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感觉肚子痛了

    

    病中的太后听了贤妃的建议,挣扎起来命人去请明元帝,提出了祭天的要求。

    明元帝哪里有心思去弄祭天的事情?但是老太太认为。就是因为去年祭天大典没有隆重举行,导致天降灾祸。

    明元帝怕她胡思乱想伤了身子。便只得同意。

    只是,祭天大典。也不是出去吆喝两嗓子就能办到。

    太后传旨请方丈大师进宫,与礼部一同商议祭天大典事宜。

    方丈入宫之前,便千叮万嘱宇文皓。若王妃有生产的迹象。务必要通知他。

    元卿凌之前跟宇文皓说过,要留下方丈祈福,不过宇文皓听xgchotel.com得说是举办祭天大典,也没阻挠,在府中祈福。和举办祭天大典。后者看起来声势浩大,或许效果更好一些。

    他对元卿凌只说了要举办祭天大典为她祈福。没说方丈要离开。

    京中百姓对于祭天大典也十分拥护,实在是如今京中闹乱太让人烦心了,请上天庇佑,让北唐恢复以往的平静。

    祭天大典在四月初八举行。四月初八。恰好是佛诞,阿弥陀佛的诞辰。

    前些天一直在下雨。到了这天。忽然就放晴,春阳照耀,驱散了寒湿之气,叫人心情都振奋起来。

    四月初八的上午,元卿凌便觉得腹中有些微微的痛楚,而且,腰痛明显加剧。

    她想着或许是今天了。

    虽然经过这些日子的调养,她身子略有好转,但是底子实在太虚了,曹御医说过,生产时候,还是怕不够力气。

    “老五!”元卿凌撑着腰,慢慢地转过来看着宇文皓,“我肚子有些痛,可能今天要生了。”

    宇文皓脸色一白,手颤抖了一下,然后用力地握住她的手,“要生了?天啊,要生了?真的吗?你确定吗?”

    元卿凌轻轻地点头,吸气,吐气,去感受腹中的动静。

    他的心,一下子慌乱起来,“那,现在我们要做什么?”

    虽然模拟过好多次,但是,这一刻听得元卿凌说,他还是慌得手足发软。

    “手术室给我再清理一次,我等宫缩明显之后,转到那边去生。”元卿凌说。

    她其实还是想试试顺产,实在不能顺产了,再让晚辈剖腹。

    宇文皓马上叫汤阳去,他手足无措地留在元卿凌的身边,却也不知道可以做什么,只一味地推着御医,“怎么办?怎么办?”

    曹御医试图安慰道:“王爷放心,稳婆和微臣等都会守在王妃的身边,如今才whhryl.com觉得微微的腹痛,还没到时候,第一胎,今晚能生下来已经算好了。”

    曹御医虽然笑着说话,但是心里紧张得不行,这绝对是一个大考验。

    满府的人听得说王妃作动了,都都一下子紧张起来,立马就有人去禀报皇上和宫里。

    御医严阵以待,稳婆守着寸步不离,喜嬷嬷一遍又一遍地清点药物,纱布,还有王妃之前给自己准备好的东西,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一大片一大片的,里头都是棉花,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买的。

    大家把紧张都吞到肚子里头,不敢表现出来,就怕吓着王妃。

    江宁侯夫人取来无忧散让元卿凌服下,道:“别紧张,尝试慢慢调整你的呼吸,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

    元卿凌慢慢呼吸,她一点都不紧张,甚至,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她淡定地指挥着,沐浴洗头,换用消毒液浸泡过的宽松衣裳,趁着宫缩还不明显,还活动了一下。

 &jsshcxx.comnbsp;  她的淡定给宇文皓很大的支撑和信念,他扶着元卿凌走,但是说话还是不甚利索,一直道:“你放心,我会一直在,陪着你进产房。”

    元卿凌微笑,“好。”

    别吓昏过去就好。

    “对了,方丈呢?”元卿凌问道,这两天似乎没见他。

    宇文皓道:“去了主持祭天大典啊。”

    元卿凌陡然吃惊,攥住他的手腕,“去了祭天大典?什么时候回来?”

    “完事应该就回了吧?今晚左右。”宇文皓努力地做出轻松的神情,笑着安慰,“你放心,方丈走的时候说过,如果你生的时候要告诉他,不过,我认为在祭天大典上,他一样可以为你祈福。”

    元卿凌满脸的淡定轻松顿时消失,紧张了起来,“能叫他提前走吗?”

    宇文皓脸色有些变了,道:“怎么了?那不行的,父皇和文武百官,还有满城的百姓,大概都往那边去了,他作为祭天大典的主持,自然是不能走开的。”

    元卿凌心头顿时凌乱,“扶我回去。”

    “怎么了?走不动了是吗?”宇文皓想抱她回去,元卿凌却已经转身,“你去叫阿四过来。”

    元卿凌回到屋中,已经是满脸的大汗。

    她只留下宇文皓,阿四和江宁侯夫人连同喜嬷嬷在里头。

    宇文皓很紧张,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元卿凌道:“府中人很多,多半是宫中派来的人,但是,老五你也知道,那些禁军,是否全部都忠心父皇?没有被人收买?这些我们都不确定……”

    她深呼吸了一口,觉得肚子痛了些了。

    宇文皓扶住她,轻轻地扫着后背,“你说的我都留意了,你放心,非绝对信得过,是不可能接近你的。”

    “不,你听我说,”元卿凌拉住他的手,严肃地道:“我这样告诉你,以我现在的体力,我是不可能顺产的。”

    宇文皓心脏有骤停的预兆,呼吸一滞,“能,怎么不能?一定能。”

    元卿凌看着他,道:“不能,我自己知道,所以我有一个备用的方案,之前没告诉你,是怕吓着你,我找方丈来不是祈福,是让他帮我做剖腹产。”

    “剖腹产?”宇文皓身子摇晃了一下,“咋个意思?”

    元卿凌拉住他的手,解释道:“就是用刀在我的肚皮上剖开,把孩子取出来,这样我就能免除……”

    宇文皓吓得脸色都青了,顿时跳了起来,“不,不能,绝对不能剖开,那得多痛啊?那得要人命,你知道吗?不,我不同意。”

    元卿凌叹气,看着一下子紧张爆发的他,看来,剖腹的时候打麻药,还得顺便给他打了才行。

    “哎,痛死我了。”元卿凌叫不住他,只得捂住肚子,装作痛楚的样子。

    见他心疼又焦急地坐了过来,她才道:“你先听我说完,我原先打算找方丈主刀,江宁侯夫人做助手,这就是当初我叫你请他们来府中做客的目的,江宁侯夫人曾跟过龙太后多年,精通针灸,也精通一些我懂得的那种医术,但是现在方丈不在,主刀只能是她,阿四做助手,别再激动,这是唯一的办法,我不会痛,我会打麻药,整个过程我是清醒的,但是我没有痛感,这手术有过很多成功的案例,你放心就好。”

    宇文皓哪里信?他都没听说过。

    江宁侯夫人这会儿也道:“王爷,放心吧,我听龙太后说过,有一个地区的人,生孩子多半是剖腹,尤其是多胎。”

    宇文皓直着脖子颤声问她,“夫人会吗?您帮人做过几次开肚子生孩子的事情?”

    “一次!”江宁侯夫人说,“不过母子都不保。”

    宇文皓哐当一声,差点没昏死过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