呢?”元卿凌反问。

    静候看着她,慢慢地皱起了眉头,“但是王爷还总是过来找你。”

    “是皇上追究,又不是王爷追究,我这还怀着他的孩子,他能不过来看吗?”

    静候听了这话,刚升起来的一点希望又破灭,不禁怨恨起她来。

    想起自己的计划,他道“既然事已至此,那也就没别的办法了,为父已经叫你二老夫人去找和你差不多月份的孕妇,若你生下儿子,那就用不上,我静候府自然可以免灾,但是若你生下的是女儿,便替换上去,你也www.whhryl.com别要闹,你的女儿为父自然会命人好好照顾,总之,一切以大局出发,不可任性,如今你二妹攀上了贵亲,到时候,叫顾大人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我们静候府也有望保得住如今的富贵。”

    元卿凌听了这话,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她也不生气,只是平静地反问,“父亲,我生的时候,宫中必定会来人,也有曹御医在外指导接生,女儿想问您,您如何瞒天过海?”

    静候都想过了,道“稳婆会提前过来住下,到时候为父会打点好,至于御医那边,为父也想着送个千把两银子,不过,这事得好了,银子得你来出,为父只是出面去谈。”

    元卿凌震惊于他的“单纯”,问道“您的意思是,御医会为了您那千把两银子,甘愿冒着掉了全家人性命的危险去帮我偷天换日?”

    “富贵险中求,御医是五品,每年的俸禄加起来也不过两百银子,一千两银子也不少了,或者你看能给多少?”静候较劲脑子才想到这个主意的,怎么就不行啊?他不服气。

    元卿凌看着他半响,道“父亲,您辞官去,好吗?”

    静候问道“辞官,皇上便可饶了我们吗?”

    “王爷会求情。”元卿凌觉得,他不能再混官场,这些年,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啊?

    怎么不蠢死呢?

    静候伟大地道“若是辞官能叫皇上放我们一马,为父也不眷恋官位。”

    事实上,他也过不了考核。

    往年考核,都是走人情送礼,把家底掏空了才维持得了如今的官位,出了公主府的事情之后,得罪了首辅,谁都不买账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