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依旧当数

    

    元卿凌其实出来之后有这种感觉。

    因为没了纪王妃的纪王,其实就是一头没有牙的老虎。

    平庸无能,死能作。

    但是皇上却一直保护着他。一次一次地给他机会。

 &njxpxxs.combsp;  难道就因为一个长子的身份吗?

    “你不把这件事情闹到宫里,也是因为这样。是吗?”元卿凌问道。

    宇文皓眼底充满了无奈,“没错。因为不管这件事情闹得有多大,哪怕你真死在纪王府里头,父皇都不会要他的命。甚至不会夺他亲王的封号。”

    所谓的恩宠加身,何尝又不是表面的功夫呢?不否认父皇是疼爱老元的。但是,这疼爱是有限度。老元不愿意让他纳娶侧妃,父皇便随即翻脸。

    可老大做的事情,又岂止这般?

    宇文皓自己是早看开了。所以并不会太伤感。

    可事关老元,今天这事。他甚至不能理直气壮地入宫去问父皇讨要一个公道。

    他心里窝火,觉得对不住老元。

    他轻声叹息,“委屈你了。”

    元卿凌却是笑笑,“一点都不委屈。今天看jsshcxx.com到你露了身手,我忽然很崇拜你。老五,跟我过日子的人是你。不是任何人,我只在乎你对我好不好,其他人都是无关要紧的。”

    他凝望她的眉目,那浅浅的笑容在脸上是纯净而透彻的。

    他伸手抱了过来,回想起她自打跟了他之后,似乎就没过过一天的安生日子,倒是在静候府,得过几天的安宁。

    不禁苦笑,就这事,还得谢恩。

    楚王府热闹起来。

    络绎不绝的人进进出出,听得说楚王妃怀了三胎,都过来探望,要沾点喜气福气。

    元卿凌怀孕已经五个月了,许多人之前都没来,自然是因为她曾经服用紫金汤,大家认为她弱不禁风,出了任何事情都担待不起。

    现在,怀着三胎的她更加的弱不禁风,可福分好啊,谁都想沾点福分。

    其实又何止是福分?简直就是天大的奇迹。

    服用紫金汤,没有经脉损伤而死,反而怀上了孩子,且一怀就是三胎,这福气就像是从天上降临一般。

    而这福气的背后,意味着什么呢?可能意味着楚王是天选之人,日后是要飞天为龙的。

    和皇家沾亲带故的,大包小包地过来,元卿凌这两三天,假笑得脸得僵硬了。

    首辅也来。

    依旧像往常一样,带着点小礼物,那礼物依旧寒酸,加起来不值几蚊鸡,但是,人气势足,哪怕是丁点的礼,也是昂首挺胸进来的,仿佛抬着几箱子珠宝来的。

    倒是给喜嬷嬷的,他很是慎重,挑选的礼物都是极为精致,但是多半是少女喜爱的,喜嬷嬷也不挑,都收下,然后回一顿一碗汤或者是一份点心,首辅便喜滋滋地走了。

    三天之后,十万两银票送了过来。

    是褚明阳和纪王妃亲自送来的。

    十万两,厚厚的一叠千两银票面值,搁在桌子上,褚明阳的气势很足,带着下人和纪王妃进来的时候,仿若主母一般冷然骄傲。

    这十万两,她出了八万两,纪王妃出了一万两,剩下的

    是纪王自己凑的。

    褚明阳没说多少话,只是对元卿凌说了一句,“别狗眼看人低,十万两,对我来说,不值一提。”

    说完,她抬起依旧有些伤痕的脸,冷冷而去。

    元卿凌听了这话,都忍不住笑了。

    纪王妃没走,她还要用药。

    如今已经不需要挂针,只是几天没来,她要过来让元卿凌检查一下,顺带www.xgchotel.com,说说话。

    “她为什么跟着来?”元卿凌问道。

    纪王妃笑着说“因为这银子不能随便叫个奴才送来,他纪王也不会亲自来,交给我,褚明阳不放心,毕竟她出了八万两,而我才出了一万两。”

    “你还出了一万两?”元卿凌诧异地道,“为什么要帮他?”

    纪王妃笑笑,“因为这一万两,我认为你会还给我。”

    元卿凌摇摇头,“不。”

    纪王妃可怜得很,“我如今积蓄不多,也不能一直问娘家要,这一万两,你还给我吧。”

    “你得说说,为什么要给他出这一万两。”元卿凌问道。

    纪王妃叹气,“为了过点安宁的日子,给这一万两银子,虽然心疼,也不值得,可至少出了力气,他便不会一直为难我,我也有足够的日子去做我的事情。”

    “你们夫妻过成这样,还有意义吗?”元卿凌实在不明白她到底怎么想的。

    纪王妃瘦弱的脸上,气色还是很苍白,她拢了一下手,吸一口气道“日子总要过下去的,我的女儿在王府,我不能走。”

    若是为了孩子,元卿凌明白了。

    这个时代和离和不像她们的时代,离婚了还能见见孩子或者争取孩子的抚养权。

    如果她和离了,只怕再也见不了自己的女儿。

    人心或者各异,但是,母亲爱子之心都是一样的。

    元卿凌数了一万两银票递回去给纪王妃,“你拿回去吧。”

    纪王妃大大方方地收下,“多谢!”

    元卿凌看着她,“你倒是很乐观的,那天的事情我们如果不去,到了父皇面前,你是否真能脱身?”

    纪王妃轻叹,“难,父皇他憎恨这些邪术,且又看重你和你腹中的孩儿,这人偶确实在纪王府里头找到的,敢做这样的事情,除了我,他,还有褚明阳,父皇就算知道不是我,但是褚明阳和他咬死了是我,你说,谁会是替罪羔羊?”

    “但我见你分析得头头是道。”元卿凌道。

    纪王妃淡笑,“无用,那只是吓唬一下他,于事无补,不过我倒是没想过你们去救我,我只是想找你们做个见证,让你们知道我并非是毒害你们之人,其实若说完全没法子,也不是,就算最后我顶罪了,父皇也未必会把我怎么样,很多人会为我求情,我倒霉的话,很多人也会倒霉。”

    元卿凌看着她,觉得她真是比纪王出色十倍不止。

    纪王一直都小看了她,弃用她,大概是纪王最大的损失。

    如果这些年没有纪王妃,纪王怕是早遭事好几次了。

    “互勉吧!”元卿凌也没什么好安慰她的。

    纪王妃看着元卿凌,认真地道“我之前来求你医治,许下的诺言,如今依旧当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